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首先聲明,這?所說的「不正派」,與上海市長應勇無關;與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個人無關;當然,也和張榮味、韓國瑜的人格本質無關。我指的是,柯文哲内心靈魂深處在判斷政治人物行止的十字路口上,居然捨正道不從,七拐八彎替自己設想的政治童話世界,營造了自以為是的迷宮

不幸的是,這個迷宫一點都不炫麗,它充滿了邪門歪道的心思;講白話,就是不正派。是的,執政出任台北市長 2 年半,柯 P 步出白色巨塔的心思,竟然是掉入了不正派的叢林荒草之中。

痛定思痛,柯文哲的政治生命,現在看來說是走到盡頭並不過份

從大巨蛋案被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北農人事案淪為政治角力,到上海雙城論壇成了輸誠的舞台,柯文哲一路上都背離了「正派」執政應有的道路,選擇了使用陰謀權術的方法來應對。這麼下去,柯文哲所代表的白色力量將會沾染滿身腥味,最終難以為繼。這也是為什麼我在雙城論壇之後,多次對他提出批判的原因 ─ 柯文哲的核心問題,就出在他朝向不正派靠攏

2014 年,柯文哲因為與傳統政治利益瓜葛無涉的正派形象,才能打敗權貴買辦政治的代表連勝文。他原以為當市長也能像外科醫師一樣,用手術刀俐落地切除所有陳舊與腐敗的制度。在五大案發酵過程中,他才發現自己身為政治素人,欠缺體制內的治理訓練與政治智慧。結果,不知他受到那些人的影響,居然走上了歪路,開始認為政治需要陰謀與權術。

大巨蛋案本該仰賴廉政委員會秉公處理,柯文哲後來卻選擇徇私人管道找信賴的人處理,最後爆發出了各種奇怪傳聞他又只肯迂迴面對。北農人事案本來只是要找一個讓北農能夠正常運作的人選,但柯文哲偏偏捲入扯出民進黨派系,自以為能將張榮味、韓國瑜玩弄於股掌之間,最終卻是玩火自焚。至於最近的上海論壇,他更是忘記了身為無黨籍台北市長應承擔的使命。

現在的柯文哲,不是一介年近六旬、自以為是的中年男子,也不是向死神搶命、世界級的葉克膜大師,他是被台北市 330 萬民眾託付信賴的首都首長,要以台北為火車頭帶領台灣迎向新政治文化,如今卻是背棄了自己的諾言,向不正派的陷阱走去

過去,我曾不只一次以數十年的政壇觀察經驗力勸柯文哲,希望他能修正自己的道路。在一次電台訪談中,他私下對我說有人跟他講,做政治要像隼。我反跟他說:這或許有些過於理想性,但人生在世,做人就是要正派,做市長更是如此。就像是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提出的「正派辦報」的精神,不偏不倚、堅守正直、正確、正當的正道。當下他點頭了,但我不知道他有沒有銘記在心。

只是現在,或許是時候跟柯文哲說再見了

這次雙城論壇,柯文哲的發言明顯僭越了一個市長應有的分際,顯然他所想要的不僅止於台北市長的高度。不過,就算中國對他表達讚賞,他也不可能因此加到分。他肯替張志軍擔心說出某些話可能會失業,但他就沒有想過自己會因為這句話而失業,進而被市民唾棄嗎?

柯文哲或許以為去過一次延安就了解共產黨,但這未免太過天真。我身為外省第二代,自小被告知各種跟共產黨打交道的經驗,延安也去了兩次,我都不敢自認了解共產黨了。我只知道,面對共產黨需要怎麼樣的道德勇氣。

在馬習會上,即便現場受到高度控管,但我仍是突破重圍,向張志軍大聲詢問:「一個中國是不是一中各表?」即便自此之後我可能名列中共黑名單之中,但這是我一生的榮耀。反觀柯文哲,他卻是以親吻腳趾的姿態,向中共輸誠。相信所有信仰自由民主價值的人,對此內心只有輕視之感。

曾經率領白色力量打倒國民黨權貴政治的柯文哲,如今卻是反過來讓白色力量的精神蒙羞。我想請教柯市長,在未來的一年半內大巨蛋案只會變得嚴重,你打算如何收拾?許銘文又是經誰的推薦,才能在北農案冒出頭來?你手下的那些局處首長都沒有人有問題嗎?這些事情積累起來,便是柯市長你偏離正派的證明。或許明年回到手術室,是更適合你的選擇。

人生出來哇哇哭喊的第一口氣,便是天地之間的浩然正氣。因此,人生於世做人處事不能不正派。只是我們的柯市長已經偏離了正派的道路,難以回頭。身為台北市民,我謝謝他當年幫忙打敗了連家,但現在是時候請他離開了。

重申一次,柯文哲明年應該下台,不是因為雙城論壇,也不是因為他做了什麼事情,而是他選擇了向不正派靠攏。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