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1000124L

文 / 周玉蔻

台北地檢署昨(12月1日)天首度以被告身分傳訊馬英九,調查馬王政爭中的教唆洩密事件。七個小時的偵訊時間,檢察官們掌握了多少資訊、多少真相?而身為一名專業記者、一位民主社會的公民,我想提醒一下案情中的幾個疑點:

「大膽懷疑,小心求證」是所有追求真相的人必須遵從的法則,因此這個案情的第一個疑點,就在於雖然目前的跡象都指向黃世銘在 8/31 號晚間進總統官邸向馬英九會報,但我們得要懷疑:這是第一次報告嗎?還是遠在這之前馬英九就已經知悉黃世銘正在監聽柯建銘了?

而在黃世銘會報之後,馬英九隨即召見江宜樺與羅智強,這三個人商討了什麼事情?再者,既然這三人對案件內容有所討論,江宜樺勢必對案情有所了解,馬英九又為什麼還是要黃世銘去找江宜樺報告?另一方面,黃世銘在筆錄裡頭曾經表示他不想向江宜樺報告,為什麼最後還是去了?

綜合上面這幾個疑問,我們應該可以合理地懷疑,「撤換曾勇夫,讓黃世銘當法務部長」相當可能成為馬英九用來使喚黃世銘的籌碼

馬英九在接受我的電台訪問時曾說:司法部分已經結束,這是行政調查;但在黃世銘2013年8月31日晚上交給馬英九的「專案報告一」中,白紙黑字說要用司法繼續查。兩人說法相互矛盾,馬英九又說謊了。

而接下來9月6日6特偵組大肆舉辦「重大司法風紀事件」結案記者會,並一再提醒記者「切勿錯過」。會中為什麼是由黃世銘主持呢?這又是馬英九的指示嗎?更重要的是,自記者會後到九月底這段期間,馬英九多次與黃世銘電話聯繫,對談內容指示了什麼,ㄥ又或者根本是在串供?

至於特偵組,他們一開始表示要用司法來偵辦王金平、柯建銘等人,為什麼後來變成是用政治鬥爭手段在處理,這是馬英九還是黃世銘的建議?不論是誰下這個決策,顯然特偵組已經淪為總統手下的東廠、錦衣衛。

即便羅智強再三用「清廉」為馬英九辯護,而我們也退一萬步相信這說詞,但洩密案跟清廉與否完全無關,而是一個當權者為了滿足權力慾望違法亂紀的案件。如果這案子最後的結果是馬英九既無洩密,也無教唆洩密,那麼未來的總統就可以為所欲為,任意摧毀台灣的民主與法治。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