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馬英九洩密案從來不僅只是觸犯刑法的洩密案。它所代表的,是台灣政治人物長期扭曲法治精神之下的歪風怪象。本案判決結果,將成為台灣憲政體制的一次分水嶺

馬英九洩密遭起訴,除了客觀證據上證明了他知悉案件尚在司法偵查當中,並利用監聽資料打擊政敵,還洩漏給他人知情之外,起訴書中明確指出,馬英九的作為違反憲政分際。

所謂的法治精神,對人民與政府來說是截然不同的事。對人民而言,法不禁止之事,在不干涉他人自由之下可盡情作為。不過,對掌握公權力的政府領導人來說,法未允許之事則不可執行,否則將動輒侵害人民權益。而憲法做為國之根本,規範了五院官員各自職權,自然同樣不可逾矩。

然而,法治精神在台灣卻似乎是顛倒過來:政府經常肆意妄為,人民做事畏手畏腳。這也是為什麼馬英九膽敢召見檢查總長黃世銘,索要監聽譯文的原因。因此,當我們看待馬英九洩密案的時候,不能僅僅關注洩密本身,而是應該思考法治精神與憲政分際如何在這次案件中重新確立

若是馬英九最終無罪獲釋,那麼這代表著未來的總統等各级政府官員都可以肆意遊走在司法邊緣,與檢調單位合作陷構他人;反之,馬英九要是能夠得到有罪判決,這將成為後世領導者的一個警惕,知道元首職權的分野何在。

此外,這場洩密案固然要重新確立憲政分際,但官員、民代應負的職責也同樣不可怠慢。王金平是否真的涉及替柯建平向曾勇夫關說,我們不得而知,但至少我們發現了一個法律漏洞:關說無罪。在罪刑法定主義下,行法條無規定之事者無罪,那麼國、民兩黨的立委們是否該準備在法典上添上一筆關說罪呢?

馬英九案已經進入司法程序,最後判刑很可能罰款了事。然後呢?他的禮遇金照領;他毀壞憲政的記録,全國上下視而不見,束手無策?立法院手握現、卸任總統彈劾懲戒權,總可以發動制裁吧?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