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日前《波士頓環球報》刊登了美國布朗大學沃森國際與公共事務研究所研究員史蒂芬·金澤的文章,批評美國過去其實也長期干預他國選舉:「一個多世紀以來,美國領導人曾通過各種方式影響其他國家的選舉。美國在那些國家支持符合自己利益的候選人……我們甚至恐嚇乃至誹謗他們的競爭對手」,以下且看他如何揭露美國的外交黑歷史。(責任編輯:蔡沛宇)

1970年,智利民選總統薩爾瓦多· 阿蘭德(Salvador Allende)贏得大選後向支持者致意;1973年9月11日,美國幕後策動的軍人政變推翻其領導的政府,阿蘭德當天自殺身亡,智利自此掉進皮諾切特(Augusto Pinochet)獨裁統治的十八年黑暗歲月(觀察者網提供

在國會議員們競相因所謂「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而將其妖魔化時,整個華盛頓都深陷怒火之中。前白宮發言人保羅·萊恩(Paul Ryan)表示,「任何外國對我國選舉的干預都是不可接受的」。

根據一些美國國會議員的說法,俄羅斯的行為已經「對美國民主的根基造成了破壞」,應該引起每個美國人的警惕,因為俄羅斯正將槍口對準美國自由社會的核心部位。然而回顧歷史時,我們看到,其實美國也曾長期干預其他國家的選舉。

一個多世紀以來,美國領導人曾通過各種方式影響其他國家的選舉。美國在那些國家支持符合自己利益的候選人,給他們提供建議,為他們所屬的政黨提供資金,為其競選策劃方案,買通當地媒體來支持他們,我們甚至還恐嚇乃至誹謗他們的競爭對手。

美國首次干預外國選舉的對象是古巴。1898年,美國幫助古巴反對派推翻了西班牙統治,並在古巴組織了選舉。在推出了一位親美的候選人之後,美國還采取各種措施阻礙其他人與這位候選人競爭。

兩年後,美國將夏威夷收入囊中,我們在當地建立了選舉制度,但這一制度並未將選舉權大範圍賦予當地人民,而是確保只有親美的候選人才能當選公務人員。

在冷戰期間,影響外國大選成為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核心工作。而第一項任務就是,確保義大利親美政黨在1948年大選中獲勝。當時中情局多管齊下,甚至有義大利裔美國人給其在義大利的親屬寫信,威脅如果反美政黨上台將導致美國停止援助。在義大利的任務成功之後,中情局很快將這次工作的經驗覆制到其他國家。

1953年,美國政府在美國境內一所天主教神學院內發現了一位前越南官員,這個越南人已經在神學院裏住了一段時間,但經過美國政府的運作,他搖身一變成為新成立的南越總理。

按照原計劃,他做兩年總理後將參加全國大選,但在意識到自己無法贏得選舉時,他竟然取消了大選。當時的美國國務卿稱,「我們對他的做法表示支持」。隨後美國中央情報局安排了一場全民公投,任何反對這位總理的行為都嚴格禁止。

據稱,高達98.2%的投票人都支持這位總理繼續對國家的統治。而當時美國駐南越大使稱那次全民公投是一場「巨大的勝利」。

1955年,美國中央情報局將100萬美元打入印度尼西亞親美政黨的賬戶上。

1957年,美國政府通過資金支持,成功將一位親美政客推上了黎巴嫩總統的寶座,一位中情局官員曾這樣寫道:

在黎巴嫩大選期間,我是黎巴嫩總統府的常客,每次去時,我的手提箱裏總是裝滿了黎巴嫩鎊,而每次都是黎巴嫩總統親自收下那些錢

但美國對黎巴嫩大選的干預引發了當地民眾的抗議,抗議示威者認為應該由黎巴嫩選民自行決定自己國家的未來,而不應聽憑外國人插手其中。隨後美國派軍隊赴黎巴嫩鎮壓了這次民族主義抗議行動。

類似事件也曾發生在多明尼加共和國。1965年,多明尼加選民選出了一位美國不喜歡的總統,隨後我們就派軍隊進行了干預。

而1964年我們對智利的干預就體面多了,美國暗中對自己支持的候選人提供了大筆資金支持,同時還通過報紙、廣播等媒體對輿論施加影響。

1970年,智利再次舉行大選,為了干預選舉結果,這一次美國卷入得更深。美國中央情報局及其他政府機構試圖通過各種途徑阻止智利國會通過對有社會主義傾向的新總統的任命。

當時美國將軍火交與反叛武裝,這些叛軍在接收美國軍火後幾個小時就成功殺死了智利武裝部隊總司令,此前這位司令曾拒絕對民主選舉結果提出異議。但這一切並未能阻止美國不接受的人選成功就任智利總統。

在隨後的3年時間裏,美國對智利進行了制裁,直到該國發生軍事政變將那位總統推翻。一位美國官員曾表示,對智利的干預是非常必要的,因為「智利人非常愚蠢,竟然選出了一個與美國對著幹的總統」。

1975年,在中情局操作下,一位親美以色列政治家成功當選總理。

在中美洲地區,選舉被美國干涉的歷史甚至更加悠久。

1984年,中情局安排了一位親美的尼加拉瓜經濟學家競選總統。當情況日益明朗,這位經濟學家已經不可能當選時,中情局讓他放棄了競選,同時還不忘抱怨尼加拉瓜是個缺乏選舉自由的國家。

2009年,美國在洪都拉斯運作了一場軍事政變,民選的洪都拉斯總統被推翻,在不久後舉行的全國大選中,這位不幸的總統甚至都未被允許參加競選。

而最近一次美國干預外國內政的對象是烏克蘭。2014年,抗議人士呼籲推翻烏克蘭民選政府。這時,一位美國國務院高級官員出現在了人群中,為抗議人士加油助威。

這位國務院官員告訴自己的助手哪位政客是美國心儀的烏克蘭領袖人選,她還表示美國政府會在背後運作,確保成功。幾周後,這個美國選擇的政客真的繼任了烏克蘭總理,危機由此爆發,最後在俄羅斯的軍事干預下,局勢才得以平息。

譴責俄國人對我國選舉的干涉,這完全合乎情理。但我在眼下這波充斥華盛頓的反俄言論中卻看到了一絲虛偽,我們美國人是不是從不學習歷史呢?

延伸閱讀:

面對國家權力無孔不入,另類的公民不服從行動:「竊取國安資料」
一生被美國暗殺超過 600 次的狂人──古巴強人卡斯楚過世,享年 90 歲
【賭你不知道的歷史知識】為何美國人會建造購物中心?起源居然與「核戰」相關

(本文經合作夥伴觀察者網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斯蒂芬·金澤:干涉他國選舉,美國領先俄羅斯一個世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