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偉哉,中華民國又有了創新制度了!這年頭一旦出了事情,主管機關的政務官只要說「自請處分」就能逃過一劫,不用負起任何政治責任。真是置官箴顏面於深淵惡水的一大創作。

民主制度下的責任政治,淪落至此,莫之為甚,無人能夠針對官員究責。莫非「自請處分」這四個字,就是林全內閣官員們的遮羞布嗎?

去年 7 月,陸客旅台的遊覽車失控起火,造成 26 人罹難。當時的觀光局長、公路總局局長兩人自請處分。今年 2 月,蝶戀花翻車意外造成 33 死 11 傷,又是觀光局長、公路總局局長兩人自請處分。半年的時間,同樣的兩個單位首長就換了兩次,人是換了,但悲劇還是一再發生。自請處分,有用嗎?

更可笑的是,依據林全院長的說法,連政務官身分的交通部長賀陳旦,也早早就向他提出了「自請處分」。

這情況還不只交通部一個部會出現,如今,有樣學樣,就連紀律嚴明的國防部轄下空軍官兵,也都學到了這個高招。

上個月底清泉崗基地爆發大量毒品丟包案,案情膠著難有進展。就在這個時候,清泉崗基地聯隊長跳出來,說要「自請處分」。難道,他是以為他一個人走了,事情就會這麼落幕,被民眾所遺忘了嗎?

無論是交通部長觀光局長、公路總局局長或是空軍聯隊長,他們逕自自請處分,無非就是為了防止民眾的怒火向上延燒,傷及上層。是的,他們確實有管理上的問題,但事情還沒水落石出就趕忙出來替高層扛責任,這種切割手法可從來不少見。然而,這對於一個民主國家來說,卻是在腐蝕責任政治的基礎。

如果說林全就放任這些中階官僚繼續「自請處分」下去,無異於在包庇特定親信,內閣就只會距離民意越來越遠。賀陳旦、馮世寬這兩人自上任以來說錯了多少話,做錯了多少事?但現在他們卻依舊安穩地坐在部長的位置上,不斷讓民眾心寒。這,恐怕有部分得要歸功於「自請處分」了。

不過,自請處分也不是沒有代價。當「自請處分」成為了行政官僚的遮羞布,那麼流失的選票就將成為他們付不起的遮羞費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