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面對中國,台灣是不是注定倒楣?作者提出不一樣的角度,思考台灣在中國的壓力下擁有那些發展優勢?(責任編輯:鄒家彥)

bryan…, CC licensed

文/ZMittermeyer

台灣的壓力,大概不會輸給以色列、巴勒斯坦

台灣沒什麼注定倒楣的,在中國旁邊,有時候是一種幸運,偉大的國家誕生,都是處於危機之中,台灣會進步,和長期處在滅國邊緣有很大的關係,不是說:出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

1970年代那時,中華民國被踢出聯合國,大量的外省權貴與菁英搶了移民配額大量出逃,基層百姓長久以來聽著這些統治者滿嘴仁義道德,反攻必勝建國必成,危機一到卻全部跑光光,許多人想都沒想過,這些平時自己尊敬的人竟會如此對待自己,信仰有如受到天崩地裂般的毀滅。

這股外省逃難潮,是戒嚴時期對知識份子第一次的強烈衝擊,啟發了整個民主運動和台灣意識的第一波開展,在退出聯合國與移民潮的夾擊,所有人都覺得搖搖欲墜、國家要滅的氣氛下,當代的人大概是打死都沒想過,他們即將迎來的,是台灣第一次的盛世,長達30年的黃金時代。

台灣的壓力,大概不會輸給以色列、巴勒斯坦,但是又沒有被戰爭真正的破壞物質。壓力太小,國族會糜爛鬆懈,壓力太大,國族會崩潰,這個島某部分而言,有他所謂得天獨厚的地方。

戰後,只有台灣與南韓從低收入,一步步進入高收入國家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全球兩百多個經濟體當中,有近180個是長期在低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中掙扎,甚至有的從高收入變成中等收入,中等收入變成低收入。

所謂的低中高收入國家,是以GNI計算,世界銀行公布排序標準。 全球在戰後,只有「惟二的兩個國家」,完成了從低收入到中等收入,又從中等收入國家進入高收入國家的偉業。那兩個國家,一個叫韓國,一個叫台灣。

中等收入的級距不斷上調,台灣是不是會從高收入降回中等收入,是接下來拼命的關鍵,另一個關鍵年會落在 2020~2022 左右,到2022 前,中國若能維持 6.5% 的經濟成長,中國就能擺脫「中等收入陷阱」,成為全球第三個、只有三個成功案例的,由中入高的奇蹟國家行列。

但是如果這個關鍵的時間點內辦不到,中國就會碰壁,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無法應付上漲而來的工資。 迴避「中等收入陷阱」是全中國傾全國之力的關注焦點,在這個全國總目標下,中國是暫時、絕對沒有空理會台灣的。

靠近中國只有壞嗎?看你怎麼想

台灣不也默默完成了很多偉業嗎。全世界第一個以和平形式,完成的民主內戰。沒有經過種族屠殺,沒有內戰,以和平手段就重新轉移凝聚了國族的認同,以社會最小代價的形式,即將終結了一黨獨大的前法西斯政黨。

台灣以非常快的形式,選出了無黨籍市長,建立了略有格局的第三政黨,純政治上加速了日本的進程30年。 如果接下來年金改革能夠成功,據某台灣留美經濟學者言:「挑戰既得利益,解決普世公益的程度,堪比林肯解放黑奴。」

以社會運動推動歷史前進,這種事在華文圈裡,連毛澤東的文革都沒法做到,我們這莫名其妙的小島卻有辦法做到。

靠近中國只有壞嗎?看你怎麼想。在這邊就分享一個很具體的優勢好了:隨著中國大量的投入科技研發,大量新銳的各界知識,在網路時代海量的被翻譯成中文、產生了非常多的中文討論,這對使用中文的台灣是巨大優勢。

「世界變近了」,中文世界拉近世界的速度在急速增加,使用中文的人,取得知識的成本在不斷的降低。當世界的中心在歐洲時,歐洲三流的國家都能因地理距離,享受到資訊外溢最快速的優勢,如果中國在世界變重了些,那台灣偷取一些資訊吸收上的好處,我想也不為過吧。

只要所有人都體悟到這裡是命運共同體,擁有一致認同的國族意識,中國就不再是洪水猛獸,不是個問題。

知識能偷學就偷學,不適合的捨去,適合的帶進來啟發, 所謂師夷長技以制夷不是嗎,雖然島國嗆人是夷也很狂就是了。

台灣現在有那麼多有趣的事,去別人的國家有什麼好玩呢?

台灣現在不就是社會轉變最快速的時期嗎?社會劇烈的轉型,我是想都沒想過這麼快,同婚議題就能變成了個檯面上的事;產業也是正處在劇烈的轉型期,才會產生這麼多的高不成低不就的流動人口不是嗎?

就和工業革下劇烈變動的時代一樣,所謂創造歷史,就是在偉大的時刻、偉大的地點和一群偉大的人物做一些庸俗的事 。具體行為都很庸俗,政治鬥爭、包圍政府單位、嘴砲、再嘴砲、賺錢、創業、談判、討價還價….只是時間、場合、人物是偉大的,結果這些庸俗的事改變了歷史。

台灣現在處在歷史時刻,有這麼多有趣的事情,你難道不心動嗎?去別人的國家有什麼好玩的呢?

(本文經原作者ZMittermeyer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