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當媽媽涉嫌干政的時候,他說是媽媽無聊出來玩;當太太踰越分際,用影射故事掀起政治性鬥爭的時候,他只是把這當成一場笑話;當手下與財團負責人密談,他推託是部屬不懂事。這個「他」不是別人,正是當年的素人,台北市長柯文哲。

柯文哲的太極功夫,看來已臻宗師境界。來自外界的任何批評,他不僅可以輕而易舉把責任推到其他人身上,還能輕描淡寫把事情說成家常小事一般。柯爸柯媽與一干媒體人夜宴,北市警局長陳嘉昌當著柯家爹娘面宣誓效忠柯文哲時,柯文哲說是爸媽在新竹很無聊,朋友帶出去玩的時候碰巧遇到。試問,「一般老百姓」要怎麼玩才能跟高階政府官員一同晚餐?這樣的巧合有多少人會真心相信,我抱持懷疑的態度。

不過柯媽也是為老不尊。夜宴高官這種事本來就可受公評,她居然惱羞成怒出言詛咒。如果真有天譴,我相信我行得正坐得直,說話有憑有據,老天也不會打到我身上來。倒是柯媽為了圓謊,又急忙撇清自己跟市府的關係,說自己從未去過台北市政府。結果光是今年的新聞裡,就出現了 2 次柯媽造訪北市府的消息。照這對母子的表現來看,柯文哲說謊的功力可說是青出於藍勝於藍啊!

陳佩琪護夫心切,在給小朋友的熊讚故事裡加油添醋,像是「功高震主民調比獅大王還高」、「每天被豺狼虎豹批鬥」。這些情節話中有話,雖然小孩不懂,但聽在大人的耳裡,大家自然明白她意之所向:掀起鬥爭。對此,柯文哲居然回應,把她的說法當成笑話看一看,他當場也笑得很開心。柯文哲當然開心了,畢竟太太是在為他做助攻。可是老百姓們看到這一幕,笑得出來嗎?

說完了熊讚的故事,陳佩琪今天還說了個蘇東坡與佛印的公案:「蘇東坡看佛印禪師是一坨牛糞,人家佛印禪師看蘇東坡是一尊佛陀」。藉著這公案,陳佩琪表示大家心中想什麼就會看到什麼。她這是什麼鬼扯!想用一句話就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變成好像是外界在惡意解讀故事,她是把所有人當笨蛋嗎?這種混水摸魚的招數,柯文哲早就用了無數次了,大家早看穿啦!

日前國會觀察基金會董事長姚立明爆料,柯文哲任由市長室辦公室主任蔡壁如找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喬事情。結果柯文哲反諷,他要喬事情怎麼會找一個什麼事都不懂的女生。不過蔡壁如的工作好比是市長的左右手,如果她真是「什麼事都不懂的女生」,那她憑什麼坐那位置。只是這事情的劇情今天又急轉直下,變成柯文哲與趙藤雄碰過一次面,卻毫無紀錄。真相只是這樣而已嗎?我想過兩天柯文哲又會端出新版本來。

讓身邊的女人替自己叫陣,這就是白色力量的進步價值嗎?放任自己的手下去跟財團負責人密談,這就是公開透明的政治文化?面對這幾個月以來的爭議,柯文哲不僅不願直接面對,更是用裝可愛的方式來迴避問題。這樣不負責任的作法,根本是泯滅了他做為政治人物應有的專業道德與良知。不過,就算柯文哲祭出擋箭牌戰術,但他還能躲在三個女人後面多久?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