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推薦這篇文章】

台灣人會怎麼酸政治?先說說在美國的情況。美國是個十分重視「幽默」的國家,但幽默可不只是笑笑帶過,毒蛇程度可是足以使對象傷得體無完膚。那要如何諷刺政治?在美國,有著名的「政治諷刺新聞節目」,主持人除了以誇張的語調與動作吸引閱聽人關注外,其新聞內容資訊詳細、立論清晰根本不輸主流媒體,加上主持人特有的幽默,打破民眾對社會、國際議題的冷漠藩籬,甚至取代一般新聞媒體融入社群。或許,在網路圖文創造成熟的台灣,這樣的媒體影響力實可深思與借鏡。(責任編輯:鄭伊真)

文 ∕ 波特蘭

美國社會的言論自由與開放,一直是世界上其他開發中國家冀望與羨慕的社會文化產物之一。除了人民本身的言論權之外,這樣的言論自由觀念延伸到了電視電影文化裏,便產生出一個非常微妙且開拓出另一片美國電視文化領域的節目類型:『政治諷刺新聞節目』(News Satir)。

從歷史角度上來說,政治諷刺類型的藝術創作早在數百年前的英法兩國就已經其來有自;隨著時代變遷,當電視/電影成了人民每日的資訊吸收平台跟娛樂管道後,美國影視環境在政治諷刺類型的節目跟電影主題上開始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

在往下繼續寫有關這類型節目的歷史演進之前,我想先來看看美國這個國家整體社會文化對於『幽默』這點產物的理解與認知是關鍵的第一步。

筆者波特蘭我居住在美國的時光大概占了自己人生的一半時間,尤其是在電視娛樂跟文化渲染上,我想我可以自稱一個『偽-老美』。(雖然已經是個公民了,不過畢竟在出身背景文化上算是個混合體,就姑且這樣吧?)如果過去14年來對於美國人的幽默感有任何認知的話,我想只能用一句成語形容:

『體無完膚』

英美語系社會的幽默感,大體來說除了一般無厘頭的出糗之外,主要算是建築在『諷刺』跟『毒舌』之上;因為英文本身語系較為直接跟可用作強化語氣的方式很多,讓英文本身不管是在『自嘲』或是『嘲諷』這兩個方向的幽默感上可以說是發展到極致的程度。

外加原來單人脫口秀(Stand-Up Comedy,註一)的風氣之故,讓英美語系的人在承受與理解嘲諷風格幽默的事情上比起其他語系國家的社會來說來得開放跟容忍。

這樣的幽默感風格所影響到的媒體創作,其實不單只是成為了政治嘲諷的幕後推手,很多時下世界知名的成人卡通節目諸如『辛普森家族』、『南方公園』、『海綿寶寶』、『Family Guy』、『American Dad』等等之所以可以誕生的原因,都可以拜歐美文化中幽默感這一環所賜的創作環境。

因為對於諷刺型玩笑與創作的容忍度高,導致節目本身在用詞與尋求靈感來源的題材上可以說是近乎百無禁忌

除了主持人可以在電視上直接大開口戒髒話連發之外,對於用來形容議題跟相關人物時所使用的比喻也可謂達到了天元突破的境界。然而,正是因為此類型的節目跟電影內容如此挑戰社會大眾所能接受的底線,導致觀眾反而可以經過這類反差極大的演出手法,認識到許多現實議題的荒誕無稽。

如果真要把上述這段內容拿甚麼台灣本土文化的成分來作比較的話,我想很多讀者近期在網路上看到的各種國內政治議題相關的酸民創作來當範例應該就可以理解。

臉書網站上的一些知名國內政治諷刺頁面諸如『不禮貌鄉民團』『Nagee』等平台的創作內容跟手法,算是相近的案例。不過相較於台灣的創作人多半是『暗諷』以及『旁敲側擊』的方式,美國媒體可就沒有那麼客氣

除了直接把知名政治人物比作智障、白癡兼垃圾之外,在嘲諷一般平民百姓對於許多議題上的冷感跟無知更是無所不用其極。

美國電視史上最早的政治嘲諷類型內容,可以追溯到1960年代由知名脫口秀巨星 Dan Rowan 跟 Dick Martin 一同主持的NBC頻道談話節目;當時的諷刺內容算是用兩個主持人直接台上唱雙簧的形式進行。到了1970年代開始,因為有專門為了笑話與幽默表演題材為主的節目『Saturday Night Live』的出現,便開始在節目中的小片段『Weekend Update』裏進行每周一次的創作。

到了1980年代,有線電視頻道HBO的節目『Not Necessarily the News』一起加入了這類型節目的陣容。

1990年代後,因為成人取向幽默創作的有線電視頻道『Comedy Channel』(後更名為 Comedy Central )的出現跟訂閱有線電視服務的年輕世代人口開始擴大,讓在該節目中的由 Bill Maher 主持的『Political Incorrect』跟 Jon Stewart 主持的『The Daily Show』一瞬間成為青年族群之間文青與潮世代的聖經寶典。

而由於『The Daily Show』中連帶出現的演員 Stephen Colbert 與 John Oliver 更是自立門戶開啟了新的節目『The Colbert Report』跟『Last Week Tonight』。(註二)2003年開始,『The Daily Show』更是因為它的節目製作水準,榮獲了好萊屋影視節目的頂級殊榮艾美獎的青睞,連續十年奪得最佳娛樂節目的獎項!

