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2000029L

文 / 周玉蔻

馬英九的洩密案,下周即將開庭,這是他卸任後的第一樁官司,因此格外受人矚目。外界認為,馬英九遭到定罪的機率很高,但他們都只想到洩密罪。事實上,馬英九還可能涉及干預司法罪,準備要在監獄中渡過餘生

當初陳其邁委員向陸委會索取馬習會的議事錄,被以「國家機密保護法」碰了一個軟釘子。當然,這不是陸委會刻意刁難,而是依法這些事情就是還不能對外公布。

無論會不會損害國家利益,被核定為國家機密的文件或事項,依法就不該對外透露。依照馬英九這個愛出風頭、刷存在感的性格,再不該講的東西,通常都會被他爆出來。這點看他在馬王九月政爭的序幕中,在 8/31、9/1、9/3 這短短四天內接連爆料,企圖給王金平安上關說圖利的帽子就知道了。

因此,馬英九縱容黃世銘藉監聽辦案並向他報告,指揮黃世銘向當時的閣揆江宜樺報告,教唆洩密的罪刑十有八九是跑不掉了。更誇張的是,陳其邁在質詢的時候得知,原來當初黃世銘原本設計,接續還要偵訊王金平等人,甚至以貪污圖利罪嫌偵辦王金平動作的背後,也是馬英九在操縱。8/31 馬黃會面,就決定了這些人要被追訴與否,就是干涉司法、濫權追訴

檢察官獨立行使職權,這是司法最基本的原則。即使王金平真的涉嫌關說,身為最高行政首長的總統也無權干涉這案子該怎麼調查 ─ 這是檢調該負責的事情。更何況,特偵組是負責調查總統不法事件的單位,豈有向被監督調查的人進行報告的道理?

大家再注意一下:「指揮」這個詞,這也意味著行政體系在操控司法體系。這是極度嚴重的憲政問題

馬英九跨過了不該跨過的紅線,接下來等著他的恐怕就是牢飯,但差別只在於用什麼罪讓他吃多久而已。只是,如果大家在下周的開庭中只看見洩密這件事,那代表司法單位沒注意到這案子真正的嚴重性。

同樣是檢調單位,台北地檢署會沒注意到這點嗎?我們的司法遇上前總統會不會轉彎?這只能等到下個禮拜開庭的結果揭曉才會知道了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中央社。)