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4000069L

文 / 周玉蔻

馬王鬥中,馬英九涉嫌洩密、教唆洩密及違反通訊保障監察法,這一連串涉嫌犯罪案,今天終於啟動,台北地方法院下午2點30分首度開庭。不過,今天開庭是柯建銘申請刑事自訴,只能處理關於違反通訊保障監察法的部分。

事實上,過去早有許多人告發馬英九教唆洩密,都被前台北地檢署檢察長蔡碧玉設計搓掉,併案處理,最近才遭到地方法院退回。然而,在黃世銘犯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的判決中,法官早已將馬英九教唆洩密的事蹟白紙黑字,判決文如下:

「102年9月4日中午總統馬英九致電告知黃世銘,此案件除了立法院長涉及關說外,尚有法務部長、臺高檢署檢察長也有涉及關說,因法務部長、臺高檢署檢察長是隸屬於行政院,依行政體制要求黃世銘應將此事向行政院院長江宜樺報告,黃世銘原無向行政院長洩露上開偵查中祕密之意思,亦不知總統馬英九已於8月31日將其上開洩露予總統馬英九之祕密告知江宜樺,乃另行起意,於上開100年特他61數案件均於偵查中,尚未偵結……逕於該日下午5時許依約前往行政院院長辦公室,向行政院長江宜樺洩露並交付與於9月1日交與總統馬英九之「專案報告二」內容相同包括偵查程序、通訊監察譯文、柯建銘之個人資料等專案報告1份」

如果黃世銘的判決已經定讞在案無可疑問,那麼馬英九教唆洩密的證據就是鐵的事實。在他11月15日即將出國的這個時刻,為什麼地檢署還沒有動作?何況,馬英九有串證的前科,檢察官就不擔心馬英九與其他人達成「默契」嗎?

早在 102 年 10 月 2 號,馬英九與黃世銘、羅智強、江宜樺等人做為證人出庭應訊的前一日,馬以總統身分在我的電台節目《蔻蔻早餐》接受訪問,就將他跟這些人當時的互動講了一頓,事後很多人判斷他這是藉受訪之機行空中串證之實。就連和馬英九團隊親近律師,都承認有這樣的嫌疑。

之前,9月30日上午,江宜樺接受趙少康節目訪問,也承認了他有聽取黃世銘的報告。可見得這些人,特別是馬英九,用媒體平台放話,讓其他共犯知道如何配合他的「證詞」早已不是第一次。

因此,明明證據就在眼前,地檢署檢察官周士榆與檢察長邢泰釗一不怕潛逃二不怕串證,縱容馬英九趴趴走,至今仍然紋風不動,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