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800759_1920

文 / 周玉蔻

夢是什麼?是人類對現實不夠滿意所投射出的希望。

自習近平上任以來,中國經濟加速起飛,現今更擠下日本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衣食足而知榮辱,在這段期間習近平也提出了所謂的「中國夢」,要復興中華民族,讓中國在富強之餘,更要讓世界不敢再小瞧中國

他的確也往目標前進著。

另一方面,中國崛起帶給了一直無法甩開金融海嘯陰霾的疲弱美國強大刺激,點燃了他們的競爭意識。川普能夠勝選,正是他「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口號,喚起藏在每個美國人靈魂深處對「美國夢」的嚮往

習近平與川普兩人個性與風格截然不同,都做了相同的事。這證明了領導人的存在就是要將國家帶向美好的未來,為社會築建安定與希望。為此他必須要承諾人民一個夢想;讓他們願意跟著領導者的腳步一起昂首前行。即便台灣是個蕞爾小國,也值得一個夢想

那麼,台灣的夢在哪裡? 台灣人沒有資格追求偉大的台灣嗎?

如果說日本有著失落的 20 年,那我們現在這一輩的年輕人應該堪稱是台灣失落的一代。追求日常生活中的小確幸成為了年輕人生活中為數不多的安慰的同時,許多在經濟奇蹟中奮鬥而來的長輩們,無法理解他們「即使努力也無法成功」的困境,只顧著給他們安上草莓族的名號。顯然貧富差距與世代斷裂是台灣當前最迫切需要處理的問題,而政府已經在做了,但還不夠快。

我要說的,超越這一切。

台灣人的夢不能僅止於豐衣足食,我們更必須面對我們身為國際孤兒的事實。台美斷交之後,數十年來我們一直被聯合國拒於門外,而其他國際場合也只能用「台澎金馬關稅領域」、「中華台北」這種非正式的名稱出席。我們這一代人已經因為這件事而苦了半輩子,難道我們要讓下一代繼續活在一個不被國際承認的國家嗎?

就我的立場來說,要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不是建國制憲正名,因為中華民國早已在台灣主權獨立;我們擁有完整的領土、人民與政府。因此,藍綠雙方要做的,不是意識形態的鬥爭,而是放棄成見,合作讓下一代成為能在任何場合都受到公平對待,並抬頭挺胸說:「我來自台灣」的國際公民

川英的一通熱線,打開了台灣在國際關係上無限的可能性;而我有一個夢,那就是台灣在國際上不再孤單。讓台灣偉大,讓台灣人追求台灣夢。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Pixabay,CC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