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11月26日高雄彩虹大遊行中,有兩名女教師因「上空」被媒體大肆聚焦報導。而其中一名老師鄭敏當天發布了他自己的心得,他想問:為什麼男教師裸露是打赤膊、女教師就會被大做文章?究竟為人師表受尊敬是因為衣冠楚楚,還是為人值得學生學習?

(責任編輯:林芮緹)

15202677_1551743391506176_3249116372876300354_n

文/鄭敏

#遊行之後 #文長注意
#高雄同志大遊行

大家好,我是鄭敏,今天(26)以「女教師」的身分參與第七屆的高雄同志大遊行。

今年的遊行以上空的姿態現身,首先先感謝思伶的邀請,原本對於遊行沒有什麼特殊的準備,因為思伶說能不能陪她一起做這個行動,我把一年多來的一些想法跟念頭,決定隨著這次遊行一併動作。

我去年是第六屆高雄同志大遊行的執行秘書,去年的主題叫作「身.展.操」,這是一個我很喜歡的主題,遊行現場很常看到健康的、精壯的身體,要展露個人比較肥胖、陰柔、不完全的身體相對而言是比較困難的。作為一個不完美的女人,我們從小到大有各式各樣的尺寸衡量我們的外貌,許多不符合標準的人長年痛苦不堪,無論是哪種性傾向的人都可能遭受這些痛苦。我一直記得這件事。

今天,我想試著展現自己的身體,我想告訴一些跟我一樣、可能不是那麼符合時下價值觀的、在社會角落的每個人,我明白你的痛苦,但是我們很美好,不要忘記自己其實還有美好的一面。

去年遊行結束後, #freethenipple 的行動從冰島一路燒到台灣,許多女孩也努力袒露乳房與乳頭,表達個人的身體自主權,我身邊也有朋友試著上傳,可是不斷被臉書刪除。男性上空露出乳頭,稱之為「打赤膊」,大家不會覺得有什麼反應;女性上空露出乳頭,在台灣卻是妨害風化,這顯然是對不同性別的身體有不同的控制。

今天我沒有辦法承擔法律責任,我能做的最大值,不過就是擋起乳頭上空,來提醒大家女性的身體議題。

再回到今年第七屆的主題「勞師眾動」。

我是個兼課老師,今年是我兼課的第三年,很高興在今年看到自己以前教過的學生也在現場。

我的學生裡,有異性戀、有同性戀、有雙性戀⋯⋯我不能說自己是多優秀多努力的老師,不過長期以來,我一直告訴這些孩子要尊重跟你不一樣的人(說是孩子他們也不過小我八歲),也許他們跟你愛的人不一樣、氣質不一樣、外貌不一樣,可是你都該尊重,他們都該跟你擁有一樣的權利。

《性別平等教育法》已經十幾年了,但還是有好多多元性別的孩子在學校裡不受尊重、飽受欺凌,希望有一天,台灣的孩子無論是什麼性別氣質、什麼性傾向,都像我們使用左手或右手一樣自然而然的事——所以我們更需要多元性別的性別教育進入學校,這世界大多數的恐懼來自未知。

最後是,作為勞工身分、兼課教師這件事。

去年魚池國中英文老師因為曾經拍攝稍微裸露的藝術照遭到惡意解僱,我們到底是如何想像老師、以及老師的身體?男老師可以上半身露出精壯的身材聲援社會議題,女老師僅僅是在外略為裸露身體拍攝藝術照,卻會被人投以「不檢點」的說詞。

那麼,今天的我上身未著吋縷、僅貼貼紙表達訴求,這樣的我又會被如何定義呢?師道尊嚴的存在與否,是因為我們衣冠楚楚,還是我們擁有學生值得學習的價值?

其實我是懷抱著可能遭到解雇的決心來做這個行動的,我是老師,是研究生,是女人,是雙性戀,我在意社會上的所有平等,所以我現身。無論如何,即使最後我可能下學期離開現在的教職,我希望學生能在我身上學到一些重要的事,能夠在長大以後,讓社會更好。

附上一張衣冠整齊的照片加強一下說話的正當性。我今天感冒又生理期第二天,頭很暈,可能有些東西沒有提到,也歡迎大家提問。

P.S.如果是我現在的學生,看到新聞後請不要急著跟你家人說 XDDDD 拜託了。

(本文經原作者鄭敏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