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新政黨成立!民生黨12日正式宣布成立,由音樂人張穆庭擔任黨主席。黨徽是一個「$」,張穆庭說,「民生黨就是要藏富於民,讓人民有錢」,民生黨的三個重點理念就是:年輕人為主、網路、拋棄藍綠聚焦經濟。而該黨也具有強烈統一意識、反對台獨,本文轉載自張穆庭接受中國媒體觀察者網的專訪,讓台灣人可以從側面深入了解這個新政黨。(責任編輯:蔡沛宇)

(編按:本文為中國媒體對民生黨主席張穆庭之專訪,從訪談內容中更可以近距離觀察這個新政黨的核心價值。)

「老師,要從政了。

去年獲得行政院文化部獎補助後發現,原來台灣的經濟,已是爛到根的系統性問題,所以決定徹底解決百姓民生經濟困境。」

這是3月12日民生黨成立前夕,第一任黨主席張穆庭寫在臉書上的心聲。

在這之前,張穆庭一直以音樂人的身份為兩岸所熟知。2004年,他執意到南京自費拍攝南京大屠殺紀念歌曲《1937》並免費發行,引發一陣反響。隨後,他又制作了慰安婦主題曲《殤》、《一個中國》。他的歌曲,總是在娓娓溫情中,用小人物的悲歡離合訴說歷史的跌宕起伏,充滿家國情懷。

然而這些還不夠,在張穆庭看來,音樂能夠影響的終究是一小部分人,而台灣發展、兩岸統一需要更多的人參與進來。也正是出於這個想法,才有了台灣民生黨的成立。

3月13日,民生黨成立第二天,張穆庭接受了觀察者網專訪,談談民生黨的創建歷程、對台灣經濟困境的反思、對兩岸統一的期許。

「用互聯網吸引年輕人,這是我們不同的地方」

觀察者網:3月12日民生黨成立,之所以選擇這一天,因為3月12日也是孫中山先生逝世紀念日,民生黨的理念就是為了彰顯孫中山先生「三民主義」中的「民生主義」。您能不能幫我們簡單介紹下民生黨的創建歷程?

張穆庭:成立政黨是我一直以來的想法,只是最近才最終決定要這麽做。其實不止是我,我們這批年輕人,包括民生黨的幾位核心幹部,都是從國民黨出來的。我們一直期待國民黨能夠給年輕人機會,像我之前一直只是擔任青年工作委員會副會長,不是一個很重要的職位。可是我等了十三年到現在,也沒有受到太多真正的關註。

台灣目前有2300萬人口,80%的台灣人民擁有投票權,很多人對現狀都極為不滿,但台面上的政黨又沒有一個是值得支持的。

台灣從1987年解除戒嚴到現在這三十年來,物價連年上漲,但是將近九百萬的勞工,他們的薪水卻沒有漲。到今天年輕一代孩子不敢生,房子不敢買,車子不敢買,什麽都不敢,整個消費力是衰退的、薄弱的。馬英九任內本來大家還抱有期望,但現在連希望都沒有了,台灣真的沒有機會了。

這些年輕人對國民黨失望之餘,剛好碰上兩次大選連敗,民進黨又把政局搞這麽亂,兩岸關系搞得這麽爛,我們就決定自己出來成立新的政黨,主攻台灣經濟。我們現在有黨員一百多人,百分之八九十是無黨籍的,他們並不是偏藍或綠,而是對時局真的很不滿,但又不知道該投票給誰,我們吸引就是這樣的人。

觀察者網:要推動台灣經濟發展,可以有很多辦法,為什麽一定要用成立政黨這個方式呢?

張穆庭:這個我們也考量了很久。從我個人的經歷來說,2004年我創作南京大屠殺紀念曲《1937》,包括之後的慰安婦主題曲《殤》,再到《一個中國》,一直想要用音樂的方式影響青年人。

雖然反響很熱烈,但終歸能影響到的人數有限,所以就想通過成立政黨,獲得政權,來影響更多的人。比如要推動兩岸和平統一,就需要通過政權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再比如來台陸客經常發生事故,這也需要通過政府、通過政治才能根本解決。所以我們也有點是被迫的,等於是背負著台灣幾代人的壓力。現在「台獨」勢力如此龐大,我們非站出來不可,試圖力挽狂瀾。

觀察者網:其實島內像民生黨這樣的統派團體很多,但因為沒有掌握政權,影響力有限。未來民生黨有沒有參政計劃?如何擴大影響力?

