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川蔡電話事件」,引起美國自由派媒體一陣譁然,搶在中國都還沒回應之前,就警告「此舉將會觸怒中國」,壓根不把台灣人放在眼裡。

「將蔡英文看作一個主權國家領導人,會傳達出這樣一個信號,即美國認為台灣獨立於大陸,然而連台灣自身都不會持這種立場。」——這是紐約時報的一段評論,看得實在令人無言,這種時候就是需要有台灣人勇敢跳出來表達自我!(責任編輯:蔡沛宇)

擷取

文/林飛帆

這兩天跟陳為廷、林倢(June Lin)(318運動時的夥伴,現在在華府工作)寫了一篇投書,評論「川蔡事件」中,美國自由派媒體的反應,今早被刊登在《華盛頓郵報》網站。轉載在這裡。

原標題下的是:〈Recognizing Taiwan does not ‘damage’ the US〉(肯認台灣絕非傷害美國)

最後編輯選了現在這個標題。

這是出自最後一段的節錄。看起來有點矛盾,但我們在行文最後想表達的本意其實很簡單:這通電話的意義是正面的,它提供了重新檢視台美關係的機會。但美國國內無論是自由派,或川普本人,都仍在操作台灣議題來鞏固自己政治利益。

台灣的現實處境究竟如何改善?那不是他們真正關心的問題

所以有了這篇投書。希望能至少有點台灣人的聲音。

關於這篇投書,有以下幾點說明:

1、雖然國內的反應大多是正面的,但令人遺憾的是,美國大多數一向傾向自由派的主流媒體,包括《紐約時報》、《CNN》,在第一時間,就搶在中國都還沒回應之前,就大幅度警告「此舉將會觸怒中國」乃至近幾日的報導也環繞著中國學者、民眾的反應,卻少見來台訪問台灣人自己的看法。

你很難想像,當達賴喇嘛會見歐巴馬的時候,這些媒體會這樣群起而上,警告「這會觸怒中國!」嗎?

甚至還有些令人匪夷所思的立場,如《紐時》中文網這段文字:「將蔡英文看作一個主權國家領導人,會傳達出這樣一個信號,即美國認為台灣獨立於大陸,然而連台灣自身都不會持這種立場。」

昨晚甚至有脫口秀主持人在節目中,將台灣稱作「流氓國家」,將蔡英文比作辛巴威的獨裁者。

雖然這也不難理解,更多地是出於美國國內「自由派」對川普憤怒的投射。但對於台灣要在這樣的政治內鬥中被陪葬,我們心有不甘。對於這些「自由派」的雙重標準,我們也很不爽。

2、於是我們挑選了立場較偏自由派的媒體投稿,最後受《華盛頓郵報》網站刊登。我們目的就是希望藉曝光度較高的自由派媒體,跟這些自由派的讀者溝通幾件事:

第一,我們和許多台灣的年輕世代,其實跟你一樣,我們也不爽川普。

第二,但我們批判「自由派」媒體的雙重標準。

第三,向還不熟悉台灣的美國大眾解釋台灣的政治處境。包括我們其實有相當不錯的民主成就,卻不被承認作一個國家、不能參加各式國際組織。

第四,我們並不像一些媒體暗示的那樣,是一個「用錢買電話」的國家。如果這個電話裡面真的牽涉川普個人的商業利益,那我們也會反對。同時,我們也不滿川普「我接電話不過是因為軍購」的暗示。

第五,但我們也要強調,這些傳聞、這些私底下的暗盤之所以有市場,正是因為台美長期不正常的關係所致。「自由派」如果要檢討,就不該只顧著看中國生氣了沒,而應該把台、美關係議題也放在「台灣」的脈絡底下談,並藉此機會著眼於台美關係正常化的可能。

3、也許有些人看到這裡,會覺得我們太不懂政治,覺得「國際政治不就是講現實?」、「還在那講不爽川普,難道不怕觸怒川普嗎?這難道不是反而對台灣不利?」。

但我們就是覺得,該講還是要講。川普總有一天會做完他的任期。但主流媒體對美國人民型塑的台灣形象,一旦成形,就很難改變。長久而言,攸關台灣未來的,是這些人民的政治選擇,而不是川普個人。

如果因為一通電話就放棄批判,或者就此放棄爭取自由派支持的機會,那才是一樁浮士德的交易。

4、「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我們是好國好民」。

等著稿件往返的這幾天,常常想到這句鄭南榕的話。

其實講到底,我們想講的,不過也就是這句話而已。

*在此附上原文翻譯

肯認台灣絕非傷害美國

如同許多支持進步理念的美國群眾,台灣的年輕世代也極少將川普視為理想的美國總統。但是,美國媒體和外交政策建置派對「川菜事件」的焦躁反應,也與美國素來引以為傲的「民主、人權」價值相扞格。

我們困惑的是,明明共享這些價值,為何許多評論者卻只聚焦在「川普冒犯了(威權的)中國」,而不是將這通電話視作一個機會,能開始讓美國與一個「民主國家」(一個擁有兩千三百萬人民,且與美國共享許多親近價值的國家)的關係正常化?

