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最近賴清德說:「台灣現存愛滋病感染主因,不再是共用針筒引起,而是男男同性戀」,引發了爭議。

但從資料來看,其實曾經台灣最嚴重的問題就是「共用針頭」,但是因為民進黨利用提供針頭解決共用導致傳染的問題後,因「共用針頭」而感染的人數就急遽下降。

當年的民進黨有無視「政府發針頭=鼓勵吸毒」這些批評也要解決愛滋的 Guts,甚至也不會因此強調「吸毒者=愛滋傳染成因」,現在身為民進黨一員的賴清德,卻在愛滋議題上以統計數據的結果替特定族群貼上標籤,令人感慨。

(責任編輯:林芮緹)

(圖片經中央社授權使用)

文/劉哲瑋

賴清德:「台灣現存愛滋病感染主因,不再是共用針筒引起,而是男男同性戀。」

確實,但這是僅看數據只呈現表面的樣貌,但並不是背後的原因。賴清德作為行政院長在公眾場合能夠這樣去脈絡化、忽略其他因素就向弱勢貼標籤嗎?難道我能根據數字說「在台灣治安惡化問題,是因為多數罪犯是異性戀」這種怪異的說法嗎?

十幾年前台灣愛滋感染主因是共用針頭,賴清德你都會說是共用針頭而不會說是吸毒者,那為何現在愛滋傳染主因就是男男同性戀,而非「危險性行為」?是行為導致被愛滋病毒感染,而非身為哪種人(吸毒者、男男同性戀)。

本國籍 HIV 感染者危險因素統計。(圖片來源:衛福部疾管署)

十多年前台灣愛滋傳染是以共用針頭為主要傳染途徑,共用針頭傳播愛滋病毒在 2003~2005 年突然暴增成為主因,那為何 2006 年以後開始下降,且幅度非常大?

因為在 2006 年台灣實施「毒癮減害計劃」,當時發現毒品使用者共用針頭、稀釋液造成互相感染愛滋病毒的現象十分嚴重,全國當年度通報愛滋感染以注射藥癮者居冠,而當時的政府面對該問題不是用入罪化的方式解決,而是採取醫療化方式。

這個毒癮減害計畫包括清潔針具,也就是政府提供針頭讓毒癮者可以以使用過的針頭去交換,一來避免共用針頭、二來使用過後的針頭可以安全地被回收,且警政署也要求各警局不得埋伏於針頭販賣機附近,讓毒癮者可以安心購買與回收針頭

另一個部分是替代治療,也就是政府提供口服且低危害替代藥品(美沙冬、丁基原啡因等藥品)取代高危險的靜脈施打避免傳染愛滋病毒或 B、C 型肝炎,也減輕毒癮者戒毒時的戒斷症狀。

但這樣的政策在當時媒體報導下被說是「政府提供針頭、毒品帶頭鼓勵吸毒」,連法務部與警政府都反對,然而這樣民眾高度反對的政策卻讓率先實施毒癮減害計劃的台南縣政府,在原本高達全國 10% 的愛滋感染者人數下降至 2%

而在 2004 年當年全國通報的愛滋感染者中注射藥癮者首次居冠達到 580 人,隔年 2005 年暴增至 2425 人,所幸政府在 2006 年實施毒癮減害計畫就迅速降至 1857 人,計劃實施第二年降至 750 人,到了 2014 年僅剩 43 人,「毒癮減害計畫」快速降低愛滋病毒在注射藥癮者中散播的速度。

從上面的例子可以發現,政府是要解決問題而不是做民眾喜愛的事,近代社會遇到的社會問題常常都是需要研究、剖析才有辦法解決,作秀式的大張旗鼓誤導民眾,讓民眾誤會進而選擇錯誤可能只是害了整個社會,如同當年那些喊著「毒癮減害計劃」是在鼓勵吸毒的政治人物一樣;

然而當年民進黨政府推出這套計劃讓數以萬計的人免於感染愛滋,結果十多年過去了又輪到民進黨執政,身為民進黨員的賴清德卻說出這樣的話,這種去脈絡化的說法除了對弱勢貼上標籤,還有愧於自己的醫師身份,政府不應該是製造麻煩者,不要自己本身無法解決問題反而衍伸更多社會問題。

聯合國愛滋病組織(UNAIDS)指出歧視、污名、標籤化正是讓愛滋疫情氾濫的原因,賴清德你就是幫兇之一。

也許你還想看這篇文章

台灣同婚合法後會變成愛滋帝國?愛滋病跟同性戀的關係才不是你想的那樣呢
可怕的不是愛滋,而是社會歧視的目光——婦產科醫師的第一線愛滋產婦接生經驗
愛滋是男男同性戀引起而非針筒?這篇文用數據破解鄉民們錯誤的歧視觀點

(本文經原作者劉哲瑋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