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又到一年將盡的時刻。回顧 2016,可以說是充滿變革的一年。不只是台灣人用選票推翻了國民黨頑固無能、背離民意的全面政權,川普當選更是為數十年來穩固的中美台三邊關係埋下了充滿想像的變數。在這樣不確定性的時間點,我看到的是台灣正面臨自 1949年以來,最可以衝破近 70 年在國際上挫折困頓、委曲求全的日子的時機

如同沒人能想到蝴蝶拍翅之後,居然會影響千里之外的風暴。在如今的國際新局勢中,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將決定台灣重新站上世界舞台的機會是被掌握在手中或是就此遠去。川普意外上任可以說是台灣的天時;讓台灣這個小島能夠跨越國界約束的網路就是我們的地利;天時地利俱全之下,新政府的治理態度將會是人和的關鍵因素

台灣立法院藍綠鬥爭數十年,許多該更新的陳舊法規就這樣被遺忘在角落。科技在進步,網路讓整個社會以過往數十倍的速度在發展。因此,鬆綁法規讓民間的創新力量得以茁壯,乃是當務之急。同時,我們還需要具有宏觀視野的政策規劃與務實有效的執行推動,雙管齊下才能成就台灣的經濟未來。

另一方面,三次政黨和平輪替讓台灣成為華人世界的民主典範,本來高高在上的威權政府也開始學著如何成為人民的公僕。現在,坐困鳥籠的公投法也可望解套,讓直接民權成為台灣人最有力的武器,如天使的翅膀般帶我們飛越難關─前提是台灣領導者需要一顆強而有力的心臟與充滿創意的腦袋

未來,中美爭霸勢必會以貿易戰打開序幕,各種武力恫嚇也是可以預期的。台灣要在兩強之間生存,軍事力量絕對不可或缺。自洪仲丘事件以來,國軍制度弊病接連曝光,嚴重影響形象。我們國軍必須以行動來贏回民眾的尊重,方能鼓舞士氣。這點,國防部與國安會做得到嗎?不,他們必須做到。

講到國防部,不免也得提及行政院其他部會。現在整個行政體系給人的感覺,就是在舊有的思維框架中不斷妥協,與人民期待的大破大立的改革相差甚遠。愛因斯坦曾說:「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我們的政府欠缺的,就是少了一股跳出窠臼的勇氣與手段 ─ 比如遊走於政治默契邊緣的川英熱線。

現在是網路的年代,「互聯網+」已經漸漸改變我們生活的風貌。物聯網、人工智慧與分享經濟,這些技術都可能在 10-20 年內成熟,政府現在不快點學會數位治理,就是等著與民間脫節、與世界脫節。科技部是如此,國發會也是如此,甚至教育部、衛福部或是內政部也都該學著用數位的腦袋來思考。

改變台灣身為國際孤兒命運的機會現在就在我們眼前,但若我們沒有充足的實力抓穩它,那它將會從指縫中溜走。對於美國現在強硬對抗中共的態度,政府需要更靈活的外交手段來搭配迎合;對於瞬息萬變的網路經濟,政府需要放手讓民間力量自由發揮。有了巧實力與硬實力,台灣像種子一樣,從夾縫中冒出芽來迎向陽光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