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還要再出幾位被國軍霸凌而亡的「洪仲丘」?台大碩士洪文樸 2008 年入伍,遭部隊長官不當管教、言語辱罵而不堪身體、精神虐待在營區跳樓自殺;高院更二審昨天(24日)判國防部陸軍司令部應賠償洪的母親 286 萬餘元,全案可上訴。

不簽切結書就被罵「白癡」,洪男因此患憂鬱症走上絕路

洪母 2013 年間曾向立委尤美女陳情,洪母當時指出,洪文璞下部隊當天,沒簽連上違法自創的「放棄軍訓學分可折抵役期」切結書,報到第一天就「黑掉」,從此遭霸凌,1個月就患焦慮症,每次回部隊就緊張、恐慌,雙手冰冷。

據蘋果報導,洪文樸自台大物理學系碩士班畢業後,在陸軍特種作戰指揮部擔任預算財務士。洪身高 177 公分、體重 88 公斤,BMI 值達 28 屬輕度肥胖且有氣喘,當時陸軍特種作戰指揮部就將洪入體位「「類高危險群人員名冊」,要求連隊幹部不得強迫他進行高強度訓練。

另外,洪當時也提出國軍桃園總醫院診斷罹有「焦慮反應合併身心症狀」、「非典型胸痛」、「焦慮症」的診斷證明書未獲置理, 仍遭部隊人員不當對待。

洪男身體狀況不佳,軍方還硬操爆虐「連跑 2 小時」

2008 年 8 月 15 日,洪的上士副排長郝錚在裝備檢查時已成績不合格、速度太慢等理由,反覆狠操包括洪在內的三名士兵。郝錚要求三人背負 12.8 公斤裝備,於中山室以高跪姿接受裝檢。如果有一人不合格或速度太慢,其他人就要跑回寢室卸下裝備、徒手返回中山室再到寢室重新著裝到中山室受檢。

過程中,洪反覆奔跑兩小時,直到換氣過度累癱坐在地才送醫。2008 年 9 月 8 日,洪被發現從營區大樓墜地而亡。

虐人的副排長郝錚 2011 年被軍事法院判刑一年,以「洪文璞沒有反映身體不適」等理由上訴,但高院認為洪男擔心連累他人,根本不敢抱怨太累或請求休息,且郝錚要求士兵不斷折返跑已屬殘酷虐待洪男。因此全案依《陸海空軍刑法》中的「藉勢凌虐軍人罪」判處郝錚一年徒刑,全案定讞。

判了一個副排長一年徒刑,然而為何要用國民稅金為軍方陋習擦屁股?

然而洪母控訴軍方,當時兒子服役時因拒簽「放棄軍訓學分可折抵役期」切結書被長官刁難、狂操,常罵他:「他媽的,你是要教幾次才會懂啊!你學歷這個高,連這個簡單都不會,白癡啊!」

台灣高等法院更二審合議庭指出,洪文璞原無精神疾病,於97年3月24日入伍,分發至國防部陸軍司令部所屬陸軍特種作戰指揮部,同年6月29日結束預財士訓練至第一營第一連(部隊)報到,但遭部隊所屬王姓等公務員不當管教、言語辱罵。

洪不堪部隊人員身體、精神虐待,於同年9月8日從谷關特訓中心綜合教學大樓樓頂跳下身亡。高院更二審指出,依馬偕醫院提出的鑑定報告所引外國研究資料,洪男自殺死亡風險較常人高出12至20倍,但部隊未能察覺並採取適當處置。

高院更二審認定,洪男死亡結果與部隊人員所為凌虐、辱罵等不當行為之間,具有相當因果關係,國防部陸軍司令部應就洪文璞的死亡,對洪母負賠償責任,判賠286萬多元。全案可上訴。

洪文樸事件發生 9 年後,高院終於判國防部國賠 286 萬,看似讓還了洪家一個公道。然而除了 2011 年對虐人的副排長郝錚判刑一年外,法院並沒有對罵洪男白癡的相關人員作懲處。這讓人不禁憤怒,為何明明是國軍陋習和個人不當行為造成的悲劇,卻要花納稅人的錢啟動「國賠」,幫軍隊擦屁股,而不是把罵人的長官揪出來懲處?

更可惡的是,當初一審時法院還因陸軍主張「部隊生活有其特殊性,辱罵和不當管教間未必畫上等號」而判處不必國賠。雖然更二審後改判軍方需負全部責任,但這幾年洪家在上訴過程耗費的心力,又有誰能補償?

從洪文樸到洪仲丘,只能希望國軍能徹底改掉不把士兵當人看的陋習,別讓憾事一再發生。

(本文提供合作對象轉載。首圖來源:wishcarole CC licensed)

本文資料來源:

蘋果:副排長操死胖兵 判囚一年
中央社:台大碩士當兵遭凌虐自殺 家屬獲國賠
自由:台大碩士當兵被虐跳樓自殺 判陸軍司令部國賠286萬

推薦閱讀:

【國防部搞什麼鬼】別人的國軍在買武器彈藥,台灣卻砸 2 億買帥但完全不保暖的外套
從大眾心理分析「革命」如何產生:原來洪仲丘事件才是讓台灣社會翻轉的導火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