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敘利亞內戰將屆五周年,從近期的趨勢看來,和平之日仍舊遙遙無期。

敘利亞政府軍近期又再度拿下一城,而與此同時,那些令人心碎的前線紀錄也提醒了這些勝利背後的血腥。敘利亞內戰最引起國際關注的原因之一,正是戰爭過程中慘無人道的襲擊方式。

他們使用遭到國際禁止的化學炸彈、集束炸彈等,更善用惡名昭彰的「雙擊行動」造成巨大傷亡——先轟炸之後,等待救援團隊到達就再次進行轟炸。有紀錄指出敘利亞與俄羅斯的聯軍就用了這樣的方式轟炸了喪禮現場

在現場,許多人寧可自殺也不願意遭受到可能的虐待、性侵或被反抗軍當肉盾,而不斷紀錄阿勒坡現場而遭到政府軍追殺的母女,使用的推特帳號不久前也已經刪除,配合不久前阿勒坡已遭包圍的消息,一場屠殺可能已經展開。阿勒坡的收復或許已經到期,但和平與民主或許到來之日仍太過遙遠。

(責任編輯:林芮緹)

By Zyzzzzzy – http://www.flickr.com/photos/[email protected]/8049978198, CC BY 2.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21884168

經過4年激戰,敘利亞反政府軍13日撤出第一大城阿勒坡(Aleppo),將這個戰略要地拱手讓給政府軍陣營。《美聯社》(AP)分析,敘利亞政府軍囊括這個內戰6年來最大勝利的同時,將賦予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權更多正當性。而援助反政府軍的美國2017年將迎來新政府,恐翻轉對敘利亞政策,反政府軍大勢已去。

但敘利亞內戰短期內不會告終,一如阿塞德先前信誓旦旦的宣示,除非敘利亞全境重回他的掌握之中,否則內戰不會結束。阿塞德接下來將有餘裕繼續「掃蕩」反政府軍的其他據點,敘利亞民眾恐將繼續蒙受苦難。

阿塞德更具正當性?

敘利亞內戰爆發前,阿勒坡是該國第一大城,也是歷史悠久的商業重鎮。阿勒坡是敘利亞往來西方與非洲的交通樞紐,是戰略要地的同時,也極具象徵意義。

先前,反政府軍盤據阿勒坡東部,政府軍則占據西部。為奪回整個阿勒坡,敘利亞總統阿塞德不擇手段,與俄羅斯合作展開慘無人道的空襲,讓阿勒坡成為人間煉獄,人道情況「全面崩潰」

如今反政府軍全面撤出阿勒坡,政府軍陣營贏得內戰以來的最大勝利。AP分析,這將賦予阿塞德政權正當性,讓阿塞德更有本錢進行他所謂的「反恐大戰」,並遊說國際社會:我才是敘利亞合法的最高統治者。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鮑爾(Samantha Power)痛斥阿塞德陣營:「不知羞恥為何物。」)

敘利亞內戰結束之日遙遙無期

除了阿勒坡,敘利亞許多要地也在阿塞德的掌控之中,包括首都大馬士革、第三大城與工業重鎮荷姆斯(Homs)、農業與工業中心哈馬(Hama),以及敘利亞與黎巴嫩接壤的大部分邊界、地中海沿岸地區。

但對阿塞德來說,這些遠遠不夠。阿塞德多次信誓旦旦地宣稱,除非敘利亞全境重回他的掌握之中,否則內戰甭想結束。阿塞德上周對當地媒體表示:「就算阿勒坡的戰事結束了,我們還是會持續與他們(反政府軍)交戰。」阿塞德也強調,反政府軍的戰力正在減弱。

AP指出,阿塞德如今將有餘裕進攻反政府軍的其他據點,例如大馬士革周邊、與約旦接壤的邊界附近。

當然,阿塞德也有可能力促各國重啟和談,趁著反對勢力疲弱不振之時,迫使各方接受他認為最重要的條件:我,阿塞德將繼續穩坐總統寶座,並讓敘利亞政府更具領導權威。屆時,阿塞德政權的宿敵—沙烏地阿拉伯、部分波斯灣國家與土耳其的態度將是關鍵,但無論如何,連年內戰讓敘利亞幾乎全毀,該國可能很難迎來真正的和解。

反政府軍大勢已去

失守阿勒坡之後,敘利亞反政府軍大勢已去。更糟的是,過去援助反政府軍的美國,2017年將迎來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川普始終反對美國援助敘利亞反政府軍,並聲稱已準備好與俄羅斯、敘利亞政府合作「反恐」。川普上台後,美國對敘利亞的外交政策恐將180度大轉彎,對反政府軍來說,幾乎是有弊無利。

若阿塞德想獲得國際社會認可,勢必得積極參與打擊「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的反恐大戰。11日,當敘利亞各陣營在阿勒坡激戰的同時,IS坐收「漁翁之利」,趁機再次佔領帕米拉(Palmyra)古城。

AP分析,在阿勒坡告捷後,阿塞德接下來的意向未明,重奪帕米拉可能並非他的當務之急。阿塞德可能會靜待數個月,等到川普政府上台、新局面大致底定後再開始走下一步棋。

但無論如何,可以預見的是,敘利亞內戰這個21世紀最嚴重的人道危機之一,短期內恐怕很難畫下句點。各方陣營持續交戰、外國勢力持續介入敘利亞的同時,敘利亞民眾的苦難似乎永無終日。

(本文經合作夥伴上報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進擊的阿塞德?敘利亞政府軍取得內戰以來最大勝利 和平之日遙遙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