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編譯這篇文章】

童兵的出現,無疑是戰爭下最令人難過的犧牲品。當我們的童年在笑聲中度過,他們經歷的卻是槍口下的青春。

我們希望更多人一同關注世界各個角落,那些受到壓迫的孩子。試想,對於士兵來說,當一位孩子拿著步槍指著你,到底該做什麼反應?(責任編輯:黃靖軒)

你是不是時而時的會回想童年呢?你的童年是什麼呢?是每天背著重重的書包去上學嗎?是每天下課會去校門口的雜貨店花個5元抽獎嗎?是去合作社買幾隻蠶寶寶來養成蛾嗎?

大部份人的童年都是被這些回想起來會心一笑的小事點滴灌溉而成的,但是身為一個在台灣長大的孩子,我們實在很難想像在這個平行時空裡有些孩子的童年是要提著槍並被迫訓練成為一名童兵。今天要帶大家來看的就是這些小童兵們,究竟都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當一個孩子拿著AK47對著你,你會怎麼做?

還記得電影『美國狙擊手』的片頭,凱爾在面對持炸彈要做恐怖攻擊的母子時,猶豫了許久才決定射殺,士兵之於最困難的事之一可能就是他們面對著武裝攻擊的孩子。在多數的國際法及軍事法中視這些未成年的童兵們為『無辜的受害者』。

若就著法律權利對他們進行詢問或遣散他們,也無法從他們那跟大人世界裡截然不同的靈魂中詢問出更多。「若今天一個孩子提著一把AK-47指著你,你會怎麼做?」

上個月(4月)加拿大成了第一個把這個問題附上詳細答並放進軍事策略的國家

「如果必須這麼做的話,先開槍吧。」

你會覺得這只是隨機的考題放放進題庫裡嗎?不,這樣的情況並不罕見,這些童兵們至少在十七處的戰場上可以看見它們的蹤跡,其中包括了馬里、伊拉克還有菲律賓。

有些擔任維安部隊的西方軍人就曾在陸戰或是海上看過年僅六歲的童兵。根據聯合國調查,自2000年以來已經有超過11萬5千名的年輕武裝人員加入作戰。也許有些人會好奇,這些可能平均年齡只有十來歲的孩子們能在戰場上起什麼作用呢?

但軍閥們就是看上這些孩子們最大的優勢:廉價、聽話、易消耗、尤其在被藥物或是毒品控制後容易對於道義倫理無所畏懼。而且這反叛軍們大多都是未成年的。

童兵背後的的象徵是殘酷的戰爭

那個小男孩站在路邊,因為太重不斷的在左右肩轉換的是一枝AK-47步槍,這代表的是這個社會的殘敗。他是國家失敗及激烈衝突所誕下的後代。

如今有數千個兒童在事件各地的戰爭最前線,但狀況最嚴重的非東非及中非莫屬,例如在索馬利亞,童兵被安插在國際機場擔岡檢查,也會被派去尋車。而在剛果共和國,無數的孩子加入了傭兵集團,更重要的是,多數人其實是被藥物控制或是被綁架而來的。

紐約時報團隊 4 月在南非蘇丹見證了前童兵與與母親的團聚,但是這個地方其實有超過一萬名的童兵,被政府及反叛軍招募著。這讓人想問,到底這些招募是誰在主導、而這些槍枝又從哪來呢?為什麼戰爭會如此殘酷?

南非蘇丹已飽受內戰分裂長達三年之久,即使過去有續多國家試圖伸出援手也慘遭波及,在三月時,有六名援助人員在高速公路上遇害。

年幼的孩子在學會認識這個世界之前就必須先體驗過生死的無情,在應該課後追逐蝴蝶的童年生活裡,他們要在槍枝及子彈下學會生存,來不及受到教育,所以聽從軍閥的話,不從的話還會被施以毒品控制,種種的殘忍對待是這些未成年的孩子們對這世界的初步認知,這一道道的傷痕要什麼時候才會停止呢?又什麼時候才能被撫平呢?

(本文提供合作單位轉載。首圖來源:Afghanistan Matters CC licensed)

資料來源:

When is it OK to shoot a child soldier?
Seeking the Truths Locked Inside a Child Soldier
ISIS ‘cubs of the caliphate’ hunt down prisoners before executing them at gunpoint in shocking new propaganda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