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S 形分班和能力分班哪個比較好?有些人認為, S 形分班就是「把會讀書跟不會讀書的全部攪在一起,造成想要唸書的人不能更上一層樓,而不想讀書的人則是被逼著念」但也有人反駁,早期用能力分班,結果反而變成「8+9跟黑道培訓班」,一些成績不好卻想念書的人就沒辦法學習到任何東西了。

究竟哪種分班類型能為學生帶來最大效益?這名老師誠懇地分享個人成長及教學經驗,帶大家一起反思教育的本質。

(責任編輯:蔡沛宇)

文/ lepputte 

我是S型分班的人,學校裡面也有資優班,當時每班人數都超多(40左右),學校一個年級就有30+班,我是班上從頭到尾第一名。

當時我們國一班的女導師告訴我一件事情,要學會跟周圍的人相處,我成績很好,如果可以教班上成績不好的同學,這樣會結交到朋友,幫助到別人,別人就不會欺負你。

而且彼此合作,班級競賽有武力值強大的人,可以在體育競賽得獎,智力值強大又可以幫助團體成員成長,這樣各個方面都可以很好,自己也學會適應社會人群的方法。

所以我從國一開始就開始教周邊的同學。班上同學叫我大呆,雖然有時候成績不好的同學一言不合打架,但不小心波及到我,他們也會道歉;籃球場上他們也會教我怎麼投籃,一起跑步,雖然我們班的整體成績還是不太好,不過同學相處還過得去。

到了國二換了一個男導師,也不知道是女導師比較溫柔有耐性所以同學比較不會吵那麼兇,還是國二大家賀爾蒙太亢奮,所以班上比較吵,導師強烈鎮壓的結果就是同學反抗得更厲害,有段時間我們班上的女老師幾乎都沒辦法上課,變成班上老是在自習。

台上站著導師或者訓導主任,我們班上成績比較好的幾個人平時就在一起念書討論,但我還是一樣會去教我們班上成績不好的同學,有時候也會勸勸他們不要跟導師槓。

但人或許是有慣性吧,就這樣一直到畢業典禮,也沒甚麼改變,不過雖然他們很會吵打,但還是我同學。即使畢業典禮導師消失,這些同學破壞了導師的車,四處找導師找不到,但我國中時期,並沒被這些同學欺負過,反而被教會怎麼打籃球。

往後的日子即使我當兵下連隊遇到一堆刺龍刺鳳的人,我一樣可以適應得很好。

當我中間有機會去補習班當小班導師的時候,我試著想要改變看看這些成績不好的同學,我委派成績好的同學去教成績中等的人,告訴他們我過去的經驗,以及教學相長的道理,讓他們去教,教不會就跟我講,換我教的時候他自己看看我教的方法跟他有甚麼不同?他沒辦法教會該同學的關鍵是甚麼?其他的時間他就可以算自己的題目,以及我給的挑戰難題。

因為他教人,所以他在補習班就不會沒朋友,同時他自己也從教別人不會的題目中,反思自己學習的盲點。

而我花了很多時間教程度差的同學,有些同學後來很欣慰地考上高職的前段,是否改變他未來的人生我不知道,但至少他的人生中,我沒放棄他。

不過這樣的努力並不一定可以獲得別人的肯定。某日一位前段成績同學的家長從錄影監視器發現他家的小孩在教別人,非常的生氣,把我叫下樓訓話。我跟她解釋說我這樣做的目的,但家長認為花錢來補習班就是要提升她小孩的成績,不是讓他來當老師教其他人,理性溝通到最後還是無法說服她,她一直威脅要退班,後來我也生氣了,我就反問她:

她家的小孩在我執教後進了全校前十名,單以成績而言,她有甚麼好質疑我教法的優劣?

她回說前幾名又不是第一名,我反嗆她,這位家長,很不好意思,他們學校的全校第一名也是我教的,就坐在她兒子隔壁。

但家長更生氣,說我態度不佳,call我們主任過來,補習班的主任認為我只要顧好班上成績好的同學就好,剩下的人放牛吃草就可以。

其實這就是我們大部分人的教育態度。

教育的問題其實涉及了學生本人、家長、老師(導師)、以及體制的問題。能力分班可以因材施教,固然沒錯,但你怎麼知道除了讀書之外的其他技能,對學生是沒有幫忙的?

我後來高中考上第一志願,當怎麼努力都無法考進班上前幾名的時候,挫敗感非常的深,但因為認識了很多朋友的支持,以及長跑還領到獎狀獲得肯定,沒有放棄自己。

反過來說,成績不好的學生除了讀書之外,真的就一無是處?

每個老師都期望得天下英才而教之,這樣老師很爽,不用多努力教學生成績就很好,但說穿了不過就是沾光。對於不懂得方法,但想努力的學生,老師可能要花比較多的心力去觀察他卡關的地方,把盤根錯節的地方斬斷,他才有機會突破。

對於方法不好又放棄讀書的學生,這些人最需要老師的幫助,老師得要花超多的心力去關心,往往他們需要的是認同與關懷,在他們受挫最深的課業方面,設定小目標一點點的突破,或許能培養出他們一點點的抗挫折能力,不會在人生遭遇挫折的時候,就全然放棄自己,在酒精、毒品、8+9中尋求慰藉,重點不是在讀書的成績,而是面對挫折的態度問題。

重點也不是在教導,而是願意花時間理解與陪伴。找出這些學生的長處,讓他們在班級其他方面有所貢獻,得到認同,教育他們面對成績挫敗的努力改進方法,如果真的他們的成績提升了,對他未來的人生,或許會產生一點點向上的力量。

全世界的光明都放棄他們了,他們也只能與黑暗為伍。其實只要一點點光明進入他們的心中,就可以照亮一室的黑暗。

我很敬佩廖文華牧師的教育理念,他建立西門町夢想之家:

真正改變台灣的關鍵,可能是要愛,才能創造奇蹟。我們因為互助才可能團結,因為努力才可能改變。台灣有很多人默默的付出,這些人慢慢地在改變台灣。

延伸閱讀:

幹嘛跟風讀大學?大學像一元便當,學生不愛也要拿高分跟著搶
謝謝建中學生戳破台灣媒體的迂腐真面目
建中校長不該為升學搞「戒嚴」,這位教授回憶翹課、瘋社團的建中歲月:這是人生的啟蒙時刻
一個高三生的告白:我懷疑為什麼讀書,教育卻要我與其懷疑不如好好念書

(本文經原作者 lepputte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中央社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