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歷史上周武王號召天下討伐昏庸無道的紂王,在牧野一戰大勝後,建立長達800年的周王朝,究竟當時人口不到商朝10分之1的周人,是如何以寡敵眾,打垮日正當中的殷商王朝呢?
(責任編輯:蔡沛宇)

文/ Fed

編按:本文為作者在PTT關於春秋戰國、上古史的系列文章之一,本篇主要談周代的武裝殖民以及周人在牧野之戰中是如何一舉擊滅商朝。

中國早期的戰爭型態:「武裝殖民」

商代中期到春秋戰國的常見戰爭型態──武裝殖民。從商代中期到漢代以前的戰爭,極大的特色就是戰爭經常伴隨著「武裝殖民」。因此某些動員特大的戰爭,常常是攻方的部卒在前,貴族的家丁、家眷、旗下部分佃戶在後(佃戶到新佔地往往能靠開墾新地而得到自己的地)。

另外還有相當數量的工匠、商人跟著,除了藉機作軍隊生意(打鐵、修馬蹄鐵、賣皮革、賣酒、賣阿鳳姐肉粽…、轉賣戰利品等等),也會想到新天地去開闢新機會。就這一點,和羅馬共和末年至帝國中期是一樣的。

即使到了戰國末期,如果戰爭規模甚大時,仍帶有這種特色,包括濟西之戰後燕人大量進入齊地、南陽、鄢、郢之戰後秦卒大量定居楚地,長平之戰後大量秦人定居晉陽、武安(雖然兩年後就被迫跑路了)。

武裝殖民和華夏民族的真正形成在周代以前,在後來春秋戰國史實發生的地域上(今日的山東、陜西、山西、河南、河北 、西遼寧、湖北、北湖南、四川、江蘇、安徽),是呈現城邦散立、民族混雜的特徵。

比較大的四股勢力,大概是周人、商人、東夷人、楚人,除了北方胡人以牧為主,其他的都已是農耕民族,但農耕比較發達的,大概是周人、商人、東夷人。

東夷部落首領蚩尤。來源:維基百科

但在周人、商人、東夷人、楚人的主要城邦之間,也散居著其他的各族蠻、夷、戎、狄。 最後周人、商人、東夷人、夷、戎、狄最後融合變成之後華夏族的主體。

楚人和蠻則一直與華夏族差異較明顯,要到漢朝,才與華夏人一起變成所謂的漢人,部分的蠻,甚至要到南北朝或明才完成融合。

周公東征開啟了民族大融合

真正的融合開始,是周公東征。周公東征後,周公短期壓制擊敗了商人和部分東夷人的反擊,但為了更穩固的控制黃河中 下游,周公開始真正的大分封。

周公的「封」,絕大多數都是讓周室的王族與重要大臣,分別帶一批士兵與周民到黃河中下游的分封點去,建城、開墾、殖民,但為了擔保民族融合,周公下了同姓不婚禁令(也因此寫入我們的民間文化3000年之久)。

來源:維基百科

周公就是要迫使新到的周人,一定要與當地的人通婚。隨著西周400年的發展,在後來春秋戰國史實發生的地域上,周或是周化的商人、東夷人與部分周化的楚人形成的城邦(也就是名義上都奉周天子為共主的各諸侯)在大地上從點變成小圓圈、大圓圈,甚至變成一整片。

但在鬆散的周朝諸侯之間,仍然散佈著不少各個蠻、夷、戎、狄城邦,一般來說這些城邦也是農業為主,但技術與城牆高度普遍仍較周人為低。當然主因是周朝各諸侯間文字有差異但貴族與商販間仍能互通,所以互相技術交流自然進步更快。

由於各個蠻、夷、戎、狄的城邦技術較孤立,最後都難逃被滅命運,最後一個被滅的叫中山國。 到了春秋初期,這片舞臺上有幾個較大勢力,包括晉、秦、鄭、齊、宋、楚(半周化苗越人)、魯、衛、莒(半周化東夷人)。

