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年金改革三讀通過,爭議似乎尚未落幕。李來希就放話,要讓反年金改革的抗議在蔡英文的身邊遍地開花、「如影隨形」,讓她只能在拒馬後頭出巡。這話不僅狂妄,更讓人感到深深的悲哀。原來台灣有這麼樣的一群人,深陷貪婪、不自愛的漩渦中不可自拔

用肉體與政府作對的情況,向來只出現在社會的弱勢身上。因為除了殘破不堪的身軀,他們幾乎一無所有。不論是「日日春」的公娼、受 ETC 影響而失業的國道收費員,或是因資方惡性倒閉而求助無門的關廠工人們,他們之所以「遍地開花、如影隨形」,那是因為不拿這條命去博,等著他們的就只有死路一條

每當看到他們出現在媒體報導中,我的心都充滿了慚愧與糾結,不斷思索著身為一個在階級流動中佔了好處的人,我能為他們做些什麼。可是反年金改革的這些人又是如何呢?

即便修法砍了福利,他們每個月最低仍有超過 32K 的收入,再加上大半輩子的積蓄,要安穩養老應是足夠。否則的話,你叫那些過半數薪資不到 30K、苦苦在翻漲的物價中掙扎的年輕人情何以堪。

這些反改革的人已然被貪婪與仇恨蒙蔽了理智,無法看到民意的潮流究竟要往哪去。他們的所作所為不僅沒有價值,平白耗損台灣的人力物力。因此,與其螳臂擋車,不如在制度變化之中找到一個適切的位置安身立命。這才是頤養天年的好方法。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