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新舊世代的差異,固然是近來時代力量威脅民進黨民調支持度的主要因素;世代累積的地方動員基礎和政治明星深耕經年的群眾號召力,也是民進黨抵擋時力競爭壓力的堅實石柱。

這是中華大學行政管理系副教授曾建元旁觀者清的觀察。

原則上,我同意這樣的論述;前提是,只要民進黨不失去走入基層的熱情和專注,以及政治明星不掉入權力使人腐化的人性法則。

尼采曾說:「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當你凝視深淵,深淵也凝視著你。」當國民黨全面執政被民進黨取而代之,權力的魔戒似乎為民進黨罩上了過往國民黨的形象,而時代力量則成為新一代的改革者。就看民進黨擁有耕耘政壇 30 年的深厚底蘊,與政治人物個別魅力的優勢,能否轉換、新陳代謝為民進黨的新生命了。

至於老綠、青綠之間為何反目成仇?這又要回到 2014 年的時空環境了。

在太陽花學運中崛起的時代力量,背後的支持者多是政治覺醒的青年族群,反映的是世代政治成為議題主軸後所出現的新生政治力量。曾建元教授分析,對這個被稱為「天然獨世代」的族群來說,統獨已經不是他們優先關心的議題了。過去由統獨族群發展出來的國、民兩黨已經不足以代言他們的利益,所以他們選擇了時代力量。

換言之,他們支持時代力量的原因,不是在回應時代力量的意識形態,而是對他們開放、進步價值的認同

就拿最近吵得火熱的同婚議題來說好了。這上個禮拜挺同團體 20 萬人上街頭,力挺同志婚姻入民法,從中我們可以看見世代政治觀念已經開始轉變。對於青年來說,比起個人的利益,他們更在意台灣社會價值是如何分配,又是否符合公平正義。特別在這樣與經濟利益糾葛更少的人權議題上,他們的聲量更是巨大。

身為弱勢世代,他們不只關心個人的前途發展,也希望整個社會變得更好 ─ 但卻不是盲目地相信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在經歷了學運的磨練之後,青年更加懂得何謂權力制衡。

過往在國、民兩黨之爭中,民進黨都象徵著為弱勢代言的進步價值,現在民進黨全面執政後卻變了調,這一切都是權力與權力對面的自然對撞。另一方面,青年意識到他們需要有個強而有力的反對黨,但國民黨尚未從威權的泥淖中脫身,所以時代力量就肩負起這個角色的期待與想像。

因此,兩黨之爭表面上是路線之爭,也是整個大環境結構所造成的。話雖如此,創立才近兩年的時代力量想跟有 30 年資歷的前輩抗衡,恐怕還是力有未逮。至於遭到青年忽視乃至於厭惡的國民黨,若不在青年議題上花更多心力去經營,當十年後他們成為了中堅世代,邊緣化的命運將無可阻擋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時代力量粉絲專頁。)

延伸閱讀:

太陽花世代加入民進黨的心得:只談理想的人,大概會優先考慮時代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