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從頭:一個用性暴力當噱頭的活動

昨夜(21日)台大雄友之夜貼出社團活動文宣,以「我們中出了一個背叛者」為題,用仿色情片的方式刊出一名女性遭捆縛、被男性包圍的照片,並以輪姦為題材的文案作為噱頭:

「一日放課後,一人獨自走在街上,霎時間,數人竄出,將她團團圍住。試圖掙脫,卻被粗暴地拉回,壓制地上。人性已逝,只餘純粹獸性,那女孩呼天不應、叫地不靈——那夜,她失去了自己……」

而這樣拿 AV 性暴力為材的文宣,剛發布就立刻引發網友憤怒留言抨擊。例如長期關注女性議題的黃靖茹就痛批雄友會拿性侵、被迫內射這種足以傷害人一輩子的事情作為玩笑,「噁心變態到不行,讀了那麼多書,拿了那麼多經費,結果只是一群禽獸」,更發起了「我要一直說到,他們停止強暴」活動,表示將於3月27日雄友之夜演出的同時,在表演場地(台大活大禮堂外)進行短講,為性侵受害者發聲。

而事發之後,雄友會也立即刪除這則宣傳,並發布了道歉聲明,但道歉內容並沒有被大眾接受,於是雄友會又發布了第二則聲明,新增了各大幹部的自我檢討內容。

https://www.facebook.com/2017knight/posts/269202843524104

學生的無知確實是我們的責任,整個社會都在縱容性暴力笑話

我們可以看到除了女性幹部張淨秀以外,所有幹部都口徑一致地將問題歸咎於「無知」——對,確實是無知,因為我們真的縱容這類型的笑話太久了。

舉例來說,去年小S綜藝節目《姊姊好餓》的前導影片就是一名女性被粗暴綁架、賞巴掌、受虐,但是不論是媒體或是民眾都只會誇獎這是「大尺度突破」跟「演技」。

張淨秀或許是因為女性的身分才能夠迅速地同理到這件事情是「拿別人的傷口開玩笑」(但也有其他原因,留待後敘)。而男性則長期以來就在整個社會的默許下,變得對這種玩笑話「無感無知」,反正多半都被笑笑就過了,好像不嚴重。

https://www.facebook.com/berrywaberry/posts/1460337980667323

可是整個社會都在鼓勵男性藉由「開黃腔」來表現幽默跟陽剛氣質(超奇怪,為什麼這樣是男性的表現)。而且就是可以不分場合(不是不能講,而是不分場合)、不分對象(在女性面前也可以),甚至還會自以為幽默、反過來指責對方沒有幽默感。這份幽默在整個社會制度下被默許、被強化了,最後的產物就是雄友會這份宣傳。

然而這並不是否定 AV 產業,因為「只要做好分級跟加上適當警語,各種人類的黑暗面跟下流的慾望應該都可以存在於虛構的藝術作品裡面。如果說女性在色情產業中處於弱勢,那應該是扭轉女性在其中的弱勢,而非消滅色情產業。」但最大的問題是,就連 A 片產業也不會把性暴力當搞笑,雄友會卻選擇了這樣的一個玩笑。

https://www.facebook.com/chuck1716/posts/1616987134996284

這不是一個私人場合朋友間開開玩笑,而是公布在誰都能看見的網路平台——而這也表示它的影響力遠勝於普通私人言論、若有傷害就是加倍。許多人都會開黃腔,因為大家都知道成人片是假的、在演戲,但是對有些人來說那是真實經歷過的傷害:被羞辱、被強暴、被中出。但一如我們對公眾人物、媒體的嚴格苛求,任何公眾言論也應當有這樣的意識。

開玩笑傷害到別人絕對不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說話前溫柔地仔細思量過就好了。但可惜的是,「我們的社會從不提倡對人溫柔是種值得讚揚的價值就是了。」(因為「溫柔「婆婆媽媽好囉嗦」,是嗎?)

https://www.facebook.com/sherry.chou.twfm/posts/1277385739005583

其他我想討論的事情

話到這邊其實也就說得差不多了,但仍然有些非常有意思的問題可以討論。

一、女性幹部可能遭受的壓力:張淨秀為什麼那麼自責

說來也奇怪,在這雄友會的事件中,有一種很常見的留言就是「那個組織或群體當中有沒有女性幹部?」——這個問題是非常奇怪的,因為不管有沒有女性幹部在場都不能影響這件事情受公評的標準才對。錯誤就是錯誤。

但假設這個團體中沒有任何女性幹部,這則事件的討論卻會在公眾中被轉變為「直男癌團體」,這種對於性別的偏差觀念的指控就是由全體社員所承擔。而假設有女性幹部,那麼下場就像現在這則事件中,張淨秀所面臨的譴責:「因為你是女人,所以當女人有危難時,應當要拒絕或予以協助。」身為女性的原罪,讓她更容易成為譴責的標靶,必須負起這則宣傳的責任。

也所以,她才會特別說出這樣的話:「身為一位女性,卻沒有對女性相關的議題有敏感度,甚至成為壓迫者,實在是非常愚蠢。」

當然,女性賺取「父權紅利」成為壓迫的幫兇是常見的事情,但這並不能構成我們把該名女性做為罪魁禍首的理由。一則評論就指出:「希望往後大家再遇到類似的事件時,不要一直想辦法揪出那個女性成員,並質問她當初是怎麼想的;我們應該花更多一點的心力去質問那些男性成員:『你們何以能夠幹出這種事情?即便有女性成員在場的情況下!』」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551555298189357&set=a.373495289328703.94343.100000047068530&type=3

二、這不是 BDSM 嗎?

不是,絕對不是。BDSM行為中裡面處於支配角色位置的人,不是可以為所欲為的,BDSM 是經過雙方都同意的行為,而不是性暴力。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次討論的脈絡都是集中在雄友會對女性施加性暴力的論述、複製了社會的性暴力文化,所以更和「合意與否」無關,女性是否有受虐這方面的偏好、是不是受害者並無關係。

https://www.facebook.com/sherry.chou.twfm/posts/1258713230872834

(本文歡迎合作夥伴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