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禮名畫的生活旅遊日記 FB CC licensed

說起華山,你會想到什麼?是有著高聳煙囪的古蹟,還是「小小兵」、「顛倒屋」這些藝文特展的匯集地?大部分人都知道華山文創園區過去是酒廠,然而鮮少人知道如今的文青朝聖景點,在 30 年前左右還是一間被黑道長期霸佔的倉庫。

華山是在 2003 年正式成為「創意文化園區」,而它之所以能脫胎換骨,和「金枝演社」劇團、以及其後的藝文圈爭取閒置空間作為文創展演互動空間的社會運動,大有關係。

金枝演社的「江湖」緣分,促成華山倉庫再生的機會

1997 年,金枝演社創立人王榮裕選中華山裡的一座廢棄倉庫,當作「祭特洛伊」首演場所,不料當時華山長期被黑道霸佔,拿來開設停車場收費。劇團成員陳文彬在一篇文章中回憶,當時還必須和「黑衣人」喝酒寒暄,以保護劇團可以順利排練演出。

不過,原本處於無政府狀態的華山廢棄倉庫,卻在金枝演社入場表演後神奇的讓父母官醒了過來,大概到了開演第三天,劇團創辦人王榮裕突然被父母官威權代言人警察大人抓到忠孝派出所,理由是「擅闖私人空間」。

藝文界爭相走告,替王榮裕打抱不平,當晚 12 點多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就現身警局,要求警方釋放王榮裕,也因此,引起社會大眾共同關注。這起事件,成就了華山藝文園區公共化的推動契機。

現在的華山園區,過去黑道盤據的基地。圖片來源:華山官網

藝文界在當時群起聲援,爭取政府將閒置十年的台北酒廠再利用,改建成一個多元發展的藝文展演空間。「省政府文化處」和「省菸酒公賣局」協商後,1999 年公賣局決定將舊酒廠委託給文化處代管,文化處再委託「中華民國藝文環境改造協會」經營。

此時,這間於1914年就佇立在當地的酒廠,終於在歷經幾次政權與管理單位更迭,再經歷 10 年的荒廢後,從黑道基地轉生為「華山藝文中心」,成為台灣首個提供給藝文界、非營利團體以及個人使用的創作公共場域。

你看到的華山,其實有三個不同業者獲得經營權

金枝演社為華山開了一扇新窗,不過整頓一塊廢棄 10 年之久的閒置空間並不容易。精省後,華山藝文特區再度轉換主人,轉由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管理,但華山的未來仍舊曖昧不明。

2000年通過《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開始鼓勵民間參與政府公共建設解決公部門效益不佳問題,於是,2002 年,華山也在這波 BOT 潮流中成為其中一個示範地區,當年行政院發布「挑戰2008:國家發展重點計畫」,投入57億經費,從北到南將廢棄不用的公賣局酒廠,規劃 5 個創意文化園區,最早轉型的華山,就成為這個計畫裡的亮點「領頭羊」。

但是,一個頹敗垂廎的都市廢墟,要如何開始重建之路?華山的再造之路並未立即展開。一直到 2006 年,文建會在各方折衝之下,將華山分成三區塊委外經營,分別是電影實驗場的OT案 (現在的光點電影院)、台灣文創產業旗艦基地 ROT 案、以及台灣文創產業旗艦中心的 BOT 案。

電影實驗場的 OT 案由侯孝賢代表的「台灣電影文化協會」取得經營權,ROT案則由遠流出版公司董事長王榮文發起籌組台灣文創發展聯盟,贏得最優申請人資格,2007年 6 月該聯盟成立「台灣文創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與文建會簽訂契約取得華山 ROT 案未來 15 年加 10 年的整建及營運權利,並在當年 12 月進駐。而 BOT 案則由華山文創公司取得,華山文創公司的股權結構中,遠流出版公司亦是其中一個大股東。

華山的三個 OT 案,10 年成果檢驗

2006 年當時文建會對華山的三個促參案,訂有明確的目標:發展文創園區的宗旨,是希望推廣文化,讓更多人親近、「使用」華山這塊空間。2016年的現在,10 年來華山的三個 OT 案是否如當時設定的目標,讓更多人親近、使用這塊空間?

