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身為勞工的一員,我們除了每天打卡上下班,很多時候,面對無感的「勞動剥削」其實也早已習以為常。有些工作因為有專業性,所以要獨立作業,但是在上班時間時內卻只能和大家一樣做份內的事、開會、或出差等,而那些需要獨立作業的工作也只能等到夜深人靜時自行加班或帶回家做,造成工時過長卻沒有應付的加班費。(責任編輯:蔡沛宇)

圖片來源:pixabay,CC Licensed。

一部情鬆喜趣的日劇「月薪嬌妻」在2016年尾襲捲全台,在男女主角看似粉紅泡泡的可愛劇情下其實有著深刻的社會現實面:僱佣關係的不對等與各式各樣的「勞動剥削」。

包含女主角一開始擁有高學歷,但只能委身一般公司做派遣打雜小妹,並因經濟不景氣而被裁員,後又在父親介紹下去男主角家做家政清潔工。

另外男主角也因年薪過高且單身因素被列為首波裁員對象;女主角的好友因離婚沒有一技之長只好委身家中幫忙賣農產品;另有職場女強人(女主角未婚阿姨)努力抗衡大環境中各種不友善的職場歧視。

而後片尾曲「戀」及其舞蹈也成了熱撥曲,甚至成了尾牙中的指定表演項目。

目前在國內沸沸揚揚的「一例一休」也把這種勞資不對等關係及很多產業無限期「責任制」等殘酷面又赤裸裸的扳開。也許也有反對者會說這樣的政策資方也是受害者,行政院長林全的一席 「一例一休後,漲價是必然結果」,讓勞資雙方群起激憤,直指林院長搞不清狀況,活在象牙塔內。

身為勞工的一員,我們除了每天打卡上下班,很多時候,面對無感的「勞動剥削」其實也早已習以為常,比方說會議上必然的咖啡茶水,其實是校長兼撞鐘,準備會議的員工都會自行去準備;或是年終盤點時,營業員還會身兼作業員去生產線服勞役。

可是更多時候,我們不會太去計較,因為工作是人力加人情的複合品,若公司氣氛和樂,偶爾還會發點小禮物或獎金慰勞員工,這樣的額外工作一般人都可以承擔起來,可是有一種情況是對專業的綁架,或是工作劃分上出現了顯而易見的階級劃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說到專業綁架,有過創業經驗的人應該更能明白其中的甘苦。擁有特殊職業背景的專業,比方說繪圖美編人員、翻譯員、文稿採訪撰寫人員或是程式設計師等,因為組織需求而被要求另行完成的工作。

這種工作因為只有某些人才能做,所以獨立作業的情況非常多,但是在上班時間時內只能和大家一樣做份內的事、開會、或出差等,而那些需要獨立作業的工作也只能等到夜深人靜時自行加班或帶回家做,造成工時過長卻沒有應付的加班費,而是以每月薪資內少的可憐的「專業職務加給」給填補了。

另外階級劃分可能有很多不同的狀況,有的時候是上司把所有例行性事務全委託給下屬,包含他們份內該完成卻無法自行收尾的部份;另外一種就是公司部門內強弱的劃分,造成某些部門「常態性」的支援另一個部門但卻沒有獎賞而被通知要共體時艱。

而尾牙,這個象徴公司內外包含其友邦企業,如供應商或合作銀行等都會共襄盛舉的場合,理應要一起好好坐下吃合菜且互相打招呼串門子的場合,也因為不少企業文化內的表演風氣讓很多員工感受到了剥削感。

員工們必須在下班後再坐下討論尾牙場地、預算、表演項目,佈置會場等,節目確認後還要找時間一起練舞、練唱,另外尾牙宴後的散場清潔,很多時候員工也必須幫忙。

至於老闆們及企業大老們,是否有感受到員工的向心力而加碼抽獎是一回事,但另一層面上必然希望尾牙這個一年一度的投資可以賓主盡歡,或更有提升社會形象之作用,所以對於員工們在一年內應付出的勞動資源下,是否又因「責任制」下的尾牙宴而造成了另類的「專業綁架」而漠視著,這才是勞資爭議的主要導火線啊!

推薦閱讀

【慣老闆的幹話特輯】說好的加薪都是屁!5 張圖看:路邊攤都比大公司有信用

你知道「改、改、改」有多煩人嗎?6 張插畫看台灣職場的「血汗怪狀」

為何台灣不尊重專業?前美國公務員的台灣觀察:美國開會尊重「菜鳥專業人員」意見,台是「僅聽長官意見」

(本文經合作夥伴上報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投書:勞動剥削無所不在〉。首圖來源:pixabay,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