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本書】

在英國,塞車導致企業每年損失大約7.68億英鎊,而政府正在努力應對這一挑戰,如鼓勵民衆步行、騎自行車和使用公共運輸,以平衡各方面的要求。

台北近年大量擴建自行車道,但是卻面臨跟人行道搶空間、交通壅塞仍難解的問題。

你知道臺北和倫敦的自行車政策差在哪嗎?作者分享倫敦的城市交通策略,反思台北未來的發展可性。(責任編輯:蔡沛宇)

100902859_dd8577e1e9_b文/邱秉瑜

臺北、倫敦兩城市的自行車政策思維,最明顯的差異就是:臺北是拓寬人行道來做自行車道,倫敦則是拿既有馬路汽車道的一部分來讓自行車騎乘。

雖然拓寬人行道亦等於既有馬路汽車道的縮減,但倫敦不但要汽車讓出空間與自行車共享,還以分隔設施確實保護兩者之中較弱勢的自行車,此外亦禁止自行車騎上人行道,違者罰30英鎊至500英鎊(約合新臺幣1400~24,000元)不等,並可遭公訴告發,清楚表現了「保護相對弱勢者」的交通政策思維。

反觀臺北,卻是要行人與自行車共用空間,如此雖能讓自行車免於動力車輛的威脅,但若沒有實體的分隔設施,自行車反而影響行人安全。

臺北經歷了敦南自行車道的噩夢,也應當注意到倫敦的用心,其特別考量了公車與自行車的衝突可能,進行相關調整。這與路口的優化、提升貨車駕駛的自行車友善意識、速限與駕訓等政策一樣,旨在全面提升自行車騎士的安全。

有人可能要問:給自行車越來越多的騎乘空間,代表馬路也會越來越窄,難道交通壅塞不會因此加劇?這端看城市的長期交通願景究竟為何。

打定主意要逐步減少市中心車流量的倫敦,學習新加坡採「以價制量」策略,2003年起成為歐洲首個對汽車進入市中心課稅的城市,特定時段駛入「壅塞費收費區」(Congestion Charge Zone)的車輛必須繳納「倫敦壅塞費」(London congestion charge),因而大幅改善了交通問題。

兩城市的自行車專用道,大多依汽車及大眾運輸的主要幹道規劃,好處在於能減輕大眾運輸的部分負擔;但臺北的路網規劃可以再更有野心一些,例如:捷運行經的民權東西路、忠孝東西路、羅斯福路,以及公車密集的民生東西路、和平東西路,未來是不是都應該朝向設置自行車道的方向規劃?

臺北與倫敦一樣具有大量的側街後巷,依現行法規,寬15公尺以下的街道不設人行道,但卻允許停車,導致有些街巷(例如溫州街)交通機能不強,卻因停車而使空間變得侷促。這樣的現象是否合理?該是時候檢討,並找出適合改為自行車與行人路徑的側街後巷了!

至於直接與臺北市中心接壤的地區,包括士林、大直、內湖、南港、景美、木柵與新北市的三重、板橋、永和等,以及到臺北上班的火車通勤族主要來源地(如基隆、桃園、中壢等),都應改善道路與空間,使自行車更易通行。

因地制宜 以電動自行車取代機車通勤

倫敦鼓勵市民騎自行車通勤,並搭配火車及地鐵提出配套政策。那麼,目前擁有大量機車通勤潮的臺北呢?

臺北年均溫攝氏23度、最熱月均溫29.6度,氣候比倫敦炎熱許多,若倡導以傳統自行車通勤,對衣裝筆挺、不想流汗的上班族而言,料將窒礙難行。

「因地制宜」,更具推廣價值的,應該是電動自行車,其具備機車的優點(停車方便)而沒有機車的缺點(噪音、空汙),可成為取代機車的通勤工具。

臺北可挑選合適的捷運路線,試行平日離峰時間的自行車搭載,尤其可考慮特別保障電動自行車的搭載權作為鼓勵誘因。

臺鐵除可跟進外,更應針對首都通勤圈各主要火車站(如基隆、南港、松山、臺北、萬華、板橋、桃園、中壢等站)進行自行車停車設施整備──同樣地,這種設施的設計可刻意對電動自行車有利。

石油終將耗竭,未雨綢繆,擺脫對燃油動力車輛的依賴,擁抱步行、自行車及大眾運輸,永續交通(sustainable transport)才是臺北乃至於全球城市的未來。

城市

(本文書摘內容摘錄自《我們值得更好的城市》,由合作夥伴方寸文創授權轉載,並同意BuzzOrange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