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經原作者Bastain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維基百科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中國流傳千年的傳統「算命」,到底是唬爛還是真的很準?本文從學術、文化的角度為你專業解析;「算命是一種系統性知識,其中包含了若干的技術層次,從這個角度來說,算命師基本上不是畫唬爛。」(責任編輯:蔡沛宇)

來源:維基百科

文/ Bastain

在下算命界小魯,文組廢材研究生, 算命是不是唬爛這種議題大概每陣子就會在八卦版出現一遍, 意見會分成兩派,一派覺得算命很神,(其實沒有那麼神) 一派則認為算命跟中醫等傳統知識一樣,都是在畫唬爛, 但多數的人,通常很少知道算命師是怎麼想這件事情。

身為算命界的魯蛇與肥宅,我就稍微透露一點算命師的內部說法:在上個月的一號,在輔大宗教系舉辦了一場屬於算命師的研討會, 研討會舉行到一半,台下就突然出現很嗆辣的發言, 認為過去的學界研究往往「曲解」算命師, 把算命解釋成文化現象拉、把算命師講成神棍或乩童拉、或是怪力亂神阿 (扶乩其實跟算命不太一樣,扶乩的人可能懂算命,但是算命師通常不扶乩) 。

但其實在傳統知識中,術數是被歸類到小道裡面,相對於儒家經典作為大道, 小道就是所謂的「民俗知識」、「民間的知識」(相較於官方認可的知識)

那些知識會是小道呢?比方說:工匠的知識、數學、地方的農業知識,小道之所以稱為「道」,在於「道」是一種系統性知識, 甚至還包含若干技術跟數學的部分存在(即術數的「術」與「數」二字) 好比一位工匠必須懂得需要專業的建築跟材料知識,一位好的算命師其實也必須懂得許多專業的「算命」知識, 這些算命知識不可能是「天啟」的, (就連柳相士也是找人拜師學算命的、女屍的故事是個噱頭) 而是古代算命師花了大錢、透過各種機緣去學的,(也有是家傳的) 。

在這裡你可以看到,這些算命師學習算命的方式很類似於工匠的行會, 菜鳥通常跟在大師身旁好幾年,(通常是從掃地跟煮飯買便當開始), 大師點頭後才一步一步開始學習各式各樣的術數知識, 又因為行會的關係,算命師通常都拜同樣的神, 例如古代算命師通常都拜鬼谷子,把鬼谷子當成是算命業的祖師爺, 甚至還發展出一套自己的算命系譜。

算命師的系譜 (引用自羅瑞生,《風水靈城全書》,宜蘭:個人出版,2011) (有些朋友可能會說班固不是歷史學家嗎?但其實漢代的史家多數都通術數) ,作者提供。

即便在今天,算命師仍然重視自己的師承跟技術知識, 比方你隨便舉一位地理師,他可能是王德薰還是楊金龍的嫡傳弟子, 對於一位算命師來說,學算命並不是什麼開玩笑的關係, 而是一位算命師從年輕到老、跟著大師學習了十數年的結果, 在換個角度來說,如果一套知識不太準、完全沒有用、隨便就可以畫唬爛,那麼大概也不會有什麼人想學, 據業界的經驗,算命技術有其準確的地方, 例如相術的氣色準確率約在九成以上,八字約在七成五之間

舉例來說,梁湘潤,他本身也是一位算命師,所以當梁提出這個數據時,其實被業界批評的很慘, 因為梁好像把算命的準確率講得太低,按照算命師的心態, 準確率當然是越接近百分之百最好,但梁湘潤提出了一個蠻保守的數字, 認為八字的準確率約在七成五之間,並非百分之百。

當然從科學的觀點,即便有一套知識學的久、流傳的久, 不代表這套知識就是科學,或是有其知識上的正當性, 相反的,這種知識很可能是一種「偽科學」(Pseudoscience), 民國五四以來的風潮,也都是把算命當成是「迷信」、「偽科學」來看, 這點其實也讓算命師感到很受傷, 但是以下我大概舉一個例子,來說明算命知識可能蘊含的科學性。

這個例子是蕭湘居士(常上新聞挖挖哇的那位)的人相學研究,因為一個機緣(有一天按錯電鈴),本魯認識了住在我家附近的蕭湘老師, 於是開始了一個算命師口述歷史的訪談計畫(感謝歷史所廖咸惠教授全力支持)。

蕭湘老師本身主張人相學(相術)是一種「科學」, 大家可能會覺得這種說法是在畫唬爛, 就連我一開始也覺得在畫唬爛, 但是蕭湘老師拿出史料, 提到人相學一種名為「氣色」的技術, 其實是從中醫的望診(望氣)來的,(可參見莊蕙綺博士的研究。莊蕙綺,2010)

