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川普即將上任美國總統,他也端出了多項救經濟政策。他的經濟政策正好與日本的安倍經濟學相像,然而,結果證明安倍經濟學是失敗的。那川普的政策真的會成功嗎?投稿作者王己任以經濟學方式解說為何川普與安倍救不了經濟。(責任編輯:黃筱雯)

435205245_ca9e94291c_z

作者/王己任

在川普贏得美國總統大選之後,美國股市步步走高,創下歷史高點,金融資本給予川普經濟學正面肯定,尤其是歡迎川普的經濟政策–減稅(包括個人與企業)、鬆綁金融法規,以及實施一兆美元的基礎建設來促進就業與投資

然而川普經濟學並非創新獨到,與安倍經濟學「三支箭」政策大同小異,安倍「三支箭」政策是寬鬆的貨幣政策、政府開支加大以及鼓勵競爭的市場改革,前兩支箭–寬鬆的貨幣政策、政府開支加大是凱恩斯主義的刺激消費,第三支箭則是新自由主義的市場改革。川普經濟學的減稅與一兆美元基礎建設屬凱恩斯主義刺激消費,鬆綁金融法規與壓低勞動條件則屬新自由主義改革。

川普與安倍經濟學混合了主流經濟學的兩大流派–凱恩斯主義與新自由主義,凱恩斯主義的經濟思維:資本主義生產的目的是滿足消費,是為消費而生產,經濟之所以陷入蕭條,是由於消費不足,這是凱恩斯主義的病情診斷。

刺激消費是凱恩斯主義的處方,其藥劑是寬鬆的貨幣政策–零利率、負利率、量化寬鬆 (QE) 、「直升機撒錢」等,以及政府開支加大–赤字預算、政府舉債、擴大社會福利、擴大基礎建設等。

新自由主義的經濟思維:市場是最有效率的且趨向均衡,資本在市場上自由運作不受干預是不二法則,經濟之所以陷入蕭條,主因是工資增加與干預資本的運作,這是新自由主義的病情診斷。「自由的市場與便宜的工人」是新自由主義的處方,其藥劑是緊縮政策–政府開支緊縮、減少債務等,以及圖利資本、打壓工人–市場化、自由化、私有化、資本減稅、壓低勞動權益、減少社會福利等。

雖然揉合了兩大流派面面俱到,然而安倍經濟學的後果是日本經濟疲弱不振,至今已8年還未恢復到大衰退經濟危機(Great Recession)前2007年的經濟增長力道,導致只有極少數的人收入增長,絕大多數的人收入停滯,薪水階級處境惡化,世人已蓋棺論定安倍經濟學是失敗的。因此,川普經濟學是否能讓美國經濟脫離蕭條的泥沼,令人懷疑。

以川普的減稅為例,企業所得稅方面,現行企業所得稅最高稅率為 35%,川普計畫降為 15%;企業把在海外的資金匯回美國的稅率,則降為 10%,預估這個措施會鼓勵企業將超過 1.2 兆美元利潤,從海外匯回國內來促進投資,像蘋果、谷歌等科技大廠,都可能將獲利資金回流。

根據摩根大通(JP Morgan)的估算,川普的減稅金額每年約2,000億美元,個人與企業減稅金額各佔一半,減稅刺激消費的凱恩斯乘數效應並不高,在2018年底前僅讓GDP增長0.4%,以目前美國GDP平均是2%,要達到川普所宣稱的4%目標恐怕不容易。

減稅以鼓勵企業匯回盈利投資美國,這樣的政策在2004年布希已試過,結果並不是實體經濟的投資提高,而是助長了金融經濟的投機。企業從減稅所增加的利潤,大部份是買回自家的股票或向股東支付股息發放紅利。2004年,美國企業匯回了3,000億美元現金,標準普爾500企業買回自家的股票金額增加了84%。

川普經濟學一兆美元的基礎建設計劃,蓋公路、隧道等,其資金來源是從私人資金掖助,以設施的所有權或收費來交換。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批評這不是政府擴大開支的基礎設施建設而是私有化騙局,由私營公司籌資來建設,且私營公司有減稅優惠,蓋好公路後通行費的收入成為私營公司的收益,這如同將公路資產賣給財團,且由於減稅緣故,財團是以便宜價格來收購。

因此,川普經濟學要提高美國經濟增長率,以提供更多工作與增加收入,恐怕效果不彰,但是會助長金融市場與投機熱潮。

(本文經投稿作者王己任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川普經濟學安倍經濟學〉。意投稿者可寄至:[email protected],經編輯檯審核並評估合宜性後再行刊登。首圖來源:Dano,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