張穆庭:有,未來我們會投入很多年輕人,加入到台灣選舉特別是基層選舉中去。應該這麽講,大部分國民黨黨員都是老人,他們能發揮的作用有限。現在國民黨一直受制於「老人政治」,所以我們就想到另一種方法,就是吸引年輕人,用互聯網的方式來解決老年人做不了的事情。所以民生黨的三個重點就是:年輕人為主,互聯網,拋棄藍綠、聚焦經濟。

民生黨成立日,也是孫中山先生逝世紀念日。觀察網提供。

觀察者網:現在台灣有所謂「天然獨」一代,年輕人群體對「一個中國」的認同度並不高。民生黨主要由年輕人組成,在用互聯網吸引年輕人方面,有沒有什麽具體措施?

張穆庭:他們應該是「人工獨」,並不是「天然獨」。在陳水扁的二連任內,把教科書亂改一通,偏偏馬英九在執政八年裏又完全忽略了這一塊,到他快結束任期的時候才突然想到這個事情,可是已經來不及了。等於整整十六屆至少數十萬學生,被灌輸了改編後的教科書裏錯誤的觀念。

包括台灣大學裏很多老師本身就是綠的,就是「獨派」,他們拿著台灣當局的錢做研究,又給學生灌輸「台獨主義」。其實我們看到很多這種現象,但是又改變不了,因為我們沒有政權。所以,我們現在也只能靠互聯網的力量把這些所謂的「人工獨」、「天然獨」系統性瓦解,把它撥亂反正,這是我們跟其他政黨不同的地方。

具體到操作上,我們是以網民為單位,以民生需求為主,通過建立互聯網論壇和APP,建立512個產業專區,讓網民充分討論,表達他們對產業、勞工政策的看法。我們就是發展這樣一個平台,不管是勞工還是企業主,他們都可以暢所欲言,等於是實施孫中山先生直接民權的概念吧。

觀察者網:搭建這樣一個互聯網平台確實很有必要,但其實互聯網並不是一個新鮮的東西,之前包括民進黨也好,國民黨也好,都非常重視新媒體、網絡建設,所以民生黨跟他們的不同在哪裏?

張穆庭:是的,但他們從來沒有真正做過。無論是國民黨,或者是民進黨包括最年輕的親民黨,他們所謂的互聯網時代大概都還停留在後工業時代。國民黨頂多會使用一些個人的微博、臉書這些東西做宣傳,因為都是老人,對新技術的使用有限。民進黨好一點,它會通過黨工,就是黨委工作的基層人員跟網友們交流。時代力量可能要再超前一點,他們會舉辦一些線上線下活動,也只有這個樣子了。

未來我們要做的,是建立一個完全自動化至少是百分之八九十自動化的系統,有點像阿里巴巴的O2O模式,基於共享經濟建立政治協商平台。這就超越了現有其他政黨的模式,而且因為它夠炫,應該能很快吸引到年輕人。

觀察者網:現在這個網絡APP已經建立起來了嗎?

張穆庭:還在做,因為它的規模太龐大,要遍及台灣2300萬同胞。而且都是我自己投資的,資金也很緊張,不像國民黨、民進黨,本身有很多大財團資源,我們沒有。但至少我們是支持國家統一的,未來會越做越好。不過一開始壓力非常大,3月12日剛一宣布成立就受到了島內「台獨」勢力一波接一波的攻擊。

3月12日,民生黨舉行成立大會暨記者會。觀察者網提供

搭乘「一帶一路」,台灣經濟才能翻轉

觀察者網:民生黨致力於振興台灣經濟,解決台灣民生問題。2016年台灣GDP增長只有1.4%,增長緩慢。您認為台灣為什麽會陷入這樣的經濟困境?

張穆庭:用台灣的話來講,就是「祖國經濟」,現在兩岸關系遇冷,台灣經濟必然遭受打擊。其他政黨整天在講獨啊統啊,本省的外省的,整個台灣被意識形態裹挾著,自然無心發展經濟。

台灣以往的優勢產業都在喪失,現在就剩下了觀光,即便如此,也沒有受到足夠的重視。馬英九時期開放陸客來台,但是他只做了一半,比如三通,沒有做後續的整合,比如台灣遊覽車一直發生事故,但他沒有進一步建立機制,到底哪些單位該負責,哪些該受到處罰,這些後續內容都沒有做。每次出事,台灣官員都會說這不是我的責任,一個推一個,問題才會層出不窮。

所以我們的一個初步設想是,把馬英九沒有做的後半部分內容做起來,用旅遊觀光帶動台灣衣食住行娛樂各個產業,進而提振台灣經濟。當然,首先我們要把台灣的政府部門搞定,這樣才有辦法把這個產業真正救起來。

觀察者網:但在目前兩岸關系比較冷的情況下,赴台陸客已經在不斷減少了,想要提振觀光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民生黨有沒有什麽具體舉措?

