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推薦這篇文章】

階級世襲的前提是社會動能已被阻礙,社會底層的人民依舊無法靠現存的經濟與知識晉升其他階級。在說明階級世襲的現象之前,更該從源頭沈思「為什麼無法改變」。

這是作者對先前網上熱烈談論的文章所撰寫的一篇批判文 。台灣有時自以為的關懷往往隱含歧視意象,加上台灣既有的價值理念(大學就是好,階級就是如此僵化……)抹殺社會各階層的話語權,導致善意加深錯誤的認知與標籤化的偏見。(責任編輯:鄭伊真)

8+9 的用法也早從陣頭孩子和幫派分子擴大指陳沒有文化、知識低落、成日嬉鬧玩樂的年輕人,使用這個詞來描述真實的一群人時需要很小心,他本身就是個充滿歧視和不理解的存在。圖片來源:鎮邦 CC licensed

文/曾玟學

這兩天有篇當了四個月兵的心得文,被轉了快七千多次,看完實在很想說些什麼。

雖然我是替代役不是兵,但當初當的中輟專長教育役,處理的孩子們就是該文會遇到的人長大前的樣子,服役時的觀察和心得也寫了一些東西,算是略懂略懂,應該有資格來嘴一下。(當時以廢物替代役當筆名,系列文都會有這個 hashtag)

該文作者是政大財管系,在不錯的家庭長大,有著不錯的工作和女友(作者說的),在當兵前對其所提的現象有著完全不同的認知,簡單來說就是活在泡泡中的菁英終於看到真實世界後的感嘆,然後止於感嘆。

我在成功嶺的時候,左右邊睡的都是碩士,同梯一堆從國外回來或念完的、準教師、準公務員、自己開公司的,因為進去的時間不是大學畢業潮,除了人比較少,學歷也都比較高。

而我們的分隊長們確實平均學歷沒有役男們高(在成功嶺管理役男的管幹也都是替代役,但通常學歷高的會有較好的機會爭取到專長役別、和比較熱門的環保役、文化役、教育役等,這是役別徵選制度使然),但我從來沒看過哪個分隊長會想用職權故意定人,在我自己成為管理幹部回澄清湖帶學弟們時,即便有些很調皮的,我也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心態。

從這點開始,我對作者文章的論點就開始出現抗拒了,後來提出的家庭教育與階級世襲論點,那的確是一種自視為菁英的凝視且乏善可陳的觀點,特別是那些充斥歧視而不自知的字眼,或許作者是刻意帶著反諷在使用,但我猜應該不是。

除非你念的是全菁英的國小國中,不然這些該文所謂的 8+9 就是我們活生生的國小國中同學,而我們是不是早被社會畫出的階級所侷限,從小開始就沒機會去接觸去了解這些人。

即便一開始完全不想理解,但作者像發現新大陸般,看到這些「和我不一樣的世界」的東西了後,將 8+9 分為兩類:「喜歡作威作福,透過展現力量來獲得崇拜或是異性愛慕。通常這類人家境不一定很糟糕,但這類人個性通常都很差。」和「沈默寡言,不會主動吹噓自己在外面混得怎樣,然後通常滿有同理心的。」

實在不知道從何吐槽起了,但訪談不是我做的樣本不是我抽的。那的確是個和讀國立大學的人不同的世界,可絕非如此簡單分類,如同我對台大學生的觀察可以分為兩類「住宿舍的外地人,喜愛參與活動、友善合群」、「住家裡的台北人,冷漠互動少、驕矜自負」,嗯,你覺得可以接受嗎?

8+9 的用法也早從陣頭孩子和幫派分子擴大指陳沒有文化、知識低落、成日嬉鬧玩樂的年輕人,使用這個詞來描述真實的一群人時需要很小心,他本身就是個充滿歧視和不理解的存在。

作者認為:「那些從來都沒有機會唸大學的人,父母職業幾乎都是水電工、木工、建築工、清潔工等。同時這些人大部分未來也都打算從事跟父母一樣的職業,幾乎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質,那就是不完善的家庭。

另外,我也發現有唸大學的這 10% 人中,父母職業幾乎都是銀行啊外商啊或至少都是正常的公司。而我有一個愛我的家庭,讓我不需要透過扭曲的方式得到認同感罷了。」所以作者體驗到階級是會不斷的世襲下去的殘酷事實。

