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推薦這篇文章】

這是一位牧師看完《通靈少女》後,對基督教內部的腐敗所寫的一篇反思文。《通靈少女》主角小真將靈魂與肉界分開談,不以超自然神力為噱頭號召信徒,將心思掛念在眾人「日常」,犧牲己身成就他人;反觀最強調「犧牲奉獻」的基督教,在各項議題上似乎大多堅持己意而非尊重他人聲音,這位牧師的呼籲,值得我們深思。(責任編輯:鄭伊真)

圖片來源:YouTube

文 ∕  陳思豪

《通靈少女》是公視跟 HBO Asia 合作的一齣 6 集電視劇,以台灣的宮廟信仰文化為背景,描述一個具通靈能力的高中少女在宮廟「兼任」仙姑的故事,此劇由真人真事改編。

老實說,我比較喜歡《通靈少女》的原型《神算》,一部 30 分鐘的單集影劇,它裡面的仙姑演得更傳神自然。但《通靈少女》有 6 集,劇情較豐富且閱視率高,故還是以《通靈少女》作為討論的底本。

《通靈少女》並沒有否認台灣現存的宮廟文化中,利用通靈術斂財營利的情形,也不諱言宮廟中宗教、政治、黑道盤根錯結的相依生態。但《通靈少女》的焦點是在這位心思單純卻具通靈力的高一少女小真身上。

首先,我深感慚愧卻感動的是《通靈少女》顛覆(或說開創)台灣宮廟文化的境界

基督徒一向鄙視輕看民間宗教信仰,除了說他們是邪靈、交鬼、建立在利益交換上…….並沒有進一步透視到「人的需要」這層面。

然而,劇中的仙姑小真,厭惡這種交換的概念,她眼中看到的是「受苦者的需要」。看到人的需要,而願意犧牲自己的「在意」去成全別人,一直都是小真在劇中的模式,包括第一次約會、最後的演出等。

其實她的「日常」幾乎就是這樣的反覆,此劇的開場和結尾也都會有小真自述的一句話:

我叫謝雅真,這是我 16 歲的日常。

我要為此落淚。

看到「受苦者的需要」,其實正是耶穌最常表現出來的特質。犧牲自己的「在意」去成全別人的需要,不也正是耶穌為我們留在世上的榜樣嗎?然而,現在基督徒的表現,卻反過來是堅持自己的「在意」去犧牲別人的需要……。

另說到「交換」,現在基督教界所流行的豐盛、美好、卓越、幸福……,其實才是徹頭徹尾的「交換」。好好的基督信仰被搞成這般墮落境地,只有我要為此落淚?

其次,小真有個很謙卑且清醒的認知。她很清楚自己的能力是處理靈界的事物,故當議員帶著癌症末期的太太前來求助時,她坦言她只能通靈,不會醫病,對此無能為力。她拒絕醫病,只坦然於除厄解魅。

基督徒在這一點上,反而是醉了。

基督徒往往仗著上帝是創造天地無所不能的真神,不論上天下地刀山油鍋大小事務都想靠著「禱告」來解決。甚至主動想靠「醫病趕鬼」去傳教,領人歸主……?

小真因此是比許多的牧師們清醒明白得多!

這不是「向哪個神禱告才有效?」的問題,這是謹守本分、不思僭越的謙卑和智慧!並非上帝不醫治人病痛、不解除人的困境;而是,醫病解厄不可拿來作為宣教的噱頭或目的。上帝的主權輕易化約成人的信心的展現,《通靈少女》無疑正瀟灑地賞了我們幾記耳光啊!

最後,我深深以為「心中無神目中無人」。

對每一個人心懷尊重,是基督信仰最基礎互相對待的態度,因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樣式所造的人,不論是種族、膚色、文化、性傾向、宗教等,都值得我們尊重善待。

然而,自忖掌握上帝真理的基督徒,常常宣稱自己「心中有神」,卻其實理所當然非常霸道地「目中無人」,視其他宗教信仰若敝屣,毫無顧忌直稱別人信的是邪靈妖魔。這真是我們基督徒的盲點

更悲哀的是,基督徒沒有只停在這個盲點,而是不只鄙視其所信的邪靈,更進一步地鄙視信「邪靈」的人。台灣基督徒如果沒有任何「尊重」的覺醒,那離傳福音這回事還很遠很遠。

有關這點,我倒覺得天主教其實強過基督教很多。我相信,台灣民間信仰其實不乏正信教眾,如果「通靈少女」所代表的良善概念繼續在宮廟文化中發酵,誰說台灣的民間信仰不會發生他們的「宗教改革」?

基督徒請不要輕看小真所代表的「日常」,因為這是台灣普羅大眾的日常。當基督徒還沉溺在自以為是的特會、敬拜讚美、成功卓越豐盛……,歡慶「宗教改革 500 年」其實會是一則笑話。

(本文經原作者陳思豪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通靈少女》,攻錯之石。〉。)

推薦閱讀:

【旅行的意義】不是因為離開家鄉的距離,而是讓心靈能夠自由遠行
來紐約就能實現美國夢?紐約客告訴你:「紐約什麼都有,只要你有錢」
過去的經歷是為了找尋自己人生謎題的解答──作家平路《袒露的心》的療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