張穆庭:首先這個思想已經被我們寫進黨章裡,成為民生黨的一個主張。接下來我們會采取一個迂回突破的方式,高層做不了,我們就從基層做起。台灣每個地方都有里長,通過他們打開兩岸交流的渠道,瓦解台灣人民對大陸的疑慮。

我相信只要他們願意去大陸看看,就會知道情況和他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現在很多台灣人根本就不知道大陸的微信支付,不知道大陸的互聯網金融已經發達到什麽地步。台灣媒體基本又被民進黨控制,即便大陸方面做了很多有益於兩岸的事情,在台灣也是沒有報導的。他們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裏面,從來沒有出去看過,這是很大的問題。

所以我們現在希望通過建立網絡平台和APP,通過點對點、里對里的方式發展台灣觀光,把大陸的聲音傳進來,把台灣的民眾帶出去。這也是我們成立政黨一個很重要的初衷,我相信用這樣的方式可以一點一滴地瓦解「台獨」勢力。

觀察者網:您新近創作的歌曲《一個中國》裏有一句歌詞,「翻轉經濟新路線,一個中國就會實現」,這個經濟新路線是指什麽?

張穆庭:這首歌的中心思想就是台灣經濟要發展,就要加入「一帶一路」。因為我們不可能加入亞投行了,只能通過政治協商加入「一帶一路」戰略。所以我歌詞裏寫的經濟新路線,指的就是台灣不要再想有的沒的,靠美國、靠日本,根本靠不住,因為美國和日本都是在把台灣當棋子耍。其實我們都知道,台灣政客也知道,但他們刻意不讓台灣老百姓知道。也是因為這樣,台灣民眾才會越來越反對大陸。所以我們就希望通過新的經濟路線,讓台灣人獲得實際利益。

比如我們可以約定,本黨協助企業搭上「一帶一路」戰略,未來掙到錢後要按照一定比例回饋給員工,這有點資本主義,又有點社會主義,這樣就符合孫中山「民生主義」的基本架構。所謂「均富」並不是說人人都要有錢,而是至少人人能夠有基本的生活保障。

民生黨成立前夕,成員特地去了孫中山先生紀念館。觀察者網提供

中國就是中國,五千年來都是一個中國

觀察者網:民生黨的創黨宗旨裏有一條:堅持「九二共識」,完成國家統一。眼下蔡英文政府依舊沒有承認「九二共識」,國民黨內部對「九二共識」的態度也不一致。為什麽民生黨要把這一條寫進黨章中?

張穆庭:大陸和台灣同根同源,未來歷史會怎麽發展,對世界局勢有所了解的人都明白,我們只是剛好把這些人的心聲講了出來而已。

我12日在記者會上也提到,江澤民主席曾經講過,兩岸可以共同以「中國」為國號進行和平統一。國家統一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既然「九二共識」的目的是為了「一個中國」,不管是「各表」還是「同表」,反正中國就是中國,五千年來都是一個中國,何必理會那麽多。

觀察者網:您在民生黨成立記者會上提到,民生黨只談經濟,拋棄意識形態,但如果要談「九二共識」,談國家統一的話,就不可避免要涉及到意識形態,怎麽做到把兩者區分開來?

張穆庭:應該這麽講,意識形態對我們來說是結果,不是原因。而其他政黨,特別是民進黨,他們是意識形態先行,因為否定「一個中國」,所以否定「一帶一路」,也不管台灣經濟,不管台灣民眾死活。我們則正好相反,這是我們跟他們不同的地方。

我們要解決台灣的經濟問題、民生問題,是真正為了台灣老百姓。所以我們要發展旅遊觀光業,要參與「一帶一路」戰略,而這些都需要大陸的支持,理所當然地我們就要堅持「九二共識」,追求國家統一。

中國應該不要給「台獨」藝人機會

觀察者網:您之前的身份一直是音樂人,為什麽會決定要走上從政的道路呢?

張穆庭:其實也想了很久,想了很多,最終才下了這個決心。我本來是想曲線救國的,通過音樂影響台灣人民,希望他們能夠改變對大陸的看法,不要再說中國大陸多落後,多比不上台灣。

但是後來發現我能影響的就是那麽一些人,這些人本身對兩岸統一就持讚成態度,這樣的話,我的音樂永遠就只在這個圈子裡流行,影響不到圈外那些我真正想影響的人。這對兩岸統一發展沒有什麽實際的幫助,對我個人的音樂發展也沒有實際的幫助。

很多朋友勸我直接去大陸發展好了,我覺得不行,國家統一這個事情一定要在我們這一代完成。也不知道哪裏來的使命感,我就覺得既然音樂不能影響這麽多人,那我就從政好了。這個想法從馬英九執政的後半期就有了,當時國民黨不給青年人機會,我們的意見他們都不聽,實在感到太失望了,就只能自己擼起袖子幹了。

觀察者網:您成長於解嚴後的台灣,一直秉持一個中國、兩岸統一的立場,這和很多台灣青年一代都不同。這樣的思想是受什麽影響?

