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台灣人或許都認識川普卻對他的副手彭思所知不多,直到今天彭思才重新針對川普與台灣通話一事,在媒體上代表川普發言而讓台灣注意到這位準副總統。

而川普和副手彭思之間,其實存在著相當微妙的關係——川普需要彭思、但彭思卻始終和川普唱反調。這樣的美國領導組合,會為世界局勢帶來什麼樣的改變?美國將會如何發展?

(責任編輯:林芮緹)

Gage Skidmore, CC Licensed

Gage Skidmore, CC Licensed

編譯者導讀:

「狂人」川普勝選之後,爆炸性的發言雖然少了,但隨之而來的爭議卻沒有減少。同時,大家也逐漸把目光轉移到他的副手,麥克.彭斯(Mike Pence)身上。

對台灣來說,他可能是個相對默默無名的人物,但事實上彭斯在美國的爭議也不小在選戰中也不畏跟川普唱反調。為什麼川普要選擇他當副手?他在又曾經引起哪些風波呢?最後,我們用較政治學的角度來分析這對搭檔可能產生的化學效應

彭斯是誰?

不久前,川普才公布了他的百日施政綱要,其中第一條就是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有鑑於川普本人的新保守主義立場,這並不令人意外。但他的副手彭斯非但支持TPP,更是全球化和國際貿易的擁護者。

從這點來看,兩個人根本不對盤,但為什麼川普會選擇他擔任副手呢?要了解兩人之間的夥伴關係,首先應該看川普當選時的美國政壇局勢。

別忘了,川普可是代表共和黨參選,但他在初選時,可是跟黨內大佬鬧得非常不愉快。甚至在獲得提名之後,也屢屢傳出和黨內高層不合的傳聞。此外,川普本人完全沒有從政經歷。

基於以上兩個理由,彭斯無疑是個絕佳的副手代表。

攤開彭斯15年的政治經歷,可以看見他除了是現任印第安納州州長外,也擔任過13年的議員,並為眾議院外交委員會的一員。在這之間,也曾任美國眾議院共和黨黨團會議(HRC)主席,這可是共和黨第三重要的職務,可見其在黨內的重要性。

在經歷上,彭斯似乎可以補足川普的不足,但兩人在幾個大議題上的立場卻南轅北轍。首先,在和俄國的關係上,川普曾向俄國總統普丁表示願意修補美俄關係;但彭斯在俄國問題上,卻希望能更展現美國的氣魄,不願輕言向俄國示好。此外,在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的發言上,彭斯在尚未被川普提名前曾斥責這是「冒犯且不合乎憲法的」。

你所不知道的彭斯:沒有狂,只有稍狂

在上面兩個俄國跟穆斯林的例子裡,彭斯看起來似乎就是張安全牌。但事實上,把這張牌翻過來之後,會發現他的爭議性跟川普其實不相上下。

以下只簡單整理出彭斯對於同志和女性的爭議話題與政策,其他相關的討論可以參考此連結

  • 同志族群

彭斯是轉換療法(Conversion Therapy)的支持者。這個療法主張性傾向可以藉由驅邪或電擊等方式改變,但事實上這項療法已經被證實是無效的,甚至可能引發焦慮、藥物成癮或自殺等症狀。在其2000年參選議員的網站上,彭斯寫道:「那些幫助人們改變性傾向的機構應該擁有更多資源。」

此外,彭斯也相當不贊同歐巴馬於2010年廢除美軍中的「不問不說」政策。這項政策表面上藉由「長官不問、自己不說」的態度,保障了同志族群在軍中免受歧視;但這只是表面。實際上,很多人因為被「懷疑」是同志而被逐出軍隊,這除了造成美國國防沉重的負擔外,也侵犯了同志族群的人權。對於廢除令相當不滿的彭斯在同年度於CNN的專訪中表示,「我們不應該拿美軍當作社會實驗的背景」。

  • 女性

在女性議題方面,他除了在2009年屢次對提倡男女工資平等的《莉莉.萊柏特合理工資法》(Lilly Ledbetter Fair Pay Act)投下反對票外,也反對墮胎。

「反對墮胎」聽起來是「維護嬰兒生命」的同義詞,但實際上情況複雜得多。這就涉及到墮胎議題本身的爭議了:今天一個女子被強暴而懷孕,她並不能把這個小孩拿掉,因為對彭斯來說,孩童的生命遠比女子對自己身體的自主權來的重要。

同時,他自己在2007年時也提案要砍美國計劃生育聯盟(Planned Parenthood)的預算,而這項法案在2011年時也以240-185的票數通過。這個組織致力於保障生育權,其中當然也包含墮胎。彭斯曾表示:「如果他們想繼續提供諮詢服務和HIV檢測,他們就不應該牽涉到墮胎。只要他們還想那麼做,我就不會輕易放過他們。」

所向無敵還是跛腳總統?

在充分理解彭斯個人的背景和爭議之後,我們再回頭看看他和川普能夠產生怎麼樣的化學效應吧。

俄亥俄州凱斯西儲大學(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的Justin Buchler將1977-1891年執政的民主黨總統卡特(Jimmy Carter)與現在的川普進行比較。兩人在總統提名時和黨內都沒有密切的聯繫,多半是由選民支持而獲得提名。此外,當時的國會也多由民主黨把持,因此卡特在上任時,面對的是相對冷漠的政治局勢。

比起卡特所面臨的冷感,川普和共和黨大佬之間的關係可說是相當險惡,可想而知,如果川普要想號召國會,就必須借助彭斯的力量。

但這必須有兩個條件:首先,川普必須把立法協商的工作交給彭斯來處理。另外,由於副總統並沒有實權,川普必須把權力下放,才能動員國會支持他想要的改革。

然而這樣的前提也有幾個難處:第一,彭斯過去並不是個踴躍提案的議員,而且因為他未曾在規則委員會(Rules Committee)待過,對於整個流程也不見得熟悉。第二,就算他去協商,但他在幾個大方向上和川普立場完全不同,兩人之間要怎麼妥協,還有待觀察。

不管你支持或反對川普,在選後,我們都只能接受這個結果。除了繼續監督政府之外,在他上任期間,我們也應該持續關心川普和彭斯,或是整個川普體系的動向,才能真正落實民主的價值。

參考資料

  1. Donald Trump’s understudy: Who is Vice President-elect Mike Pence?
  2. Who is Mike Pence? What you need to know about Donald Trump’s controversial Vice President
  3. Mike Pence’s Record on Reproductive and LGBTQ Rights Is Seriously Concerning
  4. Can Mike Pence solve Trump’s outsider problem with Con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