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川普上任後,態度和先前選舉時有了180度大轉變。馬刺隊教練Gregg Popovich 在訪談中談及了他對川普勝選的看法,就提及了此事。他對於川普各種歧視、不當的言論感到噁心,更覺得川普在選後態度大變讓人感到恐懼——為了贏得選舉,不惜用不當言論煽動人民,犧牲了少數族裔、LGBTQ 族群的信任。

(責任編輯:林芮緹)

5434963575_ced8efc034_z

Mark Taylor, CC Licensed

翻譯/Davy @「馬刺‧禁區模範生」

以下是馬刺隊教練 Gregg Popovich 接受記者採訪時所說的部分, My San Antonio from the Express-News 放上錄音Pounding The Rock 的 Chris Itz 先生整理逐字稿。

我現在正努力重組自己的想法,現在時間還太早,我的胃不太舒服。這不僅是因為共和黨贏得選舉,而是因為這任令人感到不快的總統以及他的語調,他所有言論都是排外的、排斥同性戀的、種族歧視的、厭惡女性的。

而我生活在一個全國有半數以上的人都無視這些言論,並選擇他當總統的國家,這是我最害怕的事情。這些都跟環境、歐巴馬醫改法(Obamacare)等等的都毫無關係。

我們生活在一個忽視社會價值觀影響的國家,而正是這些價值觀使我們的孩子學會為彼此負責。如果孩子們的言行與 Trump 競選時所表現出來的一樣,他們會被禁足好幾年。 我看著那些福音派基督徒並想著,「難道那些價值觀對他們(Trump 支持者)來說,沒有任何意義嗎?」

那些價值觀對我來說,遠遠比一個人在商業或者其他領域所擁有的技術更加重要。因為這表示我們是誰,以及我們如何過生活,也代表我們是什麼樣的人。

那也是我非常尊重 Lindsey Graham (共和黨參議員)、John McCain (2008年共和黨總統競選落敗)、John Kasich (共和黨、現任俄亥俄州長) 這些人的原因。我跟他們的政治觀點很不一樣,但他們相當尊重人,能夠容忍各個族群的言論。

而那(激烈言論)就是我所擔心的。

我明白,我們當然想取得成功,每個人都想當成功的人。這是我們的國家,我們不想要它空轉。但是任何明事理的人都能得到一個結論,這結論還沒消除,那就是他(Trump)打從一開始就製造恐懼與激烈言論。

他試圖以種族迫害(race-baiting)的言論,使得我們的第一位黑人總統 Barack Obama 變成不合法的。這讓我想知道我這些日子以來都生活在什麼樣的地方,跟什麼樣的人一起生活。人們也可以美化這些言論,然後開始討論政府交接與過渡團隊,而我們現在正變得陰沉、捉摸不定,在避談這些言論的情況下,試圖讓我們的國家看起來變得很好。

現在我們就可以看到完全相反的消息,Trump 回頭支持移民法案、歐巴馬醫改案,以及其他的事情。所以,他是不是一路在演戲?

這讓你感到更噁心並心生質疑,他為了贏得選舉,會利用不當言論煽動人民情緒。甚至在這段過程裡,他不惜失去非裔美國人、西語裔美國人、女性和同性戀族群的信任。更不用說當他為了取笑身障人士時所提出的第8級發展階段。

我的意思是,別鬧了,那是7年級或8年級的孩子成為霸凌者才會做的事。而他最後當選美國總統。我們會斥責我們的孩子,我們會跟他們討論這些。為了讓他們明白這些,我們會一直說到臉色發青。他現在負責這個國家了,這令人感到噁心。

我們不是捏造事實。

他會對媒體發火,只因為他們報導了他這些言行舉止。我覺得這滿諷刺的,這根本毫無道理。那就是讓我真正感到恐懼、暫時停止思考、感覺相當糟糕的點。這國家願意變得心胸狹窄,並且不去認識真正需要被理解的人,並以此為基礎去理解其他族群的情況。

我是有錢的白人,我現在想著這些都覺得胃不太舒服。我無法想像自己成為穆斯林、女性、非裔美國人、西語裔美國人和身障人士,此刻會是什麼樣子—— 他們的被剝奪感有多嚴重。這些人裡面,如果有投票選他的人,剛好超過我的理解範圍,他們怎麼能忽視那些(傷害自己族群的言論)。

我最後的結論是,我最害怕的是,我們成為過去的羅馬。

【Gregg Popovich 簡介】

塞爾維亞和克羅埃西亞裔美國籃球運動員、教練,美國空軍軍官學校畢業,主修蘇聯研究,在校時是籃球隊隊長,服役時在情報單位,後來回空軍官校擔任籃球隊助理教練,並在丹佛大學取得運動科學碩士學位。

現任NBA聖安東尼奧馬刺隊主教練,也率領馬刺隊在1999年、2003年、2005年、2007年、2014年取得NBA總冠軍。2016年奧運之後,成為新任美國男籃總教練。

延伸閱讀:【特企・聚焦 / 美國人為何選擇川普?

(本文經原作者 Davy及「馬刺‧禁區模範生」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翻譯] Popovich 談 Donald Trump 勝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