春秋戰國殘酷的武裝殖民戰爭

在說明這些諸侯之後上演的事件前,先說明之後繼續發生的武裝殖民戰爭。因為經過400年的發展,各諸侯城邦的地盤已經開始重疊,於是比西周殘忍激烈的武裝殖民開始了。

不過一般來說,除了白起的超殘忍作法外(史記記載秦軍在長平之戰坑殺40萬趙國降卒),如果攻方獲勝,都是把對方的貴族評估評估,覺得不能合作或不想合作的幹掉,可以合作的則跟自己一方的貴族通婚,把大家融合起來。

而勝方的士兵也經常娶敗方的民女為妻或妾,敗方士兵覺得還可以的編入自己的一方,不可以的抓去當奴隸做苦工(挖礦、建城),做苦工做得乖的,可以重回平民。

「商人無祖國」也是從這時來的,因為士、農、工都有安排,但商販不然,除了與敗方特別密切的少數商販外,多半是與勝方繼續合作,或繼續在各城邦間游走做生意,因為商販可以協助交通物資、帶來消息、新品種、新技術,各國政府通常也聽商人自去。

300多年間只有白起嫌這種融合過程太慢,改成直接把對方的男子都抹掉,讓己方的國民進駐…。早期的戰爭很容易一打打很久,因為每年行動時間有限(糧食供給與交通工具限制),所以如果劣勢方避戰不出,常常優勢方要花幾年、十幾年甚至幾十年才能滅一個國家。

因為每年優勢方要逐漸攻略對方外圍的村莊、摧毀田地,慢慢開路,建立自己的前哨小城屯田,慢慢蠶食。但沒有講決定性戰役關鍵就不是我的文章風格了嘛!今天的重心是牧野之戰。

牧野之戰──解析紂王慘敗之謎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牧野之戰商的兵敗於牧野,有的教授說醉酒,有的說諸侯離心,有的說國內空虛。 醉酒我覺得比較瞎,那時候的酒有多到所有的士卒都可以喝到爛醉嗎?

實際一些分析周勝商敗的遠因,大概是:

(一)商人主力、精壯都不在朝歌地區。

(二)連年戰爭,殷人疲憊厭倦,奴隸更反彈,部分屬國不堪重負伺機脫離。

(三)東夷俘虜大量造反配合周軍。

(四)商高層疑似初期鉛中毒,易怒暴躁。(酒放到青銅器容器中容易析出鉛的微粒子,長期飲用造成輕微鉛中毒,使紂王與大將們更暴躁)。

先前提到,當時最發達的四大群人就是商、周、東夷、楚人。紂王的優點是天縱英明、勇武過人。酒池肉林的真相是朝歌富庶。因為紂王非常重視農業技術傳播,只要農業能有貢獻的都能獲重用,因此各方人才投靠,殷商晚期因而農作增加,所以才能釀酒、養豬。

因此紂王前期,他極獲商人愛戴。但到商紂中期,年少得志加開始有鉛中毒跡象的紂王不免犯大頭症,他想完成黃帝、湯王都沒完成的志業──統一中原。紂王的第一目標,自然指向無險可守的東夷人(淮河流域、山東半島靠黃海之半,安徽北部、江蘇北部)。

東夷人雖然不是齊一的整體,但畢竟當時是第二大族群,沒那麼容易啃下。紂王卻決心消滅統一東夷,因此揮軍向東與東南進攻。毫無疑問地,商民與商軍必須先造橋開路,商人主力也開始向東與東南移動。在紂王與其大將的指揮下,商軍百戰百勝,但人民繇役與稅賦負擔都非常重。

開戰10餘年後,東夷已受到相當地壓迫(為400年後齊國消滅東夷開了先路)與削弱,但大量的商人主力卻已離開朝歌地區,散布在今河南、山東、安徽的交界帶上。

為了補充勞動力,朝歌一帶也到處充斥著東夷俘虜。但紂王與其大將們並不罷手。到這時牧野之戰已成必然。因為周面對國史上第一個窮兵黷武的商王帝辛,唇亡齒寒之感已浮現 。如果周人此時不行動,等商王朝鞏固新佔地盤後,那麼下一個倒楣的當然就是周人。

所以周人邀集其他諸侯,集結了22500人,向朝歌攻去。國都空虛的紂王,只好武裝奴隸編成大軍企圖防禦朝歌。但無論如何,商人那時已是擁有200萬人口的國度,如果計入統治地區下的非商人人民, 超過400萬人。狹義的周也不過20萬人,周要消滅商還是很困難,但這更凸顯姜太公絕對是史上前三之內的神人軍師。

