【為什麼我們要選這篇文章】

之前我們有報導過投共的台籍學生——王裕慶的故事,但沒有仔細去想過他為什麼要投共?為什麼他之後,又有好幾個「王裕慶」也跳出來表明自己想加入共產黨的心願?

這篇文章帶我們了解不一樣的觀點,讓中國媒體《觀察者網》的專訪紀錄來一併解答,為什麼這三位 70 後、80 後、90 後的台籍學生要離開台灣、支持統一?(責任編輯:余如婕)

文 / 唐立辛觀察者網

據參考消息 14 日報導,「盧麗安效應」,這是台灣媒體近日熱炒的一個詞。

作為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盧麗安以黨代表的身份參加了中共十九大,引發台媒關注,台灣當局隨後取消了盧麗安夫婦和兒子的戶籍和健保等權益。

但是後續事態的發展遠遠超出了台當局的預料,北大台灣博士生王裕慶和張立齊先後提出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意願;在微博上,自稱「紅統派」一員,目前在大陸工作的台灣人李秉修甚至發表了《我愛中國共產黨》一文,公開與台當局「叫板」。

李秉修微博發表的頭條文章《我愛中國共產黨》截圖

在台媒眼中,這一切正是「盧麗安效應」的發酵。而在十九大結束後至今近一個月時間裡,已有越來越多的「王裕慶們」站出來,大聲喊出:「我們是中國人。」

李秉修微博裡兩張台灣青年接受大陸媒體採訪的拼圖

這些台灣年輕人的發聲令台當局避之不及。台灣方面陸委會隨即表示,如果台灣一般民眾加入中國共產黨,將被處以 10 萬新台幣(1 元新台幣約合 0.22 元人民幣)以上 50 萬新台幣以下罰款。

想加入共產黨的台灣人如何看待來自台當局的「重罰」?日前,參考消息——銳參考和三位台灣人聊了聊,他們分別是:「70後」王裕慶、「80後」張立齊和「90後」李秉修。

王裕慶:「連台生都來讀社會主義了,我們不會成功才怪!」

因為「無心之間說了一句真心話」,這幾天,王裕慶感受到了來自「沉默的大眾」的支持。他告訴參考消息,很多台灣人在社交媒體上加他為好友,就是為了對他的政治信仰表示支持。

王裕慶生在台灣,今年 39 歲的他有 20 多年是在加拿大度過的:在加拿大接受了完整的西方教育,畢業於多倫多約克大學東亞研究系。

「我讀的約克大學是有白求恩學院的。」他對參考消息強調,在加拿大時,他就已經開始接觸和學習馬克思主義了。王裕慶現在正在北大國際關係學院讀博,他說這是為了更深入了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因為在大陸既可以學習理論,又可以有實踐。

近日,因為在接受港媒採訪時表示「將在兩會後向北大提交入黨申請書」,他成為了台媒追訪的對象。

王裕慶接受媒體採訪

銳參考:你怎麼看台灣方面陸委會的罰款?

王裕慶:其實在三個月前,我在香港一檔電視節目中就公開講過自己要加入中國共產黨,我當時說的時候就完全沒有害怕。而現在聽到陸委會這樣講,我就更不怕了。因為依據這個條例,我就算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你也不能取消我的戶籍。反而是蔡英文當局自己違反了這個條例(《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所以後面他們自己就有點下不了台了。

銳參考:所以在你看來,現在應該是台當局比較怕的時候?

王裕慶:對!我是覺得自己只要做的是對的事情,就不要怕,反而是台當局已經惱羞成怒了。這件事是他們主動推動做的,在沒有與我溝通的情況下就要罰我 50 萬(新台幣),但是他提出法條,我就解釋法條,他說道理,我就講道理,所以台當局拿我沒轍了。我還要反問台當局一句,你說要罰我款,那我罰款通知書怎麼到現在都沒有收到?我看是因為你沒有依據,寫不出公文來嘛!

銳參考:你認為台當局對你進行罰款威脅的本質是什麼?

王裕慶:這是因為台灣社會過去有一種錯誤的認識,認為台灣人加入共產黨的是投機分子,沒想到碰到了我和盧麗安、張立齊等案例之後,他們發現威逼利誘動搖不了我們的心智,所以才惱羞成怒,恐怕以後會有更多台生加入共產黨,所以要做給其他人看,以此來影響我個人的社交圈,讓別人不要效仿我,因為我是一個先鋒。

銳參考:你覺得「罰款」的效果如何?台生會因此不再效仿你嗎?

王裕慶:沒有,我感覺現在台當局已經比較沉默了,因為今天王裕慶,明天張立齊,後天又有李秉修,你越是打壓站出來的人,就會有越多人站出來。

銳參考:你認為這種現像說明了什麼?

