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根據民調,川普這次勝選的原因被認為是成功煽動了受美國經濟失敗所害的族群。2008年的經濟蕭條更促成了狂人崛起。然而,川普的經濟政策卻是歷史上曾經失敗過兩次的凱恩斯主義,主張擴大政府支出刺激消費。

失敗的美國經濟催生了川普巨獸,而川普救經濟的政策若是失敗了,恐怕會讓美國陷入比現在更嚴重的危機。(責任編輯:黃筱雯)

24490979915_9cf22448ba_z

作者/王己任

川普勝選令全球大感意外與震驚,絕大多數民調看好希拉蕊,結果竟然是煽動仇恨與憤怒為選舉手段的極右派當選,川普勝選鼓舞了種族主義,美國各地歧視種族、宗教或性傾向的仇恨犯罪激增,亦引起了反川普當選總統的運動,連續數天全美不分東西岸,各大城市皆有抗議活動。

根據CNN出口民調,白人選民不分男女、年齡和教育水平,是川普勝選的主要票源。白人選民(佔全體選民69%),37%投給希拉蕊,58%投給川普;非白人選民(佔全體選民31%),74%投給希拉蕊,21%投給川普。按收入分類,年收入低於5萬美元(佔全體選民36%),52%投給希拉蕊,41%投給川普;年收入高於5萬美元(佔全體選民64%),47%投給希拉蕊,49%投給川普。收入較低者,較支持希拉蕊。另有其他出口民調顯示,川普獲得較高比率的低收入與低教育程度的選票

從這些數據可了解川普的選票主要來自兩類,一類是白人種族主義者,保守的、郊區、鄉村的中產階級與小業主等等,另一類是經濟受害者,工人、失業者、打工族等等,當然這兩個類別是緊密連繫的,愈重的經濟受害,會有更多的憤怒,就更傾向找替罪羊洩恨,經濟受害往往引爆醜陋的種族仇恨

奧斯卡獎導演麥可摩爾於投票前發表新片–「麥可摩爾在川普地盤」(Michael Moore in TrumpLand),他在觀眾面前演出,批評政治諷刺時事要「讓美國再度理智」,場景在俄亥俄州威爾明頓的墨菲劇院,那裡有25,000人註冊該縣的選民,只有500人是註冊民主黨人,是壓倒性的川普地盤。

麥可摩爾感受到川普的選民很憤怒現在的體系,他們是有正當理由憤怒–被這個體系傷害,失業、收入減少…,視川普作為他們的人體莫洛托夫雞尾酒﹙human Molotov cocktail﹚,因為川普告訴他們,他要把它炸了。用合法的恐怖主義行為,在投票所投人體汽油彈來炸毀體系以表達憤怒,得到享受。麥可摩爾認為對體系表達憤怒投票給川普,這是很可怕的想法,眾多的憤怒選民與廣大的川普地盤,讓川普勝選當總統。

川普能夠煽動出眾多仇恨種族主義者與憤怒經濟受害者的選票,美國的經濟失敗是根本原因,這是新自由主義盛行的惡果,醞釀了二次戰後最嚴重的經濟危機 — 2008 年大衰退危機與之後的長期蕭條,導致了主流的統治菁英的政治失敗,政權落入狂人無賴與極右派手中,美國有可能淪為專制政治,反川普當選總統的抗議標語:「不要川普 不要法西斯美國」。

新自由主義經濟製造了川普怪獸,川普馴服得了美國經濟向支持者履行承諾「讓美國再度偉大」嗎?

在假定經濟不衰退的情況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估美國經濟今年GDP僅增長1.6%,美國聯準會經濟學家則預測未來每年僅增長1.8%,屬貧血般的經濟復甦。川普的經濟政策主要是擴大政府支出與減稅,這是凱恩斯主義刺激消費的處方。

凱恩斯主義的經濟思維–資本主義生產的目的是滿足消費,是為消費而生產,經濟之所以陷入蕭條,是由於消費不足,因此擴大政府支出來刺激消費,以復甦經濟。

然而凱恩斯主義經濟不僅在理論上是錯誤的,於1930與1970年代經濟蕭條時期其政策施行亦沒有多大療效,因此川普救經濟的政策失敗可能性居多。

再度失敗的經濟恐怕又加深白人種族主義者的仇恨,黑人、有色人種、回教徒、移民、同志等弱勢族群與團體將是報復的替罪羊,經濟的受害者發覺川普並不能改善他們的處境,當他們要發出怒火時,將面對專制政治的國家暴力,是選擇屈服呢?還是反抗?這一切都是可怕的。

川普時代的大幕已經拉開,烏雲密佈,山雨欲來。美國是全球最強的經濟與軍事大國,對這個國家未來的走向,以及它有可能給全球帶來的重大挑戰和衝擊,令人憂心。

(本文經投稿作者王己任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川普怪獸是新自由主義製造出來的〉。意投稿者可寄至:[email protected],經編輯檯審核並評估合宜性後再行刊登。首圖來源:Max Goldberg,CC lice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