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和巴拿馬斷交之後,許多言論認為台灣該思考的是制憲獨立。然而就算台灣成為國家,第一個要面對的仍是對岸的威脅。

除了統一和獨立,我們有沒有第三條路?我們希望讓你思考一種不一樣的出路。既然台灣作為一個「實體」無庸置疑,該走的路不是成立國家,而是「去國家化」。

(責任編輯:黃靖軒)

巴拿馬和台灣斷交,我絲毫無感。

美國和台灣沒有邦交,但這對台灣和美國往來、做生意,並沒有任何障礙。
我倒因此無端聯想到:台灣或許有機會走到21世紀人類文明的最前端,創造Sovereign Entity (主權實體)新的存在模式。

一年多以前吧,我曾經提出台灣不妨主動和所有既有邦交國斷交的突發奇想。

這些邦交國,並非台灣主要的貿易對象,和台灣亦無軍事合作的戰略意義,甚至並非台灣人常去旅遊的地方。和它們維持邦交,徒具象徵意義、單純面子問題。

和它們斷交的結果,一點也沒損失,完全不妨礙台灣和美國、日本、中國、歐洲、東南亞…等的互動。這等於同時昭告天下:作為一個零邦交的主權實體,台灣仍然是全球經濟、軍事體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台灣發行全世界承認的貨幣、郵票,有自己的關稅區,甚至有政府有軍隊有司法終審權。

台灣作為一個主權實體,毫無疑問,既是客觀事實,也被全世界全人類接受。

國際政治殘酷事實的另一面,當然是全世界大部分的國家(包括美國)也承認「一個中國」的事實。「中華民國」作為「前一個中國」的歷史事實,在國際上行不通,就是一個事實。

至於八字還沒一撇的「台灣共和國」,只要一動起來,中國必定文攻武嚇、甚至兵戎相見。而全世界大部分國家,都不希望台海發生戰爭。這也是一個必須面對的事實。

比較以上三個事實,就不難發現,台灣只要不去挑戰「一個中國」,也不去搞「台灣共和國」,單純作為一個主權實體,倒是被全世界所接受的。

換個說法:台灣只要捨棄作為一個國家(中華民國或台灣共和國)的虛榮,就可以活的好好的。

主權實體,在人類歷史上,並非只有國家一種形式。就近比如作為聯合國觀察員的「耶路撒冷、羅得島和馬爾他聖約翰主權軍事醫院騎士團」(俗稱「馬爾他騎士團」),就不以國家的形式作為一個主權實體。

「去國家化」或許是一條台灣的活路。

台灣大可以丟掉既有國家概念,既不要中華民國、也不要台灣共和國,單純以「台灣」兩個字為名行走江湖。

歐盟的創建,解構了歐洲紛亂數百年Nation State、民族國家。

台灣以非國家的主權實體身分,繼續在地球上客觀存在、參與全人類活動,或許可以創造人類文明史上新的主權實體模式。

(本文經投稿作者陸之駿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意投稿者可寄至:[email protected],經編輯檯審核並評估合宜性後再行刊登。首圖來源:中央社。)

推薦閱讀:

【醒醒吧,你沒有國家】巴拿馬終結與我國 107 年邦誼?被斷交的是「中華民國」不是臺灣
這才是真台獨!巴拿馬承認一中原則斷交,黃國昌:台灣該走自己的路,建立正常化國家
最重要的邦交國斷交!巴拿馬總統:台灣是好朋友,但和中國建交能開啟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