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3 月 29 號退休警消聯盟一度攻佔忠孝西路與行政院、立法院一帶,要為反年金改革發聲。這一群老人群情激憤的樣子很是壯觀,他們嘴裡說的荒謬論述卻是不堪入耳,令人不禁懷疑他們的智商、教育水準。像這樣子的抗爭畫虎不成反類犬,這些人還是別出來獻醜了吧。

自太陽花運動以來,佔領街頭似乎成為了一種抗爭勝利的象徵,好似有冤有怨的人們只要這麼一做,政府就會知難而退。殊不知,象徵終究只是象徵,沒有找到抗爭之所以能夠成功的本質,一切都是枉然。沒有民意的支持,那些年輕人也無法坐在街頭長達一個月而不被警方驅離。那麼,這些少數又少數退休警消的所謂代表有人願意支持嗎?

我想,聽著他們口中的言論,光是要一般人不反對這些人就已經夠難的了。根據網路媒體沃草的採訪,基隆退休警察協會副理事長林良榮在抗議會場中表示:「再減下來到3、4萬塊,絕對沒有辦法旅遊,生病也絕對沒有辦法得到照顧。

顯然,這些人想像中的退休生活似乎不只是要衣食無虞,更要能夠豐衣足食、遊山玩水。這樣背離年金理念,充斥著個人利益的說詞,能打動誰的心呢?

新北市議員林國春更是荒謬。他引用警政署長陳國恩提供的數據,表示警察平均餘命僅62歲,退休金制度根本無法保障警察權益。然而,這個數字計算的是暴露在殉職風險之中的在職員警平均餘命,而非退休員警平均餘命。將這兩個概念混為一談,林國春不是無知,就是惡意扭曲數據。無論這位議員錯誤引用數據的原因為何,但他這樣刻意煽動仇恨與對立,對國民黨而言卻只是更加讓自己邊緣化,成為被社會孤立的一份子。

身為榮民子弟、公務員家屬,我不是不能同理這些人走上街頭的動機;而在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度,為了捍衛自己的利益走上街頭,也是自身的權利。反年金改革本身不是沒有道理,但這些退休軍警消所訴說的卻都是與社會脫節的話語。蔡英文政府是缺乏與民眾的溝通,但這些人卻是越溝通越展現自己醜陋的嘴臉。

這不是年輕世代擅用科技傳播資訊而老人家做不到的問題,而是一個論述能不能勾起普遍認同進而獲得支持的問題。如果這些老將軍、老警察繼續這麼下去,那麼反改革注定得不到大眾的同情,失敗也只是遲早的事。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