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從事記者工作數十年,我周玉蔻不是沒有面對過來自各方的威脅利誘。但這次,真的是過火了。

比起臉書,Line更是高齡長輩們愛用的通訊軟體,甚至成為了獨樹一格的社交圈,各種流言蜚語在上頭流傳著。只是我怎麼樣也沒想到,我會成為其中的目標,而且與「戰犯兇手」、「血債血償」這些充滿仇恨的用語扯在一起。年金改革曾幾何時能跟這些詞彙扯在一起?

支持年金改革,是任何具有足夠遠見、對下一代的處境充滿憂慮的人都會做的決定。如果全民不能共體時艱,那麼政府財政就將成為一艘破了大洞的船,只等著慢慢沉入海中。我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些人就是不能看到這樣灰暗的未來,甚至為了那與溫飽無關的一點退休金,不惜做出公然恐嚇的行為。

我的家族之中,不乏同樣被改革的軍公教人員,但他們靜靜地忍受著被改革的損失與痛楚。因為他們知道,唯有這樣做,台灣才能夠變得更好。也因此,當他們從過去的同事、身邊的親友收到這樣的訊息,更是備感沮喪。

這些訊息,傳遞的不是一個個名字,而是赤裸裸的仇恨與恫嚇。如果這些訊息只是衝著我來,我還扛得住,因為這是身為記者在對抗既得利益者時,必然面對的宿命。但當我看到我的家人們愁容滿面,不知如何應對,甚至連我那牙牙學語的三歲姪孫,都指著被合成上各種仇恨語言的我的照片問說「這是姑婆嗎?」的時候,這事情已經越過界了。

我是周玉蔻,我不是戰犯兇手,更沒有對不起你們這群人。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周玉蔻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