因 Youtube 翻譯版本影片在台灣超知名的美國政治諷刺節目《上週今夜》也從《The Daily Show》後來獨立出來發展。

這類政治諷刺的談話節目,往往將現實中發生的新聞資訊與知名人士,混合了自我創作出的橋段跟諷刺內容,經過包裝與演出後呈現給觀眾群。多數時間主持人跟劇組可能會混搭看似實際,但是實際上是捏造的片段與故事去達到幽默觀眾的目地。不過隨著觀眾與取得新聞管道的演化,近幾年來這類型的節目在它們價值定位上出現了一個非常令人意外的發展:

『取代一般新聞媒體成為社會觀眾的新聞資訊來源』

自從30多年前美國的新聞電視頻道市場因為有線電視的出現後,可以說是成了戰國群雄割據的局勢:CNN、福斯、ABC、CBS、MSNBC等頻道24小時播放幾乎是相同的新聞內容。

然而,因為受到各路財團的影響,這些新聞頻道在對於選擇報導主題、報導內容的編輯與報導方向的偏頗上漸漸出現了明顯的問題。(比方說MSNBC明顯在中東議題上偏頗以色列,福斯新聞網偏頗共和黨與右派保守思想)

由於上述的問題在過去幾年間漫漫浮上檯面,新世代的觀眾們漸趨無法接受一般新聞媒體的腐敗,反而在政治嘲諷類型節目上找到了更可信更有深度的新聞議題與觀點。

前面雖然介紹了美國政治嘲諷節目不時動用捏造的新聞內容去抨擊跟嘲笑許多時下政治議題與人物,但是在『指點出社會大眾的盲從觀感』、『提出正確的學術研究跟數據來延伸討論』、『一語道破一般民眾對於社會議題的冷感與激發觀眾思考』等關鍵上則是有毫不含糊的共通點。

不管是 Jon Stewart 或是 John Oliver 等人,他們的節目中往往舉證的學術研究跟現實數據都出現比一般新聞頻道來得鉅細靡遺的狀況;此外,經由浮誇幽默的手法去挑起觀眾對於各種社會與國際情勢問題的關注與反思,更是讓年輕世代體會到比起24小時連撥的貧弱新聞頻道,政治諷刺節目反而可以讓自己對於國內與世界各地的狀況多作了解。

這樣看似奇妙的附加節目價值,其實在根本上迎合了許多此類型主持人的創作動力。Jon Stewart本人自己就曾經說過:「左派跟右派在美國社會中早已失去意義。我所代表的是那些早就失去興趣跟失焦的中間族群。」(Liberal and conservative have lost their meaning in America. I represent the distracted center)這類型的節目或是創作動力的本質,我想可以統一歸納成一個起因:

『大眾對於任何社會/國際議題失去參與的興趣跟思考能力』

往往無感的社會中間族群,在一個民主國家的人口結構中是佔多數的人口階層;當這些人對於政治跟社會議題失去興趣跟沒有任何思辯能力時,下場往往是影響到國家的發展跟社會結構的健全

這些政治嘲諷的節目的主持人們知道如此的社會現象只會對美國的未來帶來危機,所以他們無所不用其極地對著觀眾、政治人物、與社會各界人士嘶吼,只求能讓更多人聽到、看到、想到各種議題的重要性;因為如此的社會價值,讓這些節目在近年來逐漸變成了取代新聞媒體成為美國年輕世代觀眾的新聞資訊管道跟教育平台。

文章寫到這裏,除了簡述美國的影視娛樂文化一角之外,小編也想跟讀者們一起作一些腦力激盪的動作。台灣的網路發達跟網路創作之頻繁與精緻,在過去幾年間可以說是有目共睹;不論是唱歌表演或是繪圖作文,台灣的7-8年級生實際上充滿了各種創作的動力跟能力,也擁有了可以號召觀眾讀者的實力。

政治諷刺類型的各類作品,其實最終的重點往往不是在於羞辱或是嘲笑討論的議題跟對象,而是要達到激發讀者觀眾經過看完創作後的思辯能力與對於主題的關注力。

台灣礙於廣電法與政府勢力影響媒體過剩的緣故,還有社會文化上的差異,可能無法接受類似美國這類電視節目直接點名開罵般的直白風格,不過對於網路創作等等平台所引發出的群眾效應,是否也可以做到同樣的功能跟價值?我想這樣的問題就留給大家去思考吧!

註一:一個歐美特有的表演形式。演出者利用具有強烈刺激性的言詞跟肢體動作對各種話題進行嘲諷跟調侃。你管上常常可以看到不同的藝人的表演。
註二:知名的好萊屋喜劇演員 Steve Carell也是從這個節目打出知名度的。

(本文經原作者波特蘭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深度媒體分析】《上週今夜》的起源:談美國政治諷刺節目歷史與文化〉。)

推薦閱讀:

「不要在餐桌上當人家的阿嬤」如何帶外國人吃台灣合菜?外國老師分享實用秘訣
【母親節,敬單親媽媽】當單親孩子成為勇敢的象徵,單親媽媽為何總淪為「喪偶不祥物」?
來紐約就能實現美國夢?紐約客告訴你:「紐約什麼都有,只要你有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