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註】已與四叉貓討論過文章內容。告知編輯他進去就被對方認出來了,但是他一開始沒有辨認出對方。(對方脫掉制服了)。

但是後來發現對方有用手機偷瞄他、桌上也有滿天星,所以他就在櫃台前面自拍拍一張,於是滿天星非常憤怒。但是這件事情沒有證據,所以希望編輯加註在文章裡面,只是想跟編輯說明這件事情。(後來四叉貓於新聞中陳述了上述內容)

他也說自己一直就是走這種白目白目的路線,也接受批評,畢竟真的白目了點。

最後,他希望大家可以關注明天的大日子, 本周 3 月 24 日周五 的憲法法庭直播(關於北市政府、祈家威就民法親屬篇第二章婚姻規定「同性別二人間不能成立法律上婚姻關係」的大法官釋憲),他不希望結果是造成對立結果大家就忽略了明天的關鍵決戰時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78HAfIOSks

https://www.facebook.com/queerwatch/videos/1854474578102821/

昨天(22) 知名網路紅人四叉貓在善導寺的麥當勞和反同團體滿天星素人連線起衝突,起因是四叉貓舉起手機對著滿天星群眾的方向自拍打卡,滿天星群眾除了一名女性冷靜詢問是否能刪除照片,其他人則對四叉貓拍攝行為非常憤怒大叫「性騷擾」。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840890919461349&set=a.1376455415904904.1073741829.100006213755698&type=3

而四叉貓表示他為了自保而開啟直播,滿天星看到直播更加憤怒,企圖搶奪手機甚至動手動腳,最後引來警方。但其中一名員警態度不佳,甚至口出不當言論(「你們同志有什麼人權」或「你們同志有你們的人權?」無法聽清楚)引發後續大眾對警察的批判。

https://www.facebook.com/bedtime.bible2/photos/a.2244223249136944.1073741874.1488674508025159/2260630547496214/?type=3

綜合以上,有件事情是沒有爭議性的:滿天星動手動腳包圍四叉貓。滿天星本來就對同志議題採取較極端的態度,憤怒的反應毫不意外,但這群人基本上就該依搶奪與強制罪當場被逮捕才對。

再來是對四叉貓說話但無法判斷說話內容的警察,引起爭議內容主要為這一段:

「我只告訴你們一句話,互相尊重。你不要去影響人家的生活。你們同志有「你們的」(爭議:或「有甚麼」) 人權,你不要去影響別人。你一定要我講這麼白嗎?人家這邊是公共場所、營業場所、你們肆無忌憚。你有沒有法治啊!」

好,翻譯起來就是你們同志哪邊涼快哪邊去,不要在這邊鬧事。就算不管那一句人不人權(分異性戀跟同志的人權就已經是先入為主的分化兩種族群:異性戀、同性戀),起爭議就是同志肆無忌憚啊這邏輯 87 分

現在我要提出非常容易被噓的問題:為什麼四叉貓不能被批評?

多數支持婚姻平權、同運人士都對於崩潰的滿天星和反同的警察有所不滿,我也能一樣。但在這場爭論中,我還看見的是四叉貓被過度神化,以至於他的行為無法被評論的現象。

我非常尊敬四叉貓,因為他的投入,讓婚姻平權的議題能夠進入主流媒體社群的領域,也帶起了社會更高度的關注。也透過他的直播,讓我們可以直擊反同陣營現場,他的貢獻確實不少。先前我撰寫的〈【四叉貓,同婚運動的戰神雅典娜】坐在護家盟群眾中高歌微笑,你怎能不愛他的正能量和勇氣〉已經寫過他的付出。

但這次事件中,仍然聽見了一派被極力打壓的聲音,也就是「如果沒有四叉貓的挑釁、拒絕配合或許就不會有這件事情發生」。打卡拍照是四叉貓的習慣,但是今天的脈絡或許不太一樣。

之前四叉貓曾經跟張守一、謝啟大等反同陣營的人合照,但那都是得到同意的狀況。而平常在社運現場,開直播、當背景拍照,畢竟是公共議題的現場,媒體也是一陣狂拍。

但四叉貓在麥當勞以立場完全對立的那一方用餐為背景的自拍,情境就不太一樣了。雖然個人非常不喜歡反同團體在社運場合戴口罩、拒絕被拍攝,卻還抱怨媒體都不報導的行為。但試問:

假設今天有明確跟自己不同立場、甚至有敵意的人在你的旁邊,刻意跟你自拍——遇到這種狀況,你會不會生氣呢?滿天星有沒有可能覺得不舒服?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841051822778592&set=a.1376455415904904.1073741829.100006213755698&type=3

致四叉貓:女神我愛你,但請謹慎使用你的影響力

四叉貓的行為已經經過法律檢驗,是合法的。但是法律只是最低的道德規範,日常人與人之間的行為即使不犯法,卻也可能惹到別人不悅,不是嗎?(當然,挑釁與否這邊是自由心證的,因為他並沒有很直接地做出對幹的行為,但他辨認出是滿天星之後才舉起手機自拍。)

四叉貓是一位有將近五萬人追蹤的公眾人物(這樣說絕對不過分吧),他的 PO 文觸及率和一般人完全不同,如今他的直播有許多媒體關注,相信四叉貓也會認知到這點,這不是第一次他的臉書上的內容被快速寫成報導。

我們曾經以陳沂為例,探討過網紅話語權的使用,在四叉貓的例子也是一樣的。反同團體長期以來都會認為四叉貓會擅自剪輯他們的影片照片汙衊他們(這方面是他們妖魔化了四叉貓),但今天滿天星不是在社運現場,而是在餐廳吃飯。

一開始有一位白衣女性理性要求他配合刪除照片,卻沒有被接受。而被滿天星包圍的情況下直播的舉動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一開始自拍的行為我仍然認為不妥。(四叉貓先被偷拍所以才偷拍回去,但四叉貓表示有發現被辨認出來只是第一時間無法確認是滿天星,發現是滿天星之後才舉起手機自拍。目前並沒有證據滿天星偷拍。)

不是你討厭的人就可以沒有隱私吧?如今人人都可以當公民記者的世界中,要公審或是散布私人資訊非常容易、要透過網路甚至媒體散布給全台灣也非常容易。可是今天任何一個人針對這點而對四叉貓提出疑慮,卻立刻被蓋上了「假清高」甚至是「扯同運後腿」的印章。

我仍然支持四叉貓,但希望他能夠謹慎使用自己已經不是像過去一樣只有 PTT 社群內的話語權。也希望支持同運的人們,能用更理性而非感性崇拜的目光來看待任何問題,對於同運來說才更有幫助。

畢竟有時候問題不是誰對誰錯,或是合法不合法就算了。

(本文歡迎合作夥伴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