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Stand in one’s shoes”,高中英文考試經常出現的片語,年金改革國是會議前夕,山雨欲來風滿樓之際,與所有關心年金改革的人士共勉。

為了避免陳抗影響學測,年金改革國是會議下周日改在總統府登場,維安等級頓時拉升數倍。近來黑衣人頻頻出沒定然是考量之一,軍公教抗爭層級不斷提升也是原因。現在警方如臨大敵,許多抗爭者的 Line 裏頭也不乏警方即將高壓鎮暴的流言流竄。顯然現在官民對立越來越明顯,這中間的問題就出在政府官員的溝通模式與若干綠營政治人物的遣詞用字之上

台灣年金制度比照各國,採取隨收隨付制,換個角度來說就是拿年輕人的錢去養老年人。這在嬰兒潮世代正當壯年的時候當然可行,現在少子化如此嚴重自然就成為了問題;加上基於歷史與政經因素,政府對軍公教早期頗有優待,時空變遷這反而成為不合理的制度。年金要改革,勢必會動刀在領最多的中高齡軍公教身上。

就算他們是既得利益者好了,若易地而處,當這刀砍在你身上的時候,難道不痛嗎

蔡英文總統展現出她一貫溫柔堅定的態度,她的風格卻沒有推及到其他民進黨從政人士身上。在年金改革國是會議中,官方的發言總是照稿演出,沒有推己及人。當然,心靈撫慰與同理關懷並不是綠營背景的文化,只是執政者沒有去理解這些公務人員的藍營思維,就只會讓雙方的溝通落差越來越大,造成現在彼此仇視與對立的局面。

情感面是如此,資訊面也是如此。

近來陳建仁副總統丟出他自製可愛手繪圖表,想要來解釋複雜的年金議題,用心良苦。在這個懶人包充斥的年代,資訊視覺化早已成為一項專業。陳副總統的圖表雖然質樸有誠意,但卻難以傳遞資訊,最後只能說是徒勞。

無論結果如何,蔡英文與陳建仁的年金改革都將是世紀性的社會工程,必然會在史書上留下一筆。從目前的版本與走勢看來,政府對於這項工程缺乏溝通縱深與横向想像力,走的依舊是馬英九政府時代的老路。老路不是不行,如何說明它有效,並讓民眾理解,這是欠缺媒體公眾溝通能力的政府在出手做事之前,必須要解決的腦力連结口才的問題。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