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4/7日是鄭南榕殉道紀念日,也是言論自由日,提醒社會大眾民主自由絕對不是憑空得來的,也不是理所當然。但至今,仍有許多國家毫無言論自由,或仍在爭取的道路上,例如非洲的查德。至今,仍有著堪稱戒嚴報禁般的嚴苛言論限制,甚至還有調查局負責盯著每間媒體雜誌,收集輿情跟編列注意名單。當然更沒有像鄭南榕這樣的民主鬥士,因為這是三天兩頭天天死人的國家啊!

(責任編輯:林芮緹)

文/子瑜在非洲:查德生活二三事

2017年的4月7日,是台灣首度以國家層級,透過紀念為了台灣獨立而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鄭南榕,來提醒社會大眾,自由的空氣並不是與生俱來的。在歷史上的絕大部分階段,言論自由都是個高遠的理想,甚至是夢想。至今,世界上仍有許多國家的人民,無緣享受真正的言論自由;也有許多國家的人民,努力爭取真正的言論自由。

查德,就是正在這條道路上的國家。

自1960年獨立以來,政變頻仍,內憂外患不斷,局勢的穩定成為查德與相關外國勢力最首要的目標。隨之而來的必然結果,就是自由的限縮。自從現任總統戴比於1990年透過政變上台之後,查德獲得27年相對穩定的和平,社會各方面也開始漸次發展,言論自由,也是其中一環。

早年的時候,查德對於言論的控制仍舊十分緊密,總統與其家族不能批評、沒有奠基於事實的評論不能刊登、有挑起族群矛盾之嫌的言論也是禁區。這樣的原則,其實就是統治者利益與國家歷史背景的結合。

根據1996年的查德憲法,第27條明文規定「所有人都能享受思考自由、表意自由、溝通自由、信仰自由、宗教自由、新聞、結社、團結、遷徙、抗議、遊行自由。」同條下半段的但書,「這些自由只能在尊重他者的自由及權利、維護公眾秩序與善良風俗的前提下予以限制。」

以上大約就是中華民國憲法第10至14條,以及第22及23條的規定,內容也無甚差別。不過好玩的是,台灣戒嚴時期的政府玩法,跟查德目前的方式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根據當地同事的訪談,舉例來說,所謂「沒有奠基於事實的評論」,翻譯成白話文就是「沒有明顯到賴不掉的事實證據,都叫做『沒有奠基於事實』」。因此,某某立委跟某某非配偶異性去摩鐵過夜,不能評論,因為你沒有用過的衛生紙或影像證據;某某部長的家族親戚明明無業卻開名車,不能評論,因為你沒有拿到他買車的金錢來源。

如果你硬是要報導,會怎麼樣呢?

政府有一個部門負責處理這種事情:ANS(Agence nationale de sécurité),類似美國的 FBI、台灣的調查局。每天就是盯著各間媒體雜誌,收集輿情跟編列注意名單。

插個題外話,查德當地的媒體雖然不多,但也有幾間比較知名的,立場也各不相同。例如《進步報》是每日出刊,立場親政府,常刊載政府文告;半月刊《恩加美納》,立場就比較批判政府,曾有一篇標題是「德比你夠了喔!」以物價比例來看,查德的報章雜誌普遍偏貴,一份從150中非法郎(7.5台幣)到500(25台幣)都有,內容頂多就4到6大張,連個蘋果A版的一半都不到…

這些報章雜誌的販賣方式也很有趣,大致有三種:第一種,直接訂閱;第二種,小販批貨後在交通要道叫賣;第三種,定點販售。由於市場不夠支撐大量印刷,因此主要集中在當地少數的大型超商與「藥局」門前販售,就像台灣有些書店會在百貨公司裡一樣,人潮較多的緣故。

一旦ANS覺得你太超過了,就會出手干預。干預的方法跟國民黨也很像:找記者、總編輯或報社老闆聊聊、「深談」一下;要是這招沒效,那就改成罰錢;罰錢還不怕,那就把你關起來。至於這些有法源依據嗎?不需要有。真的要搬一個,那就是國家安全跟族群和諧。

不過也僅止於此,查德政府不會讓你從人間消失的。從這點看來倒是比國民黨進步些。當然,這跟當政者的意志有關,德比總統相較於剛上任之初,已經漸漸地放寬紅線,目前的政策方針大概可以套用一句周星馳的台詞:

「公堂之上不准提老木。」

換句話說,就是你可以批評政策、但是不能碰到總統跟他的家族。

另外一條明確的紅線,則是挑起種族對立。由於查德是一個被人工規定出來的國家,境內有兩百多個族群存在,也有不同的宗教信仰。當年的豐田戰爭,簡單說就是北方部族結合利比亞勢力,與結合法國勢力的南方部族內戰。因此任何可能造成種族對立的言論,都會挑起當局敏感的神經。

以現況而言,查德的新聞工作者也有自己的組織來爭取權益,比較有名的就是UJT,Union Journale tchadienne。這些新聞工作者的團體也有通過類似編輯台公約的宣言,Déontologie du Journaliste Tchadien,持續為爭取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而努力。

最後,我問當地同事說,查德有沒有類似鄭南榕這樣,為了爭取言論自由而犧牲的烈士?

他想了想,搖搖頭說:沒有。

「因為這個國家三不五時就在死人,不會因為一個人爭取什麼而死就特別去紀念他。」

(本文經原作者子瑜在非洲:查德生活二三事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言論自由在查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