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中國人嗑瓜子的習俗在明代已經是宮廷中皇帝的休閒, 清代、 民國更是成為全國風行的食物。 從最初的西瓜籽, 到後來的南瓜籽、 葵花籽。 終於形成了三籽鼎立的局面。嗑瓜子究竟為何讓中國人如此著迷呢,一起來看看有趣的「中國瓜子史」!(責任編輯:蔡沛宇)

中國人嗑瓜子的習俗大概最早興於北方, 這是因為著於北方的歷史文獻中有嗑瓜子的記載, 北宋初年成書的《太平寰宇記》就記載了「瓜子」, 是幽州的土產。

中國人喜食瓜子的傳統始於何時? 此事尚不可知, 但確定的是, 明清時期已經非常流行了。 康熙年間, 文昭的《紫幢軒詩集》中有詩《年夜》: 「側側春寒輕似水, 紅燈滿院揺階所, 漏深車馬各還家, 通夜沿街賣瓜子。 」

乾隆年間潘榮陛的《帝京歲時紀勝》也記載了北京的元旦: 「賣瓜子解悶聲, 賣江米白酒擊冰盞聲……與爆竹之聲, 相為上下, 良可聽也」, 「乾隆帝在新年之際, 在圓明園內設有買賣街, 依照市井商肆形式, 設有古玩店、 估衣店、 酒肆、 茶肆等, 甚至連攜小籃賣瓜子的都有」。

清中前期「錦州海口稅務情形每年全以瓜子為要, 繫海船載往江浙、 福建各省發賣, 其稅銀每年約有一萬兩或一萬數千兩, 或竟至二萬兩不等」, 到了清末, 「瓜子, 歲獲約一萬五千餘斤, 除土人用營銷潦河口漢口無大宗」, 可見瓜子消費量不可小覷。

民國時期, 豐子愷先生花大篇幅敘述了中國人嗑瓜子的習俗, 他認為國人吃瓜子的技術最進步、 最發達, 「在酒席上, 茶樓上, 我看見了無數咬瓜子的聖手。 近來瓜子大王暢銷, 中國的小孩子也都學會了咬瓜子的絕技」。

但他也是最痛恨用嗑瓜子來「消磨歲月」, 把嗑瓜子當成國民劣根性的一種進行批判, 他說, 「除了抽鴉片之外, 沒有比吃瓜子更好的方法了, 其所以最有效者, 為了它具備三個條件: 吃不厭, 吃不飽, 要剝殼」。

而瓜子,無外乎葵花籽、南瓜籽和西瓜籽。向日葵和南瓜都是美洲作物,1492年哥倫布發現美洲之後,輾轉傳入中國,大概是在16世紀上半葉。一個新作物從傳入到推廣, 往往會經歷一個漫長的過程。

作物的價值被文人注意並記載下來,則應該是在社會上傳播一段時間之後的事。文獻中可見記載葵花籽可食的是康熙《桃源鄉志》:「葵花, 又名向日葵, 色有紫黃白, 其籽老可食」;最早記載葵瓜子售賣的是《植物名實圖考》:「(向日葵)其子可炒食, 微香, 多食頭暈, 滇、 黔與南瓜籽、 西瓜籽同售市」。

在清代, 向日葵主要作為觀賞性植物, 食用及售賣也只是偶有記載。 民國《呼蘭縣誌》較早記載向日葵大規模栽培的「葵花, 籽可食, 有論畝種之者」, 則說明葵花籽已經開始流行了。

但是晚清以來, 南瓜籽可食的記載非常多, 遠超過葵花籽, 如咸豐《興義府志》: 「郡產南瓜最多, 尤多絕大者, 郡人以瓜充蔬, 收其籽炒食, 以代西瓜籽」, 南瓜籽流行程度可見一般。

到了民國時期, 南瓜籽已經有廣泛的食用人群。 但雖然葵花籽和南瓜籽也是瓜子中的一員, 但是在社會上流行卻是近代以來的事, 南瓜籽大概從晚清開始流行, 葵花籽大概從民國時期開始流行。 民國時期, 葵花籽常被稱為「香瓜子」, 這一稱謂在晚清還不常見, 或可說明葵花籽的流行也是在民國時期。

而中國最流行的, 必然是西瓜籽, 西瓜品種眾多, 再加上引入後, 數百年的自然選擇導致的品種分化。 從元代開始, 各地方志所記載的西瓜品種達五十餘種。 最早記載西瓜籽可食的是元代的《王禎農書》: 「(西瓜)其子爆干取仁, 用薦茶易得」, 元末明初《飲食須知》又載: 「食瓜(西瓜)後, 食其籽, 不噫瓜氣」。

宮廷中, 食用西瓜籽的情況可以參見晚明宦官劉若愚的《酌中志》, 書中記載了明神宗「好用鮮西瓜種微加鹽焙用之」。 宮廷御膳的製作方法影響了上層社會對瓜子的喜好, 同時又進一步影響民間。 晚清黃鈞宰在《金壺七墨》有統計: 「計滬城內外茶樓酒市妓館煙燈, 日消西瓜籽約在三十石內, 外豈復意料可及耶」, 可見西瓜籽消耗量之巨。

 

(本文經原作者 知史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中國人為什麼那麼喜愛嗑瓜子?〉。首圖來源:知史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