王裕慶:這說明很多台灣人在自己的生活中對社會主義至少是不排斥的,現在島內輿論已經逐漸倒向我這邊,因為第一,我信仰自由;第二,我言之有物,可以談出真正的理論和做事方式。

我只是因為真心的一句話,就造成了一個大的改變,我相信這是一個漂亮的改變,我相信帶來的後續效應不僅是台生入黨,而且會是有更多台生來大陸,想要從制度上了解大陸。到時候,連台生都讀社會主義了,我們不會成功才怪!  

張立齊:不擔心回台受孤立,「省與省之間的人員流動沒什麼特別的」

張立齊今年 30 出頭,是個「80後」。2013 年,張立齊來到北大國關學院讀博,從 2014 年到 2016 年,他一直都在遞交入黨申請書。而這次,他卻因為在網上發表了一篇《我從台灣來,我自願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文章突然成為了焦點。

在島內上學時,他就組織過學習中國近代歷史的讀書會,他說自己「2007 年起就開始信仰共產主義了。」2008 年金融危機後,由於見證了島內勞工被剝削的狀況,張立齊說,他和一批青年台灣工人對社會主義的認同更加深刻了。

後來,張立齊報考了金門大學國際暨大陸事務學系,他的碩士畢業論文寫的是長征。但是當真的重走過一段長征路之後,張立齊覺得「與現實相比,自己的論文寫的太爛了。」

張立齊在做節目

銳參考:你覺得台當局的罰款威脅會影響到你嗎?

張立齊:罰款的目的是為了恐嚇全台灣人民,讓他們不能跟大陸、跟中共走得太近。但是如果說台灣人的選擇只值 50 萬新台幣,那麼我認為實在是太貶低我們了。

台灣本來有很多年輕人想了解大陸,但是台當局起到了很大的掣肘作用。我們有些台灣同學想要做些進步的事情,就會有人跳出來進行恐嚇,他們不想讓台灣人跟大陸走得太近。比如在台灣時,如果在餐廳裡面公開談跟大陸或中共相關的事情,身邊就會有朋友讓自己不要講這些,會擔心自己的安全。我覺得這是一種集體被恐嚇。

銳參考:你會不會擔心自己回台灣時受到孤立?

張立齊:這個我不擔心,在台灣和我這樣想法的人很多,只是長期在民進黨上台後,他們選擇了沉默。但是這一人群的數量還是有不少的。

銳參考:未來你是會一直留在大陸,還是會回台灣?

張立齊:我認為省與省之間的人員流動沒什麼特別的。我認為台灣同胞來大陸發展的會越來越多,這是大勢所趨,而我們的做法可能會加速這個趨勢。

李秉修:「即使回台灣,我也會堅持擁護中國共產黨」

與來了大陸好幾年的王裕慶和張立齊相比,「90後」李秉修來大陸的時間不長。今年 9 月,他才剛到天津工作,但是他對參考消息說,自己其實不是「來」,而是「回到大陸」。李秉修的爺爺 1949 年從大陸到了台灣,而作為所謂的「外省第三代」,他想要「回到大陸,帶我的家人來落地生根。」

今年 8 月,他參加了在台南舉行的一場「促統」活動,在活動現場舉起了五星紅旗。 10 月 24 日,李秉修第一次到山東,他發微博說,「爺爺如果還在的話,知道我回山東了一定很開心。」

在個人微博上,李秉修給自己冠上了「台灣紅統」的稱號,11 月 2 日,他在微博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名為《我愛中國共產黨》。

李秉修生活照片

銳參考:你在微博上自稱「台灣紅統」。

李秉修:台灣雖然有統派,但沒有細分,所以我們「紅統」自己定義自己:第一是擁護中國共產黨,第二是自覺學習黨史,學習馬克思主義,第三是支持真正的統一,由共產黨領導的統一。

銳參考:島內有人認為你們是在「作秀」。

李秉修:我的父母很支持我,也有人不支持我,但是我認為還是要發出我們的聲音,因為這個聲音是真正促進統一的聲音。我覺得我有信仰,不會因為別人的說法而放棄自己的信仰,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看到台灣能跟大陸實現統一。

銳參考:你的這些想法會被除了你父母之外的台灣人接受嗎?

李秉修:我之前在學校參與創立了一個「紅統派」的社團,目前只有十多個人。但是據我估計,台灣的「紅統派」人數應該有三、四十萬,所以我並不擔心會受到孤立,我回台灣還是會發展自己的社團。

銳參考:你對未來有什麼打算?

李秉修:我也打算報考北大的中共黨史系。

(本文經合作夥伴 觀察者網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從“70後”到“90後”,我們和三個要加入中國共產黨的台灣人聊了聊〉)

你可能也想看不同觀點

「台灣居民本來就屬於『中國公民』」說這種話,這位準備投共的北大台生等著被陸委會罰 50 萬吧
【解析共產黨】給想加入中國共產黨的你:你還真以為有黨證可以橫行天下啊?
為什麼親中的人都這麼沒邏輯──王應傑說賤民是指政客、盧麗安參加 19 大母親卻挺兩國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