光點電影院因為由台灣電影文化協會經營,在片種的多元化和選擇上,的確走出與其他電影院的差異性,成功吸引一群喜愛非商業片的影迷。

而由遠流董事長王榮文所主導的華山文創園區,近兩年的藝文活動與展演的數量持續成長,根據華山文創園區的年報,2015 年華山共舉辦 1,891 場活動,參與人次超過286萬人,就「親近、使用華山空間」的目標而言,表現不算太差。

至於最後一個華山旗艦中心 BOT 案,由於嚴重進度落後而遭到解約。原因是卡在為了保留基地內老樹,華山文創公司變更設計後,與經營華山文創園區的台灣文創公司因共構地下停車場的設計、經費、分配始終存有爭議,歷經兩年協商仍無共識,最後華山文創公司決定放棄這個標案。

解約的旗艦中心概念圖。圖片來源:華山文創

華山的餐廳和 Pub 太多了嗎?

隨著應該要新建的旗艦中心 BOT 案破局,外界也開始檢討整個華山文化園區的經營模式。

台北市都發局長林洲民去年點名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三創數位生活園區、大巨蛋、松山文創園區是「台北假文創園區群」,前文化部長洪孟啟則說文化要有文化底蘊,不能一面倒想賺錢,否則就會失去自己的文化面目。

而藝文界對華山最普遍的批評,就是園區內餐廳太多,和一開始計畫內容不符。

例如公共電視基金會監察人胡永芬曾在「華山,有問題」一文中指出,華山運作幾年下來根本是「餐廳+餐廳+餐廳+餐廳+酒館+夜店+PUB」,和過去提案中投資整備專業而完善的展覽、演出空間、還有若干小型博物館相差甚遠。

而對於園區內餐廳太多的問題,洪孟啟澄清,合約中的規定餐廳上限為三成,目前是一成三合乎規定,不過他也坦承這個比例「夠了」,甚至再降到一成也可以。洪指出,華山園區隨然人氣高,每到假日就能吸引滿滿人潮,但應該繼續調整,不能固定一個方向,滿足現有成就。

華山現在該做的,是為台灣文創與 OT 案提供更「高層次」的討論動能

靠著餐廳和 Pub,華山文創園區在接手 5 年後終於轉虧為盈,2013年開始經營團隊依約由基金會負責推動文化相關活動,連辦四屆的華文朗讀節就是這個脈絡下的產物。10年來,這塊破敗的閒置空間,也的確從黑道基地變成匯聚人潮的打卡景點。

然而,華山文創園區對台灣 OT 案而言,最重要的任務,絕對不是計算賺了多少錢、辦了多少公益活動,而是,用過去 9 年的累積的歷史,積極主動參與台灣社會的公共討論:OT案、ROT案,從華山的經驗來看,在制度上,還有哪些問題?商業營利跟文化推廣該如何兼顧?如果華山園區不要這麼多餐廳,應該如何調整?之後的ROT案、BOT案又應該怎麼做,才能讓閒置空間「轉生」後的價值發揮到最大?這些才是華山除了舉辦展覽、演唱會外,該給予台灣社會更「高層次」的討論和對話。

這才不愧華山文創園區「領頭羊」的歷史地位。

(本文提供合作對象轉載。)

本文相關參考資料:
蘋果:【更新】談華山園區 洪孟啟:擬收回BOT大樓
胡永芬:華山,有問題
Cheers:金枝演社展現草根生命力
陳文彬:我與金枝演社的一段江湖情緣!
欣建築:隈研吾-「華山文化創意產業旗艦中心」設計始末:從一棵老樹說起
華山2015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