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大家其實不要太氣餒或緊張,所有邦交的國家都有台灣用心經營的紀錄,有各式各樣的人道協助,而且千萬不要忘記當年金援外交的下場有多麼慘啊。

有些國家與中國建交後才知道台灣的好,對許多國家來說與中國建交形同「醫療中斷」,中國團隊無法相同程度的協助;並且中國國營企業入侵更帶入了低薪、壓榨的惡習,資訊業還被中國壟斷——簡直是羊入虎口啊。

(責任編輯:林芮緹)

文/劉哲瑋

聖多美及普林西比斷交了,但我認為我們不需要特別緊張,說真的我們與目前21個友邦是全面性的拓展關係,解決當地的人道危機,對於農業與醫療提供很好的技術服務,像聖國瘧疾發生率嚴重,台灣協助其對抗瘧疾成效良好,自2003年的50%降至2015年1%,而與我們斷交後選擇中國的,看來下場並沒有很好,馬拉威就是一個例子。

我們知道中國在非洲幾乎是砸錢在延伸自己的影響力,但這樣的成果並沒有雨露均霑,反而形成中國政府帶著國營企業進去該國掠奪的情況,2008年中國宣佈投入60億美元(約1800億台幣,約為馬拉威年度GDP的3/4)後馬拉威宣佈與我斷交。

但跟中國建交並不代表幸福快樂的日子就來了,由於該國愛滋病毒感染嚴重,2001年臺灣在當地蓋了 Mzuzu 中央醫院提供人道救援,許多人翻山越嶺跋山涉水到「彩虹門診」(Rainbow Clinic)治療愛滋,有五萬多人在此接受治療,斷交後臺灣撤走醫療團,對於這些人來說就是醫療中斷,中國接手後的醫師團不僅英文程度不好,連要維持台灣醫療團有計畫性的對抗愛滋疫情都無法,民眾最後只能詢問:「台灣人要走了!誰來繼續幫我們對抗愛滋呢?」

當然,中國也有投入改善當地的基礎建設,中興、華為等大型通訊公司為整個馬拉威建立了幾乎覆蓋全國的3G網路基地台,然而這也代表著整個國家的科技資訊業被中國國營企業壟斷,接著大量廉價的中國產品,也隨中國商人的湧入而進到了馬拉威,且中國雇主付給馬拉威勞工一個月13美金的薪水,這遠低於政府最低薪資規定的20美金。

一位馬拉威NGO工作者表示:「其實,我們還是很想念台灣。」馬拉威總統莫泰加甚至透露,與中國建交比不上與台灣建交時,從台灣獲得的幫助,坦承與台灣斷交是「錯誤的決定」,因此相當後悔,更自責「無法向人民交代」。

而金錢外交絕對不是我們要選擇的方式,馬其頓就是一個例子,馬其頓位於希臘上方,1999年當時胡志強為外交部長,為了與馬其頓建交,答應金援1億5000萬美金,相當於50億新台幣。在胡任內支付了1億4500萬美元,而陳水扁擔任總統後付了最後的500萬美金,但最後邦交維持不過兩年(1999年-2001年),50億台幣換兩年,絕對是要記取的教訓。

記不起教訓就是,2006年台灣要與印尼東方、澳洲北方的巴布亞紐幾內亞洽談以金援換取建交,但其實1999年台灣就與巴布亞紐幾內亞有正式外交關係,只是兩個禮拜後就斷交。為了再次洽談建交,2006年台灣提出每年提供5000萬美元的轉存款(持續五年,總額共計2.5億美元)與2.5億美元的十年貸款,以及960萬美元的政黨活動費,但短短幾天以失敗收場,還被當年的美國時代雜誌亞洲版(TIME Asia)列入「年度十大醜聞」之一,這也是我們熟悉的「巴紐案」。

(本文經原作者劉哲瑋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維基百科KHym54  CC 2.0)

延伸閱讀:

別用大國思維看斷交──聖國不是「鼻屎國」,而是台灣 20 年來用心經營的朋友
台聖斷交與我何干?藍營 8 縣市長照樣要去中國討觀光客,還不能提「中華民國」
【聖多美斷交】外交部爆斷交原因:獅子大開口要64億金援!網友:謝謝中國讓我認識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