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哈佛大學傳出,至少 10 名準新生因發送嘲笑性侵、大屠殺與兒童死亡的圖像,遭到取消入學資格。身為校友,我對於校方這個決定無比驕傲。它讓我看到了在這個保守派開始反撲的年代,學術圈的信仰價值所在 ─ 一切的一切仍脫離不開真實、人權與信念

我是哈佛人,1986年,憑著聯合報系創辦人王惕吾先生的資助,還有宋楚瑜先生的介紹信,我得到了前往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攻讀碩士的門票。能有這些貴人相助,除了幸運之外,我相信是人生一連串選擇所累積的結果

在我大學畢業的那時期,正是蔣介石剛去世、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的動盪年代。那時我可以選擇前往政大新聞研究所,繼續埋首書堆寫論文,或是跳入職場之中,在第一線見證歷史。很巧地,我在某場座談會中的 15 分鐘談話,受到當時中廣總經理黎世芬先生的賞識,於是我便成為了中廣海外部記者,開始了我數十年如一日的媒體人生。

回過頭來,到了我這年紀再看每個人生的選擇,不論是工作或是進修,都是戰戰兢兢地希望能讓我的人生在任何階段都十分充實,途中也遭遇到不少威脅利誘。因此看到許多年輕人為了種種原因妥協、墮落,放棄了長遠的願景,就覺得可惜。

亞馬遜 CEO 貝佐夫曾說「聰明是天賦,善良是選擇」。而在這個網路社群蓬勃發展的環境中,一時的放縱便可能帶來無法抹滅的痕跡與難以收拾的後果。這次遭到退學的學生,我不認為他們是真心支持那些惡行,但他們必須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

關於這點,我真的很驕傲哈佛大學能夠如此果斷做出取消入學的裁決,學術人應有的理念堅持在此嶄露無遺。相較之下,台灣的大學,具聲望的台大及中央研究院近年一直有朝商業化靠攏的傾向,過去那股為真實與人權奉獻的信仰精神似乎已然被侵蝕殆盡了

悵然之餘,禁不住慶幸我與哈佛大學的情緣。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Billyau84,Wikipedia,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