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2729731_50591373f0_o

文 / 周玉蔻

美國總統大選落幕之後過了一夜,全世界都在川普勝選的驚嚇中稍微得到了喘息。雖然希拉蕊最後總選民票數以23萬票的些微差距領先川普,這並未能幫她拿下關鍵搖擺州,最後還是拱手把總統寶座交給川普。

在怪罪選舉人制度贏家全拿的問題之前,不如我們先回頭檢視希拉蕊的選情為何沒有像主流媒體所報導的那樣強勢?關於這件事,慘遭打臉的美國媒體做了許多分析:

首先,川普的勝利也象徵著他的基本盤 ─ 也就是所謂的「老白男」─ 的反撲。在歐巴馬八年的帶領下,美國始終無法完全擺脫金融海嘯的陰影,而經濟復甦所需承受的重擔多數都分攤在這些弱勢身上;反過來看,當初弄糟全球經濟的那些常春藤名校出身的上流菁英,居然可以得到政府挹注,現在的生活依舊吃香喝辣。

川普在戰術上成功將華盛頓特區營造出一個腐敗淵藪的形象,將柯林頓夫婦先後入主白宮的美夢,轉化為中低階層的噩夢,引發這群弱勢的共鳴。最終,政治素人打敗了精英,上流社會全面潰敗

  • 光是老白男,並不夠讓希拉蕊跌這一跤

僅僅是白人的憤怒與仇恨就能讓希拉蕊敗選嗎?不,更大的原因在於年輕人、非洲裔與拉丁裔身上。

依照美國媒體CNN等的最新解析,當歐巴馬喊出了改變(change)的時候,年輕人、非洲裔與拉丁裔在他身上找到了希望。根據 CNN 的出口民調,2012 年他與羅姆尼競爭的時候,這三個族群分別有 93%、71% 與 60% 的人站在他這邊。

然而,希拉蕊卻無法鼓動這些人,他們無法從希拉蕊的言行中看見她代言他們的利益。另一方面,川普不斷重複攻擊黑人社群貧窮、失業的慘況,讓這些族群覺得有感,扳回本來一面倒向希拉蕊的支持度。因此,即便這些族群依舊相對支持希拉蕊,但數據相較於歐巴馬時期已見衰退,而這是歐巴馬想盡辦法拉票也無法挽回的。

而這與民進黨有什麼干係?如果你把美國的年輕人、非洲裔與拉丁裔想成台灣的本土派、勞工與青年新世代選民就知道了。

  • 政治家遠離支持者的下場,就是失敗

民進黨最近在一例一休與年金改革的議題中,如果繼續著以上對下的溝通姿態,不願意走入基層聆聽民眾的聲音,甚至經營起自己的小圈圈的話,希拉蕊的結局我們才剛剛見識到

在這個資訊越來越透明的時代,民眾也越來越不喜歡被欺騙。民進黨承諾過的事情,如果自己毀約了,那就等著承擔相應的怒火。朴槿惠與國民黨這些家族、菁英政治就是因為這樣而翻盤,而我相信大家應該不介意再翻一次。

這不是在警告民進黨,而是在講一個血淋淋的真實故事。蔡英文總統從希拉蕊傳統支持者的出走敗落教訓中,必須有所警惕。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 veni markovski,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