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以謊言為自己辯護,昨日被起訴的馬英九連身為政治人物最後的道德勇氣都已經淪喪。眼見一代政治明星走上如此末路,只能說是可悲可嘆

2013 年8月31日,馬英九以黃世銘違法提供的監聽譯文掀起一場政治風暴,如今他恐將迎來應有的制裁。厚達 88頁的起訴書,除了案件內容之外,更有馬英九無力且荒唐的辯護,以及江宜樺等人的信口雌黃。

起訴書的字裡行間,處處透露著馬英九清楚明白,身為一個總統是不能與檢察總長談論司法個案的自覺。但當時他還是召來了黃世銘,用紅筆細細在《專案報告一》上頭註記。在法庭上,馬英九堅持他從未打開報告「一段一段看」,可他好學生一般的習慣卻是出賣了他

無巧不巧,也正是他在我的電台節目《蔻蔻早餐》接受專訪的時候自己說漏了嘴,成為了馬英九清楚知道案件尚在偵查當中的另一個證據。不僅如此,馬英九聲稱他與江宜樺、羅智強兩人會面,是為了應對政治衝擊而非洩密。馬英九明知案件尚在偵查當中,他卻又將內容轉給江、羅兩人,這不是洩密,什麼是洩密?

對於洩密案被起訴,馬英九說:關說司法個案的立委沒事,但是處理司法關說醜聞的人卻被起訴,真是公理何在。然而,若馬英九你真的相信自己站在公理正義的這一邊,那為何還要用謊言替自己遮掩?要是你真的認為王金平涉及關說,應驅逐於國民黨之外,那麼對於這次洩密案也該抱持著「捨生取義」的凜然心態,寧可大方接受這場牢獄之災也要揭穿王金平的惡行。

說謊的人是沒有政治理念的,而性格決定了命運,馬英九果然還是無法坦然面對司法。他的辯護,充滿了謊言、逃避與恐慌,跟他宣稱的正義毫無瓜葛。現在的馬英九,猶如陷入泥淖之中,用著虛偽的話語不斷掙扎,想要逃脫司法的制裁。看到他這般姿態,我只能說:可悲。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