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改革這回事,向來是頭過身就過。1月22日年金改革國是會議在總統府登場,在經過了 20 次委員會與 4 次分區會議後,終於有了最終改革版本,至少迫在眉梢的危急能夠得以緩解。雖然會場外頭有著萬人頂著寒風,不死心地繼續抗爭,但多繳、少領、延後退的新年金制度基本上已成定局。即便細節仍有許多改善餘地,草案整體來說大致方向正確,只可惜改革僅能將年金延命一個世代

當年馬英九戛然而止的年金改革,在蔡英文手上終於跑到了終點。這不是收割,而是完成當年政府該做的未竟之功。然而,馬英九居然呼籲年金改革勿粗暴傷害軍公教,但正是這群人擋在改革的路上不肯離去。像這樣為反而反的說法,未免太小家子氣。如果馬英九與他當年的年金改革團隊能夠公開支持會議結果,這樣超越政客算計的態度,將會得到更大的肯定。

回過頭來,軍公教所特有的許多優惠制度,的確是改革的重點麻煩。它不公不義,卻也照顧到許多弱勢。像是 18% 優惠存款利息,目前草案預計要分六年逐步廢除,經濟拮据的退休軍公教不免覺得這將危及退休生活保障且政策執行太過倉促。有人建議,像是這類的特殊帳戶可按照戶頭本金不同階段式處理,可進一步緩解改革的衝擊

諸如此類的建議,當草案進入立法院之後,立委們或可參考看看。

至於黨職併公職的部分,僅有 200 餘人受到影響,且多為連戰之流的高官巨富,改革起來自然毫無阻力。既然這些人多半退休生活無虞,就連黨工薪水都快付不起的國民黨是否應該考慮向他們追回溢領退休金?如何兼顧轉型正義與黨內財政,立委們應該提出一套自己的修法版本

還有一群人情況特殊,卻不受注意。當年有許多海外情報特工以國民黨海工會的身分為國奉獻犧牲,老年生活卻不受黨的保障,他們的眷屬也沒有收到退撫卹金。該如何彌補這些受到歷史忽視的人們,年金改革委員會也得要再多多思考。另外,像是等到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才能處理的司法官退養金,以及高官自肥用的政務官事務官年資併計制度,既得利益者肥進口袋的鈔票,並無追回國庫的設計,也都為這次國是會議留下懸念。這也是十分可惜的事情。

不過,在「多繳、少領、延後退」的改革原則之外,這次年金改革最大的突破,就是軍公教勞工之間的退休金制度將可相互轉換。過去,不同行業別的從業者都怕一旦轉行之後,辛苦存下的退休金就會歸零;現在呢,無論你的職涯如何選擇,保障都不會消失。

總體來說,這次改革草案雖有缺點,但瑕不掩瑜,令人期待明年開始的改革元年。蔡總統在國是改革閉幕典禮上說,如果年金制度改革可以成功,台灣就沒有無法完成的改革。這次改革只為年金體制續命一個世代,或許 30 年後,台灣人還得面對一次年金改革。屆時我們這個世代的人早已閉眼,但我相信,到時候改革一定比我們現在更加平順,更加充滿民主審議的精神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