既然中醫能夠從望診中觀察病人的「病情」,(發諸內並形諸於外) 蕭湘老師覺得算命師從臉部來觀察當事人目前狀況的「吉凶」, 自然也是合理的, 更何況在學術建制中,中醫在今天往往被認定是一種科學, 那麼人相學即便現在還不是科學,但是來日加以歸納研究, 未來成為科學的日子亦不遠矣。

作者提供

蕭湘老師在示範「摸骨」技術,左方是 Michael Lackner 教授, Lackner 教授是國際命學學會的現任主席,同時也是一位占星師 。

當然,算命科學化的看法會面臨許多挑戰, 例如中正大學哲學系的陳瑞麟教授,就指出算命面臨的一個困難問題, (參見臉書網頁「陳瑞麟的科哲絮語」,〈占星學的巫術性與科學性〉,2016) 在於各式各樣算命中的因果關係,難以從現代的觀點證明,好比有人宣稱占星術有效,但陳教授就會質問占星術所謂天外星體,究竟是如何影響人的思維行為,如果不能證明「天外星體」跟人的思維、行為有關, 那麼作為占星術作為一種科學的宣稱肯定是很弱的。

因為與其把自己被開除的原因歸咎於上天,不如歸因到自己跟老闆的摩擦, 陳教授的論述比較接近於現代實證主義的立場,當然從算命師的經驗出發,他們大概對這種論述也有一些反駁,例如蕭湘老師就會說人相學具有遺傳學的基礎, (例如認為個性跟能力也是一種遺傳)

有些算命師認為算命或許並不是沒有科學基礎, 而是算命的科學基礎以現代的技術尚無法發現; 或是有一些算命師會利用榮格的共時性來說明算命存在的可能性,有一次我還看過算命師講阿德勒的文本再現,從現象學來解釋塔羅牌, 舉這些例子倒不是說算命師想要硬辯, 而是說算命師的立場會比較偏向經驗主義。

雖然算命師都很明白術數跟現實之間存在一些因果關係不可知的難題, 但是從算命師的個人經驗來看, 術數與現實的關係或許可以透過某種黑箱論(BlackBox)的方式來進行, 這在中醫裡面也有一些例子,例如穴道的具體作用在今天也不是很明白, 但是在臨床上使用針炙可能會產生療效, 在算命師的理解中,雖然也承認在理論方面可能存在缺陷, 但是從經驗上來看,算出來的結果多數是有參考價值的。

最後回到算命師是不是畫唬爛的事情上, 如果回到一開始「小道」的脈絡上,算命是一種系統性知識, 其中包含了若干的「技術」層次, 從這個角度來說,算命師基本上不是畫唬爛, 如果做一個田野調查, 大抵上可以得出多數的算命師在特定問題上,所得的答案大致是一致

例如梁湘潤曾經對四個八字派別進行分析統計, 雖然四個派別的典範有所不同, 但是對於同一個命例的解釋大致上有七成是相同的, 只有三成的部分存在模糊、矛盾或爭議, 當然從一個科學主義的角度來說, 有些人就會覺得算命師內部對於三成的答案流於各說各話、不能統一, 但是換個角度來說,這種批評其實有點雞蛋裡挑骨頭,因為算命界對於同一個命例的解釋至少有七成是統一的。

所以就算命知識而言,算命師的同質性算是還蠻高的。 當然就科學或是實證主義的標準, 算命知識目前還不是科學,而是介於玄學跟哲學之間打轉, 不過大致也可以知道算命界嘗試踏出科學化的一步, 例如蕭湘老師的相術科學化研究就是一個例子。

當然我覺得在現代化的風潮下, 算命的科學化嘗試肯定會受到很多批評, 例如有些人會說迷信的東西怎麼可能科學化,只不過偽科學云云, 我覺得對於批評我也接受,但是另一方面, 我更想關注算命知識的科學化嘗試, 蕭湘老師的成功或是失敗是一回事, 但是如果不嘗試,算命知識永遠都被視為迷信。

所以在這個層次上,我其實蠻佩服蕭湘老師的膽識跟勇氣, 如果有一天你在路上看到蕭湘老師或是這群勇於嘗試算命科學化的算命師, 或許可以不吝惜給予一些鼓勵的掌聲 以上就是命理界小魯的一點意見, 文字內容小魯就負完全的責任,如果要鞭就直接鞭我吧!

延伸閱讀:
三國時代的神級職業──這些「術士」們不但會占卜還能化為鬼怪,讓曹、劉、孫都敬畏三分
為什麼象棋在台灣不流行?象棋達人揭露:棋下得再好也只能賣滷味,高手們都投奔中國去了
老是分不清民間信仰、佛教和道教的差別?一篇文章讓你看懂台灣四百年宗教史

(本文經原作者Bastain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