當美國在協助東突厥斯坦、香港、圖博的時候,這些專家幾乎不曾害怕過會「觸怒中國」。而台灣是一個年輕、活躍、剛選出首位女性總統、有普及的健保制度,且(最近才在這個報紙被報導過)極有可能成為亞洲婚姻平權先驅的國家;那為什麼當對象變成台灣的時候,這些專家就變了調呢?

台灣當下面對的外交孤立是冷戰的遺緒。1979年美國與台灣正式斷交時,這個島嶼還正在被一個外來威權政權統治;而這個政權宣稱自己是整個中國的唯一合法代表。

台灣素來受到美國保守派特別的支持,部分是因為這段歷史,使他們自當時以來就把台灣視作對抗共產中國的前線。但隨著時間的演進,台灣已經民主化了,台灣人民也已經在一次次的選舉中勾勒出對國家的願景。

今年初,台灣又一次完成和平的政黨輪替。這也是「台派」史無前例地同時掌握行政立法兩權。這樣的發展,部分是源自於2014年我們曾參與的太陽花運動。

這場運動自「佔領華爾街運動」中獲得靈感,佔領國會長達24天,並號召過一場50萬人的集會。我們當時的目標,正是反對政商集團犧牲台灣主權,來換取1%財團的利益。

而這場運動、隨後的選舉,以及全國性民調都證成一個新的台灣共識:台灣並不想宣稱自己「代表中國」,也無意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反之,我們需要的是更多的國際參與、國際承認,和尊嚴。

儘管台灣已經擺脫威權統治數十年,卻因為美國和中國的政策,始終無法參與包括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在內的許多國際組織。

儘管作為世界最第15大的經濟體,總人口比澳洲還多,但我們這個活躍的多元文化社會,仍然只能在國際間被噤聲,作一個強權博弈的棋子。

我們很清楚,一通電話並不會改變台灣的外交處境。但媒體對這通電話的反應,卻正好凸顯了台灣的困境。批評者指控川普正在試圖將他的飯店事業延伸到台灣,他的舉動不過是為了私利。但新飯店相較於台美間的武器交易,用川普的話來說,根本是「花生」般地微不足道。

川普在推特中暗示,台灣之所以有資格跟他講一通電話,是因為價值數十億的軍購案。但這種說法對我們來說,也跟薄弱的飯店傳聞一樣令人憂慮。

事實上,如果這通電話僅僅只出於商業利益,那台灣人也很難支持。我們要強調的是:正是因為台美之間這種模糊的外交關係使得各種謠言與暗盤有機可趁,也正是因為這樣畸形的關係,使得民主與透明地監督兩國互動變得更加困難。
一通與台灣總統的電話,並不會為美國帶來損害。相反地,儘管這通電話令人憂慮且具有瑕疵,它仍然提供了一個機會,讓人們反思這樣一個不健康、且早已過時的「外交慣例」與一中政策。忽視台灣民主制度的價值,不僅是對台灣的冒犯,也是對這個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裡的民主的冒犯。

不論保守、自由派、或是持各種其他主張的美國人們,請你們停止將台灣用作一種在國內鬥爭的工具,或者用以與中國博弈的棋子,而應該反過來,好好檢視自己對人權、自由、與民主的承諾。

最後,投稿國際媒體,我們真的沒啥經驗,這篇短短的文章能夠被刊登,其實有許多朋友幫忙。特別感謝伊恩 (Ian Rowen)從英文修正到潤飾的無數的聯繫,甚至陪我們熬夜改稿,又在凌晨因發現原標題編輯更改而被我們挖起來,以及 劉艾德 (Yen-Ting Edward Liu)、逸芳 (Caroline Chiohh)、 Chieh-Ting Yeh從資訊收集、提供意見到潤稿上的所有協助。

(本文經原作者林飛帆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請見:連結。首圖來源:華盛頓郵報擷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