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投票是身為公民應行使的基本權力,但台灣往往到了選舉都要先呼籲「年輕人回家投票」——但這在美國早就不是一個問題,不論你人在哪裡都有辦法投票!

什麼時候我們的政府才願意解決這個問題,讓全台灣的人不論在哪都能夠一起關心國家未來呢?

(責任編輯:林芮緹)

20161106194056505037

我國的「不在籍投票」制度喊了14年始終未能修法實施,於是每到選舉,各政黨總會推出宣傳影片,要遊子回家投票,選民想實行公民權利,還得忍著搶火車票等不便,相當麻煩。(翻攝自民進黨「光榮革命 返鄉投票」CF)

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將於台北時間11月9日揭曉,但在選前一周,全美已有超過2千萬選民提前投票。除了提前投票,幅員廣大的美國,各州也有自己的「移轉投票」、「委託投票」等規定,讓選民以最便利的方式,行使公民權利。

但在台灣,每逢選舉總能聽見候選人呼籲外地遊子「返鄉投票」,原因就在於我國的「不在籍投票」制度喊了14年,卻始終未能修法實施。至今,所有中華民國公民,還是只能在戶籍地的指定投票所投票,沒有任何例外。

早在2002年民進黨執政時的行政院長游錫堃,就曾在立法院答詢時明確表態支持不在籍投票,只是當時各界對於不在籍投票的細節仍相當分歧,而內政部的立場則傾向僅開放我國境內選民,可以事先申請在全國性選舉日當天,前往附近的投票所投票。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AIT.Social.Media/posts/10154593765308490:0 [/facebook]

這項議題,在2004年總統大選前再次被炒熱,在野國親兩黨期望利用這項制度,讓執勤的軍人與海外台商都有機會參與選舉,但執政的民進黨認為,實施不在籍投票無法保障選民是在自由意志下祕密投票,全案因此不了了之。

「當時台灣剛從威權走向民主,令人詬病的黨國不分狀況還沒完全排除,實施不在籍投票,軍人與公務員也可能受機關影響,無法自主投票。」民進黨立委陳其邁分析當年民進黨政府反對不在籍投票的理由。

台灣缺乏政治信任度 導致法案老是過不了

從此以後,無論哪個政黨執政,每當接近選舉,內政部都會拋出不在籍投票議題;儘管這早已是先進民主國家潮流,官方修法版本也從最初的全面開放海外僑民通訊投票,現縮到僅限「戶籍所在地移轉到工作所在地」的移轉投票,但仍沒有一次得以順利闖關,「說穿了就是台灣沒有政治信任度。」立委李俊俋分析。

即便今年民進黨取得完全執政,民進黨立委對於2018年地方選舉能否實施不在籍投票,依舊不敢樂觀。

「投票是民主國家的基本公民權,在外地工作求學的青年假如不能回家投票,或是想投票還得先負擔交通費用,權利明顯受損。」

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召委趙天麟雖支持不在籍投票精神,但他也坦言,台灣的政治環境還不足以直接套用先進民主國家制度,必須謹慎思考配套措施;考慮兩岸關係特殊性,若試辦不在籍投票,應該先定國內移轉投票,再視情況擴大適用範圍。

陳其邁則認為,經過十多年的討論,實施不在籍投票最大的癥結點依然是「能不能保障選民自由投票意志」,他認為唯有在選舉技術上確保祕密投票、不受外力干預等原則,台灣才有循序漸進推動不在籍投票的條件。

不願具名的立委則分析,內政部在2010年提出的「戶籍所在地移轉至工作所在地」的移轉投票,是各界對於第一階段不在籍投票的最大公約數;但他認為,現階段的朝野氣氛不算融洽,民進黨政府眼前還有眾多民生議題必須處理,內政部近期內再推不在籍投票的可能性不大。


(本文經合作夥伴上報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美大選早實施移轉投票 台灣不在籍投票喊14年沒進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