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時代變了。紙本書和書店在網路蓬勃發展的年代,面臨了極大的生存危機,幾乎社會都認為出版成為夕陽產業。這是一個銳利的轉折點:愛書的人戀眷著書本的質感、氣味、閱讀的感受,卻又不得不承認電子時代的方便性,而且真的讓熱愛閱讀的人變多了。

愛書人捨不得紙本書被淘汰、捨不得書店的消失——於是,獨立書店在革命的浪潮中成為一線曙光。

(責任編輯:林芮緹)

14859698_684316148391472_161746558730527458_o

文/史比野塔(文字工作者。此刻希望多一點勇氣、多一點溫柔看待這個世界,然後讓更多的美好被看見。)

所謂的「獨立」精神,每個人的定義其實都不相同。可能是經濟上的獨立,或是心靈上的自由。對青鳥書店來說,獨立精神便是「再壞的年代都能擁有自我行走的姿態」。也因此青鳥書店策劃了一系列獨立講座,討論這個書店最核心的概念。

然而不只談出版,也談電影及音樂、建築與城市。他們想問,現實中完全獨立及完全商業的光譜下,創作者如何流動與自處?理想價值與商業真的只存在零和的競爭關係嗎?翻轉如此看法的第一聲號角,便從老貓、陳夏民與張鐵志分享他們對於獨立出版的想法開始。

關於編書:紙本書的閱讀形式能幫助人們記憶

這次講座最特別且有趣的地方在於,三位講者分別有著科技業、媒體及純然獨立出版的不同背景,不一樣的經驗從而提供更多的角度。

主持人、青鳥書店店長蔡瑞珊率先提出「紙本書和書店究竟會不會繼續存在?」面對這樣的大哉問,長期耕耘《老貓出版偵查課》專欄的老貓早有些觀察。

人的記憶並不如我們想像中單純,在閱讀的過程中,文字的物理狀態都會在腦中形成連結。不論是視覺上字體的大小、所在的位置,紙張油墨散發的氣味、翻頁摩擦發出的聲音,甚或書頁的紋理都將左右我們閱讀的吸收理解。

因此短期內紙本書還是擁有先天上的優勢,而電子書若要更加普及,勢必需改善使用者介面,解決現今無法被人腦妥善記憶的問題。

對此,夏民回應,他認為「紙本書」有所謂階級性存在,過去他在花蓮唸書,不時需要上來台北的圖書館借書。但有了電子書之後,便能消弭空間的隔閡。

另外他也略帶苦笑說,雖然現在合法賣書狀況不好,但因為工作需要從桃園搭火車到臺北往返的途中,他觀察到火車上不少中年人捧著手機看起了盜版電子書。就閱讀行為及思想的推廣傳遞來說,夏民並不如此抗拒科技的進展。

關於賣書:書評提供社會對話的可能

老貓專欄其中一篇〈美好時代的終結〉裡提到,過往出版社與書店有著密不可分的連結,書店作為訊息傳遞者,讀者只要每月進入書店就能挑選他們想看的書。現在不同了,不論是大眾或獨立出版社的編輯,不只需要懂得編書,還要會行銷、搞社群,走出書店找讀者。

為什麼有這樣的區別?老貓說,原因在於新書量的巨幅成長,導致書店每週都要更換架上新書,讀者沒辦法如此頻繁進出書店。或者更直觀地看,網路書店的普及,直接衝擊實體書店的經營狀況。即便書店想要留有更多空間放置書本也十分困難。

面對傳統書店功用的式微,本身也經營獨字書店的夏民及閱樂書店活動策劃人鐵志認為,現在或許可視書店為「內容承載者」。透過主題策劃不同活動,提供讀者對話的場域。更甚者,作為在地的文化中心,與當地居民有更深層的互動。鐵志明確地指出,連鎖書店或許會倒,但獨立書店不會。

進一步回應當代出版社編輯的狀況,媒體出身的鐵志說,書籍推介是一個很好讓書被讀者看見的做法,然而台灣媒體經營規劃這部分卻非常薄弱。

像美國的報章,週末是整落的書評版面,這在台灣是看不到的。對此,主持人蔡瑞珊補充,日本媒體內部其實也配有「書評委員會」,由專業人士專門討論及處理自家媒體應探討哪些書籍。畢竟閱讀與書其實是討論議題、與社會對話及互動良好的方法,然而在台灣卻不受重視,非常可惜。

關於獨立精神:可延續、具有影響力的價值

提到獨立出版、聊到獨立書店,那麼所謂的獨立精神究竟是什麼?又是如何在出版產業中實踐?

老貓說,有了核心精神卻無法延續,那就沒能夠把價值傳遞出去,影響力將大大降低。商業跟獨立兩者其實並非水火不容,畢竟支撐理念的物質仍需在市場機制下運作。

而在台灣推動過不少文化活動的鐵志認為,獨立精神代表的是新舊世代的翻轉。也許不是每次的嘗試都會成功,但只要能被看見不同的可能性,其他人就可以繼續向前進。

或許寫作是一條孤獨的路,閱讀未嘗不是。但當出版將兩者連接在一起,羅織的是一張細長卻堅韌的網,溫柔覆蓋社會及彼此的傷痛。因此就像夏民在經歷今年經營獨立出版的低潮疲倦後,自新書《主婦的午後時光》創作過程所收獲的:在接受家庭主婦給予的蛋炒飯時,除了滿懷感激,夏民也會意識到自己好像「沒有把自己照顧好」。

因此他期許耕耘獨立出版的過程,自己不僅能照顧好自己,「進一步可以照顧別人」。如此,自細密網絡傳遞出去的思想將更有力量。

寫在側記之後

社會對於「獨立」常常有個誤解是,只要打著「獨立」標竿的創作者,跟「商業」就不能有所掛鉤,甚至是「商業」的銅臭味玷污了「獨立」的芬芳。

但就如同老貓所言,沒被延續的價值沒有影響力啊!所以那些「獨立」路上的拓荒者,其實花了好多的力氣讓自己繼續留在平衡的鋼索上,才能帶著價值繼續往前進。

對於獨立出版,自己也有些體悟。

除了日常文字工作外,我也和朋友兩人一同製作獨立刊物《洋芋片》。我們相信,這些沒被社會主流看見的價值,有被理解的需要,縱使在市場機制下不易生存。這也是我想,「獨立」如此辛苦,為什麼還是有那麼多人義無反顧的原因之一吧!或是就像鐵志說的,嘗試可能會失敗,但就像漣漪一樣,能夠擴散影響更多人,那就有做的必要!

或許「獨立」與「商業」不是那麼一分為二的對立面,獨立可以找到它的商業模式,商業也能擁有獨立價值。

那麼社會需要「獨立」精神嗎?答案當然是肯定的!畢竟獨立其實也隱含著多元的含義,如果世界只有一種聲音、一個樣貌,不只無法完整看待事物,更有可能失去真實與自我的靈魂。

→ 更多活動照片

(本文經合作夥伴青鳥書店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活動側記】獨立的商業模式,商業的獨立價值:老貓、陳夏民、張鐵志談獨立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