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終止了哥倫比亞內戰,獲得這次的諾貝爾和平獎,然而哥倫比亞人民卻公投否決了這次內戰的和平協議。因為他們不願過去殘忍的殺戮行為被一筆勾消,反而對受害者造成更大傷害。(責任編輯:黃筱雯)

16487219268_96b7bd9b95_z

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落哥倫比亞,由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獲得,在今年這個創了歷史紀錄人數 376人中,桑托斯又為何脫穎而出呢?今天要介紹的是哥倫比亞,在古巴首都瓦哈那歷經了四年的談判,終於在8月29日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終於正式宣告停火,這場內戰的終止,象徵著新的和平里程碑也即將展開,但是對此結論人民的表示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在今年的十月二日,在哥倫比亞境內舉辦了一個公投。這個公投是人們等待了五十二年的和平協議。但是反對票最後以50.2%對49.8%決定否決這項和平協議,但是為什麼終止這場五十多年哥倫比亞內戰的機會明明在眼前,哥倫比亞人卻還是投下了反對票呢?

這個『不』不代表不希望和平。

這個『不』意味著政府必須再次試著協商並且重啟和平談判,因為這和平協議讓人們從檢視的過程中發現其中的『人權條款』對於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革命軍(FuerzasArmadas Revolucionarias de Colombia—Ejército del Pueblo,簡稱FARC)的約束條約不夠嚴格,讓哥倫比亞人民無法接受。而位於紐約,長期觀察世界各地侵犯人權情況的非營利組織裡,人權觀察美洲支部主任José Miguel Vivanco對此和平協議表示其建立在有罪不罰的奇怪基礎上,更直指內容是對於受害者的無謂笑話。

部分的專家開始對於投票結果進行分析,也出現類似「哥倫比亞人對於和平投下『不』」等言論,也討論著人民無知、誤認為四年後仍然可以簡單的重啟談判等話題。我們說『不』,是因為不願這樣白白被欺侮但那些投下反對票的選民們,毫無疑問的選擇繼續這場戰役,因為選票上清楚的寫著「你接受終止這樣的衝突並建立持久且安穩平和的最終協議嗎?」不可思議的是,應該不會有人對這議題題投下反對票的,但他們卻這麼做了。

如果最後無法獲勝,我們也不願將國家交還給游擊隊。

他們真的是愚民嗎?不,他們不是。

雖然前總統Alvaro Uribe現在也做出了政治說明表示國家現在的最終目標也將是和平,而如今要求民主以及對游擊隊懲罰的情緒漸漸開始強烈了起來。

這些投下反對票的選民們當然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其中一位32歲的選民還表示了如果『沒有』獲勝,他們將無法擁抱和平,但是至少,他們不會將國家交還給游擊隊。

關於哥倫比亞武裝力量(FARC)


1964年——作為哥倫比亞共產黨武裝分支成立

2002年——勢力達致高峰,擁有2萬名戰鬥人員,控制三分之一國土

2008年——武裝組織連番戰敗,遭遇重創

2012年——和平談判在古巴哈瓦那展開

2016年——雙方達成全面停火協議

資料來源:BBC

在過半世紀的歲月以來,這支游擊軍隊以推翻國家現有政權,建立馬克斯左翼派政權為目的,開始了數十年的內戰,在冷戰過後因為失去蘇聯等共產國家的支持,因為經費問題開始了販賣古柯鹼或是綁架政客等勾當,也是從這時候起開始被視為恐怖組織,在這52年來,更因為大小不斷內戰,造成了26萬人死亡,根據統計,還有更多人民正流離失所。

今年6月23日,在古巴及挪威的調停下,FARC與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 Calderón)在古巴首都瓦哈那簽訂停戰條約,正式結束這場半個多世紀的戰事,雖然桑托斯更因為推動此條約而得到2016年的諾貝爾和平獎,但是公投結果卻跟先前的民調剛好相反。

真理、正義、補償

在哥倫比亞,司法正義通常被廣泛的認為應該含有以下三項:真理,正義和補償,真理是指建立在一個準確公開的歷史紀錄裡,而但凡肇事者要求請求寬恕也應該透過真理而不是監獄。正義則是由具有資格的法庭審判,並進行獨立的調查。最後的補償為對於受害者精神上的補償。而因為和平協議的內容過於『和平』,人民不願過去的殺戮以及骯髒勾當因為一紙契約也一筆勾銷,雖仍有大部分的人民殷殷期盼這數十年不見的國家和平,但是對於他們過去所犯下的罪行,更多哥倫比亞人民更希望可以等到利用法律制裁武裝力量人民軍的那一天。

延伸閱讀

【走過大屠殺】在路上踢到這塊「絆腳石」時請留心,那是德國人最溫柔的轉型正義掩埋過去不會帶來和諧──走過納粹、國家分裂,一窺德國70年來兩次轉型正義之路不談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何來「正義」可言?

(首圖來源:Nick Harris,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