張穆庭:主要還是受個人經歷影響吧。我2001年第一次去大陸採訪,在和北京大學的學生交流時,他們身上那股拼搏的動力,就默默感染了我。

從我個人的經歷出發,大陸人對台灣人是比較友善的,但我不懂台灣人為什麽這麽排斥大陸,所以我才會想這個問題。再加上我自己在台灣的「新聞局」、「文化建設委員會」,還有台北市政府,都擔任過公職,對台灣官僚和基層都有所了解,自己又創過業,很能體會台灣勞工特別是失業者的痛苦,才會關注經濟議題。而兩岸對比之下,也讓我更加明白,只有統一才能挽救台灣經濟。

觀察者網:2004年您自己出資制作了單曲《1937》MV,寫了一個老船工因為南京大屠殺與女友生離死別的淒美故事,反響非常強烈。能不能談談這首歌的創作背景?

張穆庭:那是2001年我第一次去大陸的時候,當時很好奇,在北京胡同裏遇見一位老爺爺,就和他攀談起來。才知道他是當年南京大屠殺的幸存者,當時他正好來北京才躲過了一劫,但從此和自己的初戀女友失去了聯系,最終輾轉來到北京成家立業。當時我就很受感動,但那時還沒有足夠的創作功底把這個故事寫出來,直到2004年才完成,當時還非常堅持地一定要去南京,去當年事件的發生地錄製MV。

歷史是非常宏大的,但它落實在每一個人身上又是非常細微和感人的。從那以後我就非常痛恨戰爭,後來我又發行了全球慰安婦主題曲《殤》,當時我跟著台灣還有大陸的老師,一起去探訪了很多慰安婦,見證活的歷史。可悲的是,到現在全世界特別是台灣還有很多人不承認這段歷史,真讓人難以理解。

觀察者網:從《1937》到全球慰安婦主題曲《殤》,包括《一個中國》,您想通過這些歌曲表達什麽?

張穆庭:表達一種民族情懷吧。孫中山先生提出「三民主義」時,滿清被列強欺負,面臨著瓜分危機。從某種程度來講,今天的蔡英文當局依舊做著和美國、日本瓜分台灣的事情。只是不知道為什麽,台灣就是沒有人發現這個事情。反倒是真正捍衛國家民族的大陸,卻被台灣人狠狠地排斥。我創作這些歌曲,就是想喚醒台灣人的國家意識和民族尊嚴。

觀察者網:那您接下來在音樂方面有什麽計劃?還是說要拿出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政黨活動中?

張穆庭:政黨活動一定會優先,但音樂也會繼續做。接下來會在五六月份或者更早一點,開始在大陸的巡演。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夠通過音樂,獲得心靈上的寧靜,明白我音樂中想要表達的東西。

觀察者網:現在有很多台灣藝人來大陸這邊賺錢,但回到島內,又說一些「台獨」的話,做一些「台獨」的事。作為圈內人,你怎麽評價這些人的做法?

張穆庭:我覺得這很可恥。如果你真的不認同中國大陸,就不要去大陸,這樣至少還顯得自己有尊嚴。但這些人又做不到,他們表面上不談政治,其實私底下討論的非常熱烈。我覺得大陸政府要想辦法禁絕這些人,不給他們機會。

延伸閱讀:
【年輕世代看統獨】統派青年張瑋珊接受陸媒專訪談:我如何從感性台獨變成理性統派
【年輕世代看統獨】台獨是青年世代共識,DPP 年輕化挑戰在爭取更多中間選民——專訪民進黨青年部主任傅偉哲
陸媒專訪台統代表王炳忠:「台獨不斷醜化中國,但我堅信兩岸關係會不斷前進」
台獨分子絕對不會告訴你的事:跟中國統一的 12 項超給力優點
一年前,我是一個泛藍、支持服貿通過的商學院學生
我到上海跟年輕的共產黨員講民主、辯統獨——到最後,才發現真的中了他這招

 

 

(本文經合作夥伴觀察者網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觀察者網專訪台灣民生黨主席: 中國就是中國,五千年來都是一個中國〉。首圖來源:觀察者網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