恩,hen 棒的觀察。

清楚展示了現今社會對技職體系的看輕,對升學體制和家庭樣態的單薄想像,好像假設著若幸運在一個「正常」的家庭中長大,就能有機會讀到大學找到好工作過著不錯的人生,但很抱歉,不幸福且不正常的家庭才是世界的常態,若我們的教育制度排除了在這些家庭中的孩子,我們需要的不是讓每個人都成為所謂正常的樣子,而是該讓不同狀態的家庭都能有獲得適合的教育資源的機會。

教育和家庭的確是影響一個人生命機會的重要因素,雖然覺得該文作者提出的這兩點乏善可陳(就社會學 101 的基本觀念和反思),但為了不流於觀察批評而沒有對策,我也提出幾個乏善可陳的建議。

1. 平等觀念的灌輸:不只階級是會複製的,歧視也會;平等不只是要爭取的,也是需要教育的。孩子的教育不能等,與其在不得不走出泡泡或看到一篇覺得好棒棒的文章時才發現有一個我們不認識的世界,不如從小就戳破泡泡告訴他們這個世界就是如此的多元,讓這些成為他們理所當然的認知,沒有人比較高級,你只是幸運地得以趨附主流價值。

2. 技職教育的落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高中-大學路線,而走技職路線也非一定要進入科大,清楚的分流和落實技術的培訓是技職體系亟需加強的,要知道你口中所謂的水電工、木工、建築工,若是師父一個月賺的可是屌打大學系統出來的畢業生不知道多少,選擇走這條路的人不必也不該被同情或可憐。

3. 輔導系統的強化: 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談,雖然學校系統不見得適合每一人,但他相較起來是安全與穩定的(當然也有學校本身情況很糟的案例),所以在服役時還是會希望盡可能把孩子帶回學校。而學校的輔導系統在這塊真的起非常非常大的作用,十個孩子能拉一個回來就謝天謝地了,而這一個被拉回來的孩子,多半靠的是願意花心思和時間在孩子身上的老師,除此之外幾乎沒有任何可能。

但在教育現場,輔導資源的現實配置是一個社工師或心理師要負責整個行政區全部學校,小學校專輔可能只有一位到兩位。我有一個很棒的學弟,他以代理的身分在目前學校待了快一年,卻因為學校之後只能收專任所以必須找其他地方去了,輔導老師的重要性絕對不亞於任何一個學科和術科老師,但配置就是少的可憐。

4. 社區系統的支持:中輟不是問題本身,而是問題浮現出來的後果,除了家庭、學校外,社區有沒有足夠的能量做出支持,也是值得努力的部份。當整個社區對這些現象視而不見時就會出現極化的惡性循環,以我之前服役的新莊為例,看到很明顯的優勢家庭往某些地方聚集,整個學區的狀況相對穩定,而其他地方狀況則越來越糟,但做出社區支持系統這一點是很理想化又難以達成的。

5. 社福資源的配置:這個社會對年輕人的不友善我不必多嘴,在社福資源中對於青少年的投入也是相對稀少的,需要加強這塊很簡單的理由就是現在照顧好需要幫助的青少年,之後會有很大的機會不需要再花更多資源照顧他。

書寫本身就是充滿權力與社會再製的過程,錯誤的同情與自省只會反過來增強錯誤的認知和標籤化偏見。自以為是的善意從來就不會讓這世界變得更好。

補充:在一輪討論後我也對於自己的語氣和立場做了檢討,這樣的批判是否把自己的意見置於比原文作者更高位置意圖去指導他的錯誤?是否抹殺開啟理解和對話之可能性?我認為的確會有這樣的狀況沒錯(當初確實是在情緒被戳到的狀況下寫的文),但不做內文意思上的修改是我認為對自己言行的負責,我依然會捍衛自己所提出的論點,若有下次回應,語氣和方式上有檢討跟修正的空間。

(本文經原作者 曾玟學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貼文。)

推薦閱讀

如果你對這些照片感到不安,那就是隱形的刻板印象和歧視在作祟!
一堂充滿性別歧視的愛情通識課,讓我們看見教授可笑的自尊和台灣高教未來
買外籍新娘就可以脫離魯蛇人生?我在這個故事中看到台灣人霸凌弱勢、歧視外配的自卑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