開戰時雙方實力:

周人:總數約22500人(300乘),剛經過6天的強行軍。

商人:17萬人, 多數為商的奴隸與供應軍需的東夷戰俘被拉上前線當人肉盾牌,但仍有近1/3是正規商軍。

開戰前紂王採取了標準戰法:奴隸(含商本有的奴隸與東夷戰俘)、老弱在前、精壯(禁衛軍)在後,由禁衛軍盯緊奴隸,讓奴隸與老弱先去消耗周人,然後禁衛軍再致命一擊。

但是理想豐滿,現實骨感,史載那天「血流漂杵」,但其他後來戰役都死更多人都沒漂杵了,那天為何漂? 很明顯地:大雨。大雨時會發生甚麼影響?

(一)周軍清醒。即使經過強行軍,周軍被大雨打醒。

(二)大雨會影響陣勢、視線與聯絡。姜太公面對大雨,突然決定了新的作戰方針:中央突破。因為大雨,奴隸兵更容易混水摸魚,因為大雨,使陣勢不穩,老弱也更吃力。

開戰不久奴隸陣線與老弱陣線都被突破,很快地商朝禁衛軍就開始與周軍交戰。但發現前線商軍已露敗相的東夷戰俘勇氣就來了,在牧野到朝歌間發起暴動,一下腹背受敵的商人陣勢大亂。(可惜史料缺乏,很難推斷姜太公靠甚麼方法讓東夷戰俘們知道商人前面陣線已被破)

大雨、混亂與周軍交戰,使商的禁衛軍再也無暇盯緊奴隸軍,奴隸軍很快地也倒戈攻打商禁衛軍。本來想以眾擊寡的商軍變成以寡擊眾,很快地全線兵敗投降,朝歌也被周人攻入,紂王也自焚。

還在東夷戰場前線的商人則面臨前後進退失據,前有東夷負隅頑抗,後有周人攻陷朝歌,在無奈之餘,只得臣服。

勝利的周朝卻陷入危機

周公旦此時做了2件事來擔保安全:收繳銅器、爭取合作。(當時的青銅武器就和現在的迫擊砲與一樣貴,青銅本身也和後來的黃金一樣昂貴 。大量收繳商人的銅器可擔保他們失去戰力,這可從功臣許多都獲周武王賜鼎,周本身不可能有那麼多青銅,必然是收繳商人的銅器得知)

戰後許多東夷人被放出去配合周人建立新封國(周官夷民),許多商人在繳出武器後回到商地,也有許多東夷城邦與周進行了表面的合作。周王室表面上成為新共主,其實天下搖搖欲墜,無論商人或東夷人數目都比周人多,而且是周人10倍和5倍的數目。

過去與商人合作的楚人也拒絕臣服,周王朝隨時會土崩瓦解。所以周武王經常憂慮失眠,三年後就積勞成疾病逝。成王名義繼位,周公實際掌權稱代理國王,不滿的管叔、蔡叔和意圖復辟的武庚一拍即合但各懷鬼胎。

很快地,比牧野之戰更大的周公東征即將開始……

【補充】

先前有網友說鄢之戰不是第一次水攻來噓我,欸,我說的是第一次大規模水攻。趙襄子的故事我5歲就耳熟能詳聽得津津有味了。只是我老爸沒教我的,就是水攻其實規模是有不同的 。

西元前 453年,晉國內戰已到最後階段,智伯(瑤)引晉水(汾河)灌晉陽城,讓晉陽「城中 巢居而處,懸釜而炊,財食將盡」,軍民飢病交加。晉陽雖「民無叛意」,但群臣卻有動搖之心。

這告訴我們甚麼訊息? 智伯引的水,水勢還不足以破壞晉陽城牆(別忘了漢朝前沒有真正的磚城,南北朝磚城才普及),但已經足夠讓晉陽的人民陷入飢荒與傳染病中(剛灌入時一定很多糧食被泡爛)。但比起鄢之戰與大梁之戰連城牆都被沖毀,就可知水的規模差很多了。

(本文經